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 神一样的男人

作者:文曲应元 更新:2023-01-13 11:11:40

“是我托大了,我应该亲自去接他。

现在他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必须去亲自去看看!”

景天别墅,老家主秦誉听完孙女秦倚天的讲述。

沉默片刻,拄着拐杖从太师椅上坐起来。

“爷爷!”

秦倚天大吃一惊,接忙扶住爷爷的胳膊。

爷爷一生戎马,曾为南境战区战将,功名赫赫。

哪怕是主掌江南省的封疆大吏,都对其恭敬有加。

江北市首见面,都要恭恭敬敬、以学生自称。

一般的豪门家主,连见他的资格都没有。

自己回来复命,王咤已经承诺,等他的老婆孩子病情稳定,会来登门拜访。

现在居然他要亲自,去见王咤!

一个,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劳改犯!

“爷爷,我不明白!”

秦倚天把心一横,俏脸倏地通红:

就算他医术再高又如何,现在可是金钱的时代。

景天资产上千亿,爷爷想要治病,要什么样的医生没有?

他何德何能,让您亲自去问候,而且……

用得着压上我的婚姻吗?!”

“倚天啊!”

见秦倚天还不明白,秦誉不禁微微摇头:

“你最敬重强者。你说说大夏单论个人实力,谁人可称天下最强?”

大夏个人实力,哪个最强?

秦倚天一怔,没想到爷爷会突发此问。

心中不禁暗自冷笑,难道的意思,王咤还是个【强者】不成?

怎么可能!

真正的强者,都是如同真上神龙般的人物!

想到这儿,她毫不犹豫、如数家珍般答道:

“当然是镇守东、南、西、北、中五境的,五境战神。

五人镇守大夏,让外邦不敢觊觎,如同五位神邸!

中境战神燕夫子,文韬武略、综合第一。

若论实战能力,北境战神徐龙象一骑当千,可称天下第一!”

秦誉满意地点点头,随意脸上浮现出回忆的神情:

“现在确是这个局面,不过你恐怕不知道,五境战神都曾受过南境老战神的指点。

而我当年作为南境老战神麾下的战将,也知道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

号称天下无敌,国士无双的老战神,实际上是一位神秘人的记名弟子。”

记、名、弟、子?!

秦倚天闻言俏脸大变,心跳不由得在瞬间加速。

秦家虽然以经商为主,但是她和爷爷一样,都敬重保家卫家的大英雄。

甚至他的大伯,现在也是朝堂要员。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现任的五境战神居然都受过南境老战神的指点。

而老战神却只是一个人的“记名弟子”,那这个神秘老人得有多强啊?!

不对——

突然之间,秦倚天意识到了什么。

“您是说王咤,和这个神秘老人有关系?”

哈哈!

秦誉仰天轻笑,跟着猛地低头紧紧盯着孙女儿,浑黄的双眼中突然精光四射:

“神秘老人曾被天子,亲誉【当世神话】,世间唯一神仙。

医术上,他能活死人、肉白骨,轻松人让活过百岁。

武道更是可以踏雪无痕、隔空杀人。

同时,还拥有诸多神鬼莫测之能!

五年前,爷爷无意间得到消息,神秘老人在楚州监狱清修。

我诚惶诚恐、前去拜见,无意间发现一个秘密。

这位老人居然在狱中,收下了唯一的嫡传弟子。

他,就是王咤!”

“什、什么?”

秦倚天娇躯忍不住发抖。

她万万想不到,一个看似普普通通的劳改犯,居然有如此高的身份。

不说他有什么能耐,单是这个身份,就足以吓趴无数权贵。

那可是连南境老战神见面,都要尊称“师兄”,五大战神都要下跪的师叔啊!

“他的身份太特殊了,所以我才一直隐瞒!”

听说王咤妻女服下【百草枯】,王咤亲手医治,引得梁师古折服。

秦誉已经断定王咤的能耐,为了说服孙女儿。

索性把事情,向秦倚天合盘托出。

此时他心中的激动,比之孙女秦倚天有过之而无不及!

“倚天,我知道你的梦想……

到了咱们这个层次,普通的世俗礼节已经无法约束。

你要是能能和他在一起,将来的生活,绝对无法想象。

哪怕他是结了婚,能当他的红颜知已,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天大机缘啊!”

“我、我、我……”

秦倚天喃喃念了几句,只觉得呼吸困难,忍不住抓住胸口。

她生出江北第一的秦家,二十一岁执掌千亿集团,何其的眼高于顶。

别说是一个劳改犯普通人,江北市首家的公子在她家里,也只是小鱼小虾。

甚至,连她都不清楚,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她!

而现在——居然真有的这样一位,神一般的男人出现。

当下,爷孙二人秘密驱车,来到王咤家。

此时,王咤已经将汤药熬好,为江映月母女服下。

秦倚天去而复返,带着着爷爷一起来了。

自从王咤来了,筒子楼里豪车不断。

门房张大爷以及筒子楼里闲得没事的婆婆妈妈,都好奇地站在门外看热闹。

王咤一直忙着给江映月母女治病,窗户玻璃也没装上。

这些人借着大缝子,看得一清二楚。

王咤对此毫不在意,而秦誉则恨不得让天下人都知道,自己跟王咤扯上关系了呢。

“小兄弟,你有了妻女,我当然不能让你离婚。”

王咤把拒婚的事,再说了一遍。

秦誉狡猾一笑,轻咳一声,正色道:

“但这婚事,是和我你师父商议定下的。

倚天当你的红颜知已也可以,实在不行,就当成兄妹也行啊。

倚天,你说对不对?”

轰!

秦誉一句话,门外那群看热闹的立刻炸锅了,叽叽喳喳聊得、跟开茶话会似的。

秦誉这气质、秦倚天这长像,再加上两人开的车。

完全符合他们,对低调奢华上档次的有钱人想象。

现在花一样的千金大小姐,居然上赶着当王咤“红颜知已”。

这一刹那,让他们心中的八卦之火燃烧,感觉看到了这辈子最不可思议之事。

屋内爷爷的话、外面的嘈杂声,让秦倚天俏脸红得都要滴出血来,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她却依旧咬牙点头。

这一刻面对穿着寒酸、小平头、相貌普通的王咤,她竟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王咤眉头一皱,现在他着急老婆孩子的病情,哪有心情说这些?

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拒绝。

秦誉仿佛看透他心思般,立刻道:

“现在,救人治病要紧,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你刚出来,手头拮据,我和你师父有一段渊源,我身上有些老毛病,也想请你医治。

这一千万,诊金也好、见面礼也好,你一定要收下!”

说着,秦誉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到桌上。

然后,生怕王咤拒绝似的,逃也似的转身告辞。

出门的时候,还和善地对门外的邻居们点头微笑。

这些邻居一个个都呆了。

秦誉高贵的气质,让筒子楼里的这群人个个心跳加快,与有荣焉。

随手就是一千万见面礼,对他们来说如同天文数字。

一切一切,都如同做梦一般。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