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不见山

作者:应不许 更新:2023-01-16 09:37:32

从沈灼家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一点,阮梨清从地下停车库把车开出来。

深夜的公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她打开车窗,任由夜风吹进来,好疏散心里的烦乱和躁郁。

吹风回家的后果就是,阮梨清又发烧了。

温度计显示三十九度,吃退烧药都没用。

阮梨清和公司请了假,一个人打车到了医院。

挂了号,阮梨清正要去等待区,就被人叫住了名字。

那人一身白大褂,面容清隽。

顾尧走近,皱着眉,上上下下打量她,最后视线定在她手里的挂号单上,“不舒服?”

阮梨清看着走近的人,有些怔愣,“顾尧?你回来了?”

“嗯,前天刚回来。”顾尧伸手拿过她手里的挂号单,扫了一眼,然后问道:“怎么发烧了?”

“......可能是最近换季,一时没注意。”阮梨清说完,伸手要拿挂号单,却被顾尧一挡,“别闹,我带你去检查一下。”

顾尧是竹南医院的医生,年轻有为,不到三十就是赫赫有名的主刀医生。

同样是圈子里的人,年纪也相仿,顾尧和沈灼一直都被当作对比。

除开家世,还有两个人都另类的做了家中长辈看不上的职业以外,这两个人其实最具有讨论性的点其实是阮梨清。

玩的好的那一圈人都知道,顾尧和阮梨清有过那么一段。

只是后来,不知怎么,沈老爷子做主给沈灼和阮梨清又订了婚。

再后来,顾尧一怒之下出国学习,一走就是三年,这事才慢慢的被人给忘记。

骤然相遇,阮梨清心里没有波动是不可能的,只是她也有些不知道该和顾尧说些什么,只能跟着他,沉默的做完检查,然后回了办公室。

“怎么自己来医院?”顾尧取下挂在胸前的钢笔,又拿过一旁的病历本,笔尖在纸张上划出刷刷的声音,“他就那么忙?”

这个他说的是谁,不言而喻。

阮梨清垂下眸子没说话。

“呵。”顾尧意义不明的笑了下,将手中的钢笔扔到桌上,“起来,高烧得挂水。”

私立医院的好处就是人不多,顾尧将阮梨清带到地方,让她坐着休息,转身去和护士沟通。

阮梨清紧绷了一上午的神经,在顾尧离开以后松弛下来,她松了口气,闭上眼睛。

脑子开始迷迷糊糊的发沉,迷糊到她似乎听见了沈灼的声音。

“你在这等一会,检查结果一会就出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在阮梨清身后响起。

她皱了下眉转过头,沈灼背对着她,正弯腰和一个女生在说话。

“沈教授,我害怕。”女孩声音还带着哭腔,她伸手捉住沈灼的袖子:“我会不会再也不能跳舞了呀?”

阮梨清从未见过沈灼那么温柔。

至少在她面前没有过。

他有洁癖,不喜欢别人碰触他的身体。然而却并没有甩开女孩的手,而是温声安慰道,“不会的,你只是崴了脚而已。”

女孩仰起小脸,那是一张十分清秀的脸庞。

阮梨清能看见她脸上的羞涩,还有期盼。

她说:“谢谢沈教授送我来医院,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沈灼嗯了声。

阮梨清将脑袋转了回来,她从包里掏出耳机塞进耳朵,面无表情的将音量开到最大。

她没有和沈灼打招呼的想法,既然他根本没有发现她,那就算了吧。

顾尧不知道去做什么了,一直没回来,直到护士把药水给她挂上,他才过来。

只是一过来,说出的话,就不那么好听。

“我刚遇见沈灼了,带着一个女孩儿。”他眉毛稍稍挑起,“你没看见他?”

阮梨清看他一眼,“没有。”

确实没有,她一直没有转过头,哪怕他扶着那女孩从她身旁经过,她也没有看他一眼。

顾尧也不纠结这个话题,笑了下,说道:“林杰刚打电话,说晚上有个局,你去不去?”

林杰的局定在他新开的酒吧里,顾尧带着刚吊完水的阮梨清到的时候,老远就听见了笑闹声。

而阮梨清在踏进包间的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角落的沈灼,还有他身旁的女孩。

白天在医院哭的梨花带雨的那个女孩。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