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守活寡的锦苏姐

作者:无粮氏 更新:2023-01-16 09:41:43

“锦苏姐身材很不错嘛!”

张坤缓步踏入房间,看着白锦苏曼妙的身材,戏谑的夸赞道。

床上两人听到屋中来人,慌里慌张的抬头来看。

两人本就惊魂未定,一见是张坤,因激情而变得滚烫的身体顿时从头凉到脚,再没有了半分情欲。

“阿坤,你进来怎么不敲门?”大哥胡远强自镇定,不悦的责怪道。

“阿坤已经死了,你打得嘛,好大哥!”张坤脸色阴沉。

胡远虽不明白张坤为什么没死,但他知道自己已经暴露,现在必须要再次解决掉张坤,否则,别说钱,恐怕性命都难保。

“你先别激动,听我解释。”胡远不顾张坤的目光,穿上裤子,紧捏着皮带靠过去,满怀歉意的样子。

“当时的情况是……”

胡远话刚说到一半,突然甩起皮带,朝着张坤头上狠狠抽去。

可张坤似乎早有所料,一伸手便拿捏住了皮带。

“你不仅不思悔改,居然还想杀我第二次!”张坤手上发力,皮带应声断裂。

胡远惊呆了。

以前他只以为张坤是个书呆子,手无缚鸡之力。

“你说你该不该死?”张坤一个箭步冲到大哥面前,瞪着对方的眼睛,发出灵魂质问。

自从龙骨激发之后,张坤自带一种超然于常人的气势,这一次更是怒火中烧,气势无形加强。

胡远直接被吼得瘫坐在地。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自胡远的肩头响起。

皮肤上立马映显出一条皮带的痕迹。

剧烈的疼痛刺激,胡远陡然惊醒,发出瘆人的惨叫。

“痛啊!”

“阿坤,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胡远的声音在颤抖,充满着哀求。

“你以为我会信吗?”张坤眯了眯双眼,射出一抹寒光。

“都是那个贱人,是她出的主意,她才是罪魁祸首。”

胡远强忍身上的疼痛,回身指向床上的媳妇。

“胡远,你还是不是男人?”

“要不是你说你家有百亩山地,谁会嫁给你?”

男人的窝囊样,身为妻子感到无比愤怒。

张坤扔掉半截皮带,看向床上的白锦苏。

“以前我一直以为你很善良温柔,没想到你却是个蛇蝎毒妇。”

“对对对,她就是个毒妇。”胡远一看战火转移到了他老婆身上,立马添油加火。

“你……”白锦苏指着胡远,气得语结。

真后悔嫁给了这么一个男人,中看不中用不说,性格还如此窝囊废。

“阿坤,只要你放过我,我就跟你了。”

白锦苏扭曲的表情突然变得妩媚,披着薄薄的床单下了床,缓步贴到张坤身旁,娇滴滴的冲张坤挤眉弄眼。

“你敢!”胡远气得头顶冒白烟,怒声呵斥。

“哼,你连男人都不是,凭什么让我守活寡?”白锦苏寒着脸啐了胡远一口。

她身高将近一米七,光着嫩嫩的脚丫子,正好可以让张坤看到她含情脉脉的剪水双瞳,让人心旌荡漾。

“别理他,我虽跟他结婚快两年了,但却是清清白白之身。”

眼看老婆无视自己,向他人献媚,胡远再不是男人,也无法忍受。

他目光四下巡视,看到一把水果刀,狠劲儿再起。

一把抓起水果刀,奋起插向张坤。

白锦苏看出胡远的心思,立马双手死死抱住张坤。

张坤只觉头后发凉,急忙回头看。

“你还死不悔改!”

一脚踢中胡远裆部。

胡远吃痛,身子倒飞而出,水果刀还深深扎进了大腿,再无法移动。

只能靠在墙上,目光愤恨的看着张坤。

“你刚才说什么,你是我的人了?”张坤冷漠的扫了那边一眼,低头看向白锦苏。

白锦苏俏脸通红,暗骂胡远废物。

可此一时,彼一时,她只能顺杆下,松开双手,挠抓着张坤的胸膛。

勾魂夺魄的声线听得张坤心里如猫抓的似的。

胡远看两人的动作越来越过分,气得吐血,怒火攻心,直接晕了过去。

很久以后,张坤放过晕过去的白锦苏,坐在床上运起小玉传给他的《伏龙诀》。

“为什么同样是第一次,锦苏姐的精元这么少?”张坤摇头叹息。

伏龙诀可以修炼天地灵气,也可以炼化女子精元,用以提升修炼者的武道修为。

按照小玉的说法,武道境界共分为:炼气,筑基,金丹,灵婴,合道,化神,渡劫,真仙,仙尊等九个境界。

每个境界又细分为初期、中期和后期三个小阶段。

将白锦苏的精元完全吸收,他的修为只增强了一分。

照这样下去,至少需要十个白锦苏才能迈入金丹中期。

其实白锦苏给张坤的精元已经足够多了,可他却将她与小玉相比较。

一个玉河之灵,一个肉体凡胎,岂能同日而语。

披上衣服,一脚把胡远踢到堂屋。

等胡远醒来时,发现自己趴在堂屋中间,抬眼看,老婆在向张坤献娇献媚,仿佛他们才是真夫妻。

“他几次三番想杀我,你觉得该怎么处置他?”张坤摩挲着锦苏姐大腿,笑问。

“这……我不知道。”白锦苏抱紧张坤的脖子,嗲声嗲气的道。

她对胡远没多少感情,但在这种时候,若是被张坤发现自己狠毒无情,只怕她也没有好日子过。

“我想把他赶玉桂村,但又害怕他还会谋害我。”张坤语重心长的样子。

“我……我保证不会害你。”

“之前是大哥一时糊涂,阿坤,你就放了我吧。”

胡远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声很惨。

“你说。”张坤努了努嘴。

白锦苏咬了咬牙,皱眉道:“难道……杀了他?”

这正是张坤心中所想。

若是以前,他肯定不会如此果决。

但今时不同往日,要成大事,决不能优柔寡断。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

“若是办的不好,就算你功夫再好,我也保不住你。”

张坤推开白锦苏,扔下一句话,越过胡远,径直出门去了。

堂屋内,白锦苏衣衫单薄,一双桃花眼变了又变,最后闪现出坚毅与狠厉。

“老婆,趁他不在,你赶紧送我去我大舅家吧。”

胡远心急如焚,哀声不断。

他还以为白锦苏对他还有感情。

可自从胡远选择抛弃白锦苏的时候,白锦苏就再也不会对一个窝囊废钟情。

“阿远,真对不起,这一次,我选择阿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