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喝了这碗药,就能见到爸爸

作者:文曲应元 更新:2023-01-13 11:11:40

“大爷,怎么回事?”秦倚天不由问道。

看着秦倚天,门房大爷也没好气。

秦倚天这次出来,虽然很低调的,只开了一辆几十万的奥迪。

但是哪怕是这样的车,在住在筒子楼里的人眼里,依旧是豪车。

毕竟,大夏国人眼里,豪车的代表就是BBA。

而王咤虽然穿着寒酸,但是秦倚天对他那么客气,明显应该有些能耐的。

“还怎么回事?”

门房大爷瞪着王咤,眼圈微微发红,端茶缸子的手都在不停发抖。

“这几年小月都一直带孩子,你这做男人的别说露面,一毛钱都没给她寄过吧?

你女儿生下来就是先天性白血病,为了给孩子治病,映月这丫头……唉!

到最后不得不借高利贷……你小子,还是个男人吗?!”

什么?!

听了门房大爷的话,王咤脑袋嗡的一声,如同霹雷!

当年,养父养母为了让他给王城替罪。

一把鼻涕、一把泪,下跪相求。

还说会好好照顾江映月,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现在,王家资产数亿。

他的老婆住在筒子楼不说,为了给孩子治病还欠下了高利贷!

噌噌噌!

王咤二话不说,大步走向了三楼。

门房大爷说了,那是整幢楼最破的房间,后来一直由江映月租住。

秦倚天和那个唐装老者听了,也在后面紧紧跟着。

尤其是唐装老者,名为梁师古,是江北有名的神医。

今天秦倚天请他,要去给秦家老爷子治病的。

秦倚天说顺道接着人,没想到接的居然是王咤。

跟着就是一波三折,接连让他惊讶。

原本刚才在车里,听见王咤拒绝秦倚天。

他觉得王咤肯定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但现在听到王咤拒绝秦倚天,老婆却过得这样。

古道热肠的他,听得是满腔愤怒!

这是?!

站在三楼308门口,三人全都怔住了。

防盗门上写着,血淋淋的“还钱”两字。

房子的窗户被砸碎,破窗户上挂着一条陈旧的棉被。

凛冽的寒风吹起棉被,将鹅毛大的雪片吹起屋内。

借着被风吹开的棉被缝隙,三人看到屋内,有一对相依为命的母女。

病床上。

那个脸色苍白、皮肤几近透明,五官却可爱无比的小女孩喜奇地望着妈妈。

黑葡萄般的大眼睛中,仿佛有星光在闪动:“妈妈,你说得是真的吗?喝了这碗药,就能见到爸爸?”

“能!这次妈妈陪你一起喝,咱们一起去见爸爸!”

江映月点点头,满是憔悴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跟着毫不犹豫,举起桌上的一个瓶子,一饮而尽。

“妈妈,这次的药,好难喝。”

小女孩双手捧起面前的小铁碗,只喝了一口,小鼻子就皱了起来。

“喝、喝吧,喝了就……就能见到爸爸!”

江映月笑吟吟的说着,眼泪瞬间蜿蜒而下。

“好!我终于要见到爸爸啦!真好呢!”

小女孩笑了笑,深吸一口气,把碗里的刺鼻的药液,咕嘟咕嘟全部喝下。

“小鱼,小鱼,啊啊啊啊!”

江映月猛地打掉女儿手中的铁碗,一把将孩子紧紧抱在怀里。

“妈妈对不起你!妈妈对不起你啊!不过,妈妈会陪你的!妈妈永远陪着你!”

“妈妈不哭!”

女孩儿反手抱住江映月,纤细的小手,轻轻拍打着江映月的后背:

“小鱼终于要见到爸爸了,我们永远在一起!”

吱嘎!

生锈的铁门打开。

风雪中,王咤浑身颤抖地走进去。

秦倚天和梁师古则识趣的站在门外,没有进去。

“爸爸?你是爸爸吗?”

看到王咤的刹那间,江映月浑身瞬间绷得笔直。

本来憔悴的脸庞,瞬间苍白如纸。

而床上的王小鱼则突然瞪大眼睛,欣喜的叫了出来。

虽然她从没有见过王咤,但是惊味道地呼唤出来。

“你是小、小鱼?”

王咤盯着孩子,踉跄地走了两步,颤巍巍的手指摸向女儿的面庞。

虽然她长得有八分像江映月,但笑起来的样子,还有几分和他相似。

这五年来,不知什么原因,江映月没有去见过他一次。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女儿。

然而,若不是他提前两年出狱。

甚至都永远不会见到她!

“爸爸!你是爸爸!

妈妈没有骗我,果然我喝了药,就见到你了!”

