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 太尉府命案

作者:榆归秋知 更新:2023-01-16 09:41:31

楚南十一月初三,银杏已纷纷黄了发,折了叶。微风轻抚起青石板上的秋叶。无数杏黄色的叶片在空中翻腾如同一群带有光的颜色的蝴蝶,跟随着这阵风飞出了这座吃的不吐骨头的深宫。

轻悄悄的,落在一个不知名但很宁静安逸的地方。

淮平裹着一件杏色孔雀裘,背着冷冽的风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银杏树下,默默的望着这棵载满她幸福童年的大树。

她心中那阵苦涩不知为何怎么也说不出来。

如今的楚南局势动荡,朝廷也早已划分为萧寻,江瑟两大党派,他们之间的明争暗斗时时刻刻无不在进行。

而她身为萧寻的亲妹妹,日子自然不好过。她现在的平静生活已被江瑟所打破。

就在昨天,她失去了那个最疼爱她的母妃,那个温婉善良的母妃,一个人在她最厌恶的宫中孤零零的死去。

萧寻告诉她说母妃是死于中毒,是太子党下的毒。

而告诉她真相的哥哥只是淡然的看着一切,一丝丝情绪波动也没有,以至于连一滴泪也未曾为母妃落下。

想着想着淮平忽觉眼眶一阵微热,鼻头发酸。

参天大树随着风摇荡,清脆的沙沙声如同风铃一般悦耳,清透。

它似乎为她讲述着一个个只有母妃才会讲的故事。

淮平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缓缓的伸出手抱住了那棵由她母妃和二哥一同种的银杏。

如果可以,她真想变成一片秋叶,等待一阵属于她的风将她带出这座寂静,毫无人情味的深宫。

第二日,也许是昨日吹了风的缘故,淮平的头有些晕乎乎的。她坐在房内看着宫内的宫女们卖力的打扫着外边儿的银杏叶,各个呀都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淮平垂下了眸子,浓密的睫毛微微垂下,又长又翘毛微微颤动,长长的睫毛低垂着乎每一下细微的,都轻轻地,犹如的睫毛在面颊上投下两道扇形的阴影,随着呼吸似乎如蝶羽一样在轻轻颤动。

她轻端起茶盏刚送到嘴边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就从院门口响起。

“哟~五妹妹,今个儿起的有些许的早呢。”

随着声音走进来的是一个面容美艳的女人,不错,来人正是她的三皇姐羌岩。

淮平看见来人是她后心情从海平面沉入了深海,丝毫不想理会这个一肚子坏水的三皇姐。

羌岩见淮平这幅模样忍不住嗤笑了两声,语气里满是嘲弄“五妹妹~遇到什么伤心事了?”

淮平听到她的这番话后,那轻握茶盏的手缓缓的加重了力气,那清澈明亮的双眼渐渐染上了血色。

“哎呀呀,五妹妹不要不理我呀。”羌岩那张红艳的嘴唇微微的扬起了一定的弧度,她眼底含笑的坐到了淮平的对面:“今日三姐姐来找你是有一些事情要告诉你的。”

淮平抬起头,抑制住内心的怒火后,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何事?”

羌岩伸出食指抵住下嘴唇佯装思考后才道:“虞贵妃其实不是太子殿下的手笔哦~”

“母妃?!”淮平猛地站了起来,她的那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羌岩,那眼神像是一只猛兽一般凶狠的骇人:“不是太子!那是谁??”

片刻的情绪激动后,淮平慢慢的缓了过来,她重新坐回凳子上语气平静的质问她:“我凭什么相信你?”

羌岩叹了口气道:“贵妃已去,我何必骗你?”

说完此话后,羌岩站起身拍了拍衣裳向门外走去。

等到了门口后,也不知是可怜这个刚刚过及笄之年的小姑娘还是有什么其他目的的撂下了一句话。

“多注意一下你身边的人,搞不好哪天就被当成棋子给抛弃,他呀可是只杀红眼的白狼。”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