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四章 摄魂

作者:浩然正气 更新:2023-01-16 09:36:51

而这个时候,屋顶上的破灯泡好死不死的闪了几下,居然就灭了,屋子里一下变的漆黑,只有一弯月光在窗外照进来一些黯淡的光,那女人的脸庞在这样的灯光下就更是显的阴冷了不少。

灯泡灭了的时候,我吓的哆嗦了起来,连声说道:“是我错了,明天我就把你的塑像搬土地庙去,再给你多拿点贡品,你放过我吧。”

“我看夫君你是不好意思吧,今天我们就洞房,之后,你就不会拒绝我了,嘿嘿。”女人却是嫣然一笑,不得不说,是个美人,尤其是那身段,像个小柳树的婀娜多姿,走过来的时候十分的轻盈。

一边说着,女人直接走到土炕边,就躺在了我旁边,她还掀起了被子,我完全愣住了,想告诉自己是在做梦,但那女人身上淡淡的香味扑面而来,那感觉比现实还真,她躺在我旁边的时候,微微的起伏着。

说实话,我都二十三了,还是光棍,平时想那个的时候都是自己解决,哪里见过这样的情景,身体里的本能战胜了害怕,也许是觉得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就算不是人,也不会害人吧。

想到这里,我也胆大了不少。慢慢的伸出了手,摸在了她的身上,柔软的触感一下就传来了,居然是温热的。

我直接起来就爬到了她的身上,后面的事情就有些不记得了,只觉得从没有过的舒服传遍全身。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看了看身旁,哪里有什么女人,只是不知那泥塑什么时候又躺在床上了,想起来昨晚上的梦,我出了一身冷汗,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不过那女人还真是好看,本来想今天就把塑像还回去的,但忽然觉得有些舍不得了。

毕竟晚上那个女人是真的话,我岂不是每天晚上都可以看到她了,而且在我们村子里,都没有见过比她更漂亮的女人。

我把塑像抱起来,然后放到了屋子的角落,看到她容貌的时候,居然和昨晚梦到的女人有几分相似。

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和她发生什么,后面我都睡着了,只是醒来的时候,有点迷糊。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屋子里也撒进来第一道阳光。

就在这时,门外有脚步声,接着就是我三叔那大嗓门,“臭小子,起床没有。”听到声音我吓了一跳,因为我屋子里的塑像还没有藏起来,还没来得及反映过来,三叔砰的一下就把门推开了,看到我,平时板着的脸也是笑嘻嘻的,手里还拿着一包山货。

“那姑娘的病好了没,带着去医院看看。”一边说着,就走了进来,拦都没拦住,事到如今我看也掩盖不住了,也就站在旁边等着发落了。

三叔直接走到了炕头,发现空空如也的,“那姑娘呢?”三叔看着我问道,就在这时,我看到他的眼神注视着角落的那尊塑像。

他的脸色一下就变了,骂道:“混蛋!你什么时候把这塑像抗到这的?”一边说着,就一边走到塑像面前,低头合十。

“土地奶奶,我那侄子不懂事,你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怪罪他,我这就让他给你送回庙里,以后初一十五,一定给你烧香上供。”

我看着三叔的样子,忽然有点想笑,他平时可是耀武扬威的,在村里也算是有些威望,但是面对一尊塑像的时候,却是显得这么低声下气。

三叔又对着塑像念念叨叨的说了一些话,转过身来看我一眼,直接把他的老布鞋就脱了下来,三步走到我的面前,啪啪的打下来,三叔穿的布鞋是以前的纳底鞋,厚的很,打在身上跟鞭子抽似得。

还一边骂着我,“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赶紧把这塑像给我送回去!你知道你闯了多大祸吗?”听着三叔的话,我连忙躲到门后,心里暗想,不就是抗了个泥塑像吗,至于这么激动。

三叔毕竟是年纪大了,打了我几下,就气喘呼呼的坐在炕头,说道:“你现在赶紧把这塑像给送回去,你的小命保住保不住都难说!”

听了三叔的话,我心里咯噔一下,没那么严重吧,虽然这尊塑像,会显灵,但那么漂亮的女人,怎么会害人,三叔那么说,我心里一点都不害怕,甚至昨晚和女人缠绵的温柔,现在还有点回味。

也许是我单身太久了的缘故吧,平时在山村里也很少见到漂亮的女人,而且还是犹如天仙一样的好看。

三叔忽然楞了一下,看了看那尊塑像,然后又看看我,说道:“昨晚那个女人是不是这尊土地奶奶?”

我知道现在已经掩盖不住了,就点了点头说,“是的。”

我想着三叔一定会狠揍我一顿,但他没有动手,我看到他的手都在哆嗦了,而且额头上都有汗珠流出。

三叔平时十分淡定,很少见到他这么激动的时候,我隐约感觉到事态有点严重。三叔说道:“你给我呆在这里!哪也别去!我马上回来!”

说着三叔就朝外面走去,步伐急促,好像十分着急,而我也从他的眼神中读出,把泥塑抗回来这件事,好像十分严重。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三叔火急火燎的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老头,是吴伯。

吴伯六十多岁,在村里帮人算算命,选个坟地,点个穴什么的,也算是半个风水师,村里人有邪门的事情,也都会找他。

吴伯跟着三叔走了进来,当看到我的时候,他的脸色凝重了一些,然后又转头看向屋子角落的那个塑像。

不住的摇着头,看到他这样的时候,我心里确实有点担心。他走过来,说道:“林浩,你知道你抗回来的是什么吗?”

我看了看那塑像说:“当然知道啊,是土地奶奶嘛。”吴伯一脸的凝重,说道:“她可不是土地奶奶......”

我说:“怎么可能,那土地庙可是在那十几年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啊。”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