小鱼儿瞪大眼睛,有些激动、又有些害羞在望着王咤。

“映月,”王咤看着女儿,胸口里热血翻涌,仿佛有一股气要将身体炸开,震得他全身颤抖,“这是我们的孩子,我们的……”

“不!不是!

不——是!!!!!

你走啊!走啊!”

突然江映月厉声狂吼,就像发疯的狮子。

猛地用力,把王咤推倒在地上。

王咤爬起来,跪在地上。

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流进颤抖的嘴巴:“映月!我回来了,这次我一定好好……”

“滚啊!滚!我不想见到你,我不想见你,你这个老好人、你这个窝囊废!”

江映月如疯了一般,拼命的撕打、推搡着王咤。

“妈!你不要打爸爸!你不要赶爸爸走!”

小鱼儿爬起来,用力扯江映月的胳膊。

江映月情急之下,随手一甩,就把她被甩到了一边。

孩子猛然扑下床,直接趴在王咤身上。

用自己瘦小的身体,替王咤挡住了江映的撕打。

“妈,你不要——哇!”

小鱼儿话未说完,猛地张口。

一口腥气刺鼻的药液,从她嘴里喷出来。

“小鱼儿!”

闻到这股气味,王咤大惊失色:“你这是——怎、怎么了?”

“爸爸!”

小鱼儿身体缩成一团,躺到王咤怀里。

扭曲的小脸用力一切力气,想要挤出笑意:

“我经常会梦到你,但是从没有看清过你的样子。

今天,小鱼终于见到你了,小鱼好高兴。

不过我的肚子好、好痛!哇……”

话未说完,小鱼儿又吐了一口腥臭的药汁,跟着昏死过去。

“小鱼!”

王咤大惊,这才发现女儿嘴巴乌黑、溃烂,如同被火药灼烧过一般。

他还没有想清是怎么回事,旁边江映月也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药汁,

双腿一软,跪到了地上。

“映月!”王咤急得大叫,“你们、你们刚才喝了什么?!”

“王咤,我后悔嫁给你,你太窝囊了!

我更恨你,这个时候回来。

我和小鱼苦苦等了你五年啊,我们实在熬不下去了……”

江映月喃喃念了两句,身体一软,躺到了地板上。

那怕昏死过去,她的脸上却依然写着无尽的痛与恨!

“映月,小鱼,你们不能死,我一定要救活你们!”

王咤连忙抓起小鱼细小的手腕,微微把了一下脉,手指迅速在孩子身上连点数下。

跟着,在小腹猛的一按。

哇的一声,昏迷中的小鱼儿又吐出一口刺鼻的药液。

王咤如法炮制,江映月也跟着哇哇狂吐……

“这是怎么回事?!”

屋里发生这样变故,梁师古和秦倚天都飞快跑进来。

看着满地刺鼻的药液,哪怕是秦倚天也知道,江月映母子服下了毒药。

她急忙对梁师古道:“梁神医,您是神医,快快给看看!”

梁师古点头正要上前,无意间眼光一扫,看到床角的一个瓶子脸色大变。

“她们服下的是【百草枯】,必须马上送他们去医院!”

“什、什么是【百草枯】?”秦倚天闻言脸色大变,“连您也治不了?”

“百草枯是人类急性中毒死亡率,最高的除草剂!”

梁师古没想到江映月的性子这么烈,摇头道:

“口服中毒死亡率90%以上,并且没有针对的解毒药剂。

她们喝下了那么多,哪怕立即送去医院洗胃、输液,也不一定能拣回一条命。

这种急性中毒,绝对不是中医能解的……”

“那还怔着干什么,赶紧送人去医院啊!”

秦倚天听了,就要上前去拉王咤。

只是下一秒,胳膊就被梁师古死死抓住。

秦倚天俏脸愠怒,正在挣开梁师古的手臂。

却听梁师古双眼凸出,死死盯着王咤,如同见鬼了一般。

秦倚也也不由向王咤看去。

只见王咤手中,不知何时多了几枚银针。

正一根根地,刺入江映月和小鱼儿体内。

王咤每次都是先在小鱼儿身上落下三针,然后又在江映月同样的穴位处落三针。

“三针锁毒、三针搜毒、三针聚毒、三针逼毒!

三才通幽,四象化毒!

这、这是传说中的三才四象化毒神针!”

转眼之间。

母女二人每人身上,都落了四处银针,分别是十二根。

而随着最后一银针落下,母女二人再次吐出一口毒液。

二人呼吸渐渐平稳下来,皮肤肉眼可见的由乌青变得苍白,渐渐有了一丝血色。

就连口腔内被药液体灼烧的乌黑,都迅速消散开去。

梁师古嘴里喃喃念着,目光灼灼地看着王咤。

如同见到神明一般!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