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 幽冥九令

作者:文曲应元 更新:2023-01-13 11:11:40

狱中五年。

神秘老头传授给王咤一套针灸之法。

银针一落。

如一道法旨,直降幽冥界。

只要人还没死透,连阎王老子都要听命,乖乖把人给放回去。

因此套针法共有九式,故名【幽冥九令】!

这套针法太过神奇,就算梁师古被称为“江北第一神针”,也只是偶尔在古籍中看过一点。

在看到王咤施展出这套针法前,他一直怀疑世上是否真的有如此神奇的针法存在。

“秦小姐,您能不能出去一下?”

看到王咤施针完毕,虽然房间内温度极低。

但王咤却是满头大汗,甚至身上都有白气升腾。

梁师古猛然惊醒,却扭头向秦倚天提出一个奇怪要求。

秦倚天一怔,皱了皱眉,倒也没说什么,转身走出房间,还顺手把门带上。

房门关闭,梁师古看到王咤,突然两行热泪涌下:

“王、王大师,您刚才施展的可是【幽冥九令】?”

王咤看了梁师古一眼,微微有些诧异。

这套针法,他是蝎子粑粑——独一份。

没想到,刚出狱、第一次施展,就被这老头给认出来。

不过他也不在意,点头说道:

“我虽然逼出了她体内毒素,还需要中药调理。

我现在离不开,我开个房子,劳烦你和秦倚天帮我抓下药。”

王咤看向梁师古,说话相当客气。

“对、对对!”

梁师古闻言猛地拍了一下脑袋,满脸歉意:

“是我太着急了,老糊涂了!

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

没问题!您写,我马上去给您抓药。”

七八十岁的老神医,拿着王咤开的药方。

让秦倚天带着,屁巅屁巅去抓药。

王咤将地上的江映月母女吐出的污秽,清理干净。

拉了把椅子,正要坐下仔细看看江映月和女儿小鱼。

突然砰的一声,房门被人一脚踹着。

三个流里流气的强壮男人走了进来。

他们仿佛到了自己家中一般,对王咤视而不见。

自顾自地打擦着身上的积雪,王咤刚刚擦干净的地面,立刻被三踩出了一片脚印子。

“你们是什么人?”

王咤眉头微皱,冷声问道。

为首一个光头,搓了搓冻僵的手,打量了王咤一眼。

看到床上脸色苍白,处于昏迷之中的江映月,皱了皱眉。

“江映月欠别人钱,今天时间已到。”

王咤面无表情,冷声道:“我是江映月的老公,她欠你们多少钱?”

“江映月的老公?”

“就是传说中替人顶包的那个废物?”

“我去,居然被放出来了,我还以这怂货,会在牢里被猛男玩死呢!”

哈哈!

两个小弟哈哈大小。

光头也不禁仔细打量了王咤一眼,戏谑地撇嘴一笑:“二十万!你有吗?”

“二十万我会准备。三天之后,你们过来取。”

王咤随口说了一句。

他知道江映月借的是高利贷,借的时候最多三五万。

不过,他也不在乎这些。

现在给江映月和小鱼儿治病要紧,把这三个家伙先打发走了再说。

“哟呵,你这是癞蛤蟆打哈欠,口气不小啊。

我们哥仨冒着大雪来了,一句话就想把我们打发走?

我告诉你,现在已经不是钱的事了。

我们今天必须把江映月带走!

不过你放心,三天后我们就会把人带回来。

到时候,如果你走运的话,没准你老婆肚子里还会咱下一个崽儿!”

说完,光头猛地脸色一沉,根本不在理会王咤。

大手一挥:“抓人!”

嘻嘻!

随着光头一声令下。

光头堵着王咤,另外两个淫笑着,向床上的江映月走去。

“找死!”

轰!

本来面对三个地痞,王咤着急给江映月和小鱼治病。

答应三天还钱,已经给足了他们面子。

没想到,他们执意要抓人。

这说明,幕后那人,早就盯上江映月的身子了!

刹那间,王咤怒火升起。

两个小弟瞬间被踢飞,身体摔到墙上,发出放炮般的剧响。

震得整间房子都落下了灰土。

随之,他出手如电,扣住光头手腕。

光头还没看是怎么回事,就觉得手腕一股巨力传来,仿佛被烧火的铁钳夹住般。

全身的力气瞬间清空,双腿一软蹲了下去。

“你踏么还敢动手……”

咯!

光头的刚要破口大骂。

王咤轻轻一抖。

光头的腕、肘、肩,三处关节,立刻全部脱臼错位!

“啊啊啊啊……”

突然间传来的剧痛,让光头发出杀猪般的嚎叫,浑身瞬间被汗水打透。

不过,他也立刻明白了,王咤绝对和传说中的不一样。

这踏么哪儿是废物啊,这踏么是个超级狠人!

“大、大哥,对、对不起。

我们错了,你放过我,我们这就走。

三天之后,我们再来……”

“是谁让你们来的?”

王咤打断光头的话,冷声逼问。

个行有个行的规矩,哪怕是高利贷,求的也是财。

他做为江映月的男人,既然回来了,而且答应还钱。

但这三人还执意要带走江映月,这就不符合常理了。

“大哥,对不起。道上规矩,我不能说!”

光头虽然胳膊被卸掉,疼得满头大汗,却是咬牙坚持,不肯说出雇主。

嗤!

王咤也不废话,手指一弹。

银光一闪,一根银针刺在光头脖子上。

“呃……啊啊啊啊!”

刹那之间,光头如被电击一般。

身体抽搐,脸色酱紫,不住的翻白眼儿。

全身上下,甚至连光头上,都露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儿。

“是、是你的养父王、王天龙!”

王天龙?!

王咤浑身一震,抬手拔掉光头脖子上的银针。

眼睛死死盯着光头,声音如西伯利亚冰原吹来的万古寒风。

一字一句地道:“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有些事情,我们也是道听途说,不过……

不过,大概应该不差。”

光头跪在地上,一边喘着粗气。

刚才那种痛苦,如万蚁噬心,比死还要难受的痛苦。

他再也不想再尝第二次,连忙把自己知道的一股脑都说出来。

原来王咤入狱后,养父王天龙确实把江映月接到了王家。

但是王见江映月国色天香,竟然心生歹心,竟然想要强暴怀孕的江映月。

江映月誓死不从,两人撕扯中,被王咤的养母刘苑发现。

跟着连老爷子王傅也被惊动。

看着来了这么多人,王天龙反咬一口,说江映月勾引他。

于是王家把江映月毒打了一顿,扔到了大街上!

然而,这还没完。

那天他强爆江映月没有得逞,一直不死心。

知道江映鱼四处借钱,给小鱼儿治病。

于是设下了一个套,以高利贷的名义,借给了江映月两万块钱。

钱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他的目的,就是尝尝儿媳妇曼妙嫩滑的身子……

王天龙、王城!

随着光头的叙述,王咤的双眼被血线充满。

凛烈的杀气,让光头浑身颤抖。

那种发自灵魂彻骨冰寒,比严冬还要冷酷万倍!

王天龙不仅没有实践承诺,反而趁他入狱,想要占有怀孕的江映月!

王咤已不敢想像,当时江映月的处境是如何的凄惨,情绪是如何的崩溃!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三后天是王天龙的生日。”

王咤喃喃念了一句:

“回去告诉王天龙,他的寿宴,我会亲自上门给他祝寿!”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