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世人当敬你如敬神

作者:文曲应元 更新:2023-01-13 11:11:40

“师父,这可是监狱,您怎么也跟着出来了?!”

王咤刚走出监狱,猛然回头。

昨晚一场大雪,老头走在雪地上,没有一点声音。

甚至,连脚印都没有。

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这是监狱!

王咤减刑释放,而老头明明是无期。

“对你来说是监狱,对我……”

老头不以为意地嗤然一笑。

倒背着手、眯眼看着银妆素裹的大地。

苍桑的老脸上,那对如婴儿般黑白分明的眸子中,是凌驾天地之上的漠然。

“您……要跟我回江北吗?”

王咤知道老头不放心自己,心中不由一暖。

他刚入狱的时候,这老头躺在床上。

不吃饭、不喝水,不睡觉,甚至连厕所都不去。

所有人都不理他,连狱警都仿佛没看到一般。

王咤为人老实善良,害怕老头会饿死。

每天都替他打饭,撬开他嘴巴喂吃喂喝。

直到一个月后,老头突然睁开眼,一脚把王咤踢开。

跟着对王咤又打又骂,说什么王咤打扰他“入定”。

这顿打,足足持续了七个钟头。

连往日最凶悍的犯人,都吓得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狱警不仅没有管,反而把王咤和老头关到了单独房间。

奇怪的事。

经过七个小时的毒打后,第二天王咤醒来。

身上的肥肉少了近二十来斤。

不仅没有受伤,反而全身暖洋洋,充满了力量……

之后五年。

王咤一直跟着老头学习,老头将毕生所学倾囊而授。

不仅有医术,还有很多大夏传说中,才存在的东西。

五年来,王咤与老人的感情,如师如父。

王咤知道老者不是普通人,既然他跟自己出来、没有受到阻拦,也就见怪不怪。

于是想着把老人接到家中,为老人养老送终。

“这天地就是我家,不过我想出门看看。”

老头喃喃念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转眼看向王咤:

“狱中五年,我的能耐都教给你了。

我给你安排了一个活儿,一会儿会有人来接你。

记住!

你是我的唯一弟子,从此后这个世上,世人当敬你如敬神!”

老人说完,迈步离去。

那看此慢悠悠的平常一步,却是一步七八米。

转眼消失在眼前。

看着空空的水泥路,王咤心里先是空落落的,跟着一股豪气涌上心头。

狱中五年,他心性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今以后,他要为的老婆孩子而活,做个真正的男人,活出真实的自己!

嘀嘀!

就在王咤失神的时候,一辆黑色奥迪停到面前。

一个梳着马尾的、身穿运动服,薄施粉黛、全身透着活力的俊俏女子,从车下下来。

“你是王咤?”

女子看了眼手机上的照片,跟王咤对比了一下,眼神变得古怪复杂。

王咤理着小平头,身材略显消瘦,清秀的五官被阳光晒得有点黑。

一身洗得发白的廉价衣服,手里提着监狱发的帆布包。

模样还算可以,但这身衣服,一看就是刚出狱的劳改犯。

“叱咤风云的咤,不是弹炸的炸。”

王咤解释了一下自己的名字,点头上车。

汽车后排,还坐一个穿着月白唐装、正襟危坐的老者。

那老者打量了一眼王咤的装束,也是微微皱眉。

“我叫秦倚天,景天集团董事长。”

女子一边启动汽车,一边介绍自己身份。

跟着咬了咬红唇,懊恼地补充了一句:“你的未婚妻。”

“什么?!”

王咤微微一怔,旁边那位不苟言笑的老者,则是老脸色变,惊呼出声。

景天集团、江南省龙头企业,2022年市值1300亿!

秦倚天虽然现在才23岁,却在去年,作为秦家继承人,接手景天。

身价千亿,貌美如花。

秦倚天是时代的宠儿,各大媒体、报刊杂志的常客,江北家喻户晓的天之骄女。

这样一位,无数富二代、官二代争相追捧的人物,居然开口说是一个劳改犯的未婚妻?!

这要传出去,不仅是在江北市、江南省,就是整个大夏都会瞬间成为热点新闻。

“秦小姐,谢谢你的好意。”

老者惊讶的嘴巴还没合拢,王咤一脸平静,淡淡说道:

“我有老婆,而且应该还有一个孩子。”

老者眼珠子猛地突出,差点没跳起来。

吱!

秦倚天身体一震,刚启动的车,立刻急刹停下。

她俏脸的表情一阵红、一阵白。

五年前,她十八岁的时候,家里就告诉她,爷爷给她定了一门婚事。

甚至,家族传言就是因为这门婚事,她才能当成景天的话事人。

五年来,她都在幻想那个男人是谁。

今天爷爷突然打电话,要她去接那个神秘的未婚夫。

但他没想到的是,地点居然是楚州监狱、他的未婚夫居然是个普通得再也不能普通的劳改犯。

她最后的一点幻想破灭,本以为王咤赖上自己,脑海里都是怎么让王咤退婚。

没想到这个家伙,开口主动退婚,而且居然自己有老婆孩子。

这让她景天公主的身份往哪搁?!

“你的意思,不想娶我?”

秦倚天强压着心中的情绪,声音微微颤抖。

“我说了,我有老婆孩子。

我老婆很漂亮,在我心中无人能比。

我现在就想回家,你送我去泥瓶巷62号。”

王咤说这句话的时候,扭头看着窗外,看也没看秦倚天。

脑海中只是想着江映月,那张好看的脸。

想着那个,从未谋面的孩子。

他和江映月是大学同学。

刚入学的时候,两人就是学校里的两个极端。

江映月出身江北豪门江家,人又长得极为漂亮。

在学校,就被称为江北第一美女。

而王咤则是王家的养子,衣着寒酸、为人内向。

除了学习成绩好点,几乎没有什么长处。

但是缘份就是这么奇妙,两个差距这么大的人,就因为王咤写的一首诗,渐渐走在了一起。

王咤自然被无数人嫉妒,甚至江家派人来威胁。

如果王咤不离开江映月,就会打断王咤的腿。

知道了此事,江映月毅然和家族决裂。

当天就拉着王咤,去民证局领了证。

直接把江家老爷子,气得昏死过去……

五年前王咤的哥哥王成醉驾,出了车祸。

为了不影响亲儿子的仕途,养父王天龙让养子王咤顶包。

当时,王咤的妻子江映月怀孕七个月。

王咤老实敦厚,为了报答王家的养育之恩,咬牙答应。

但是站在法庭上,王咤才知道。

王成不仅将人撞伤,还强暴了伤者!

于是,这一判就是七年。

王咤在狱中表现良好,提前两年出狱。

现在,他就是想马上见到江映月。

看到他的孩子!

“我知道你刚出狱,一定有些事有处理。

不过咱们的婚事是我爷爷定下的,我希望你处理完自己的事后。

能够跟我回家里一趟,把你的决定跟我爷爷说清楚。”

听到王咤淡然的语气,秦倚天嘴角绷紧,语气中更是带着一丝恼怒道。

“好吧!”

王咤揉了揉额头,无奈地答应了一句。

他知道秦倚天的事,应该跟自己是老头的唯一弟子有关。

不过老头也知道自己有老婆啊,这闹得是什么事啊……

汽车再次启动,一直阴霾的天空,飘起淡淡的雪花。

等王咤来到江北泥瓶巷的时候,已经是寒风呼啸,大雪纷飞。

王咤留下秦倚天的地址和电话,答应她明天会去秦家拜访。

跟着转身问门房的大爷,江映月是不是住在这里。

得知王咤是江映月的男人,门房大爷脸色猛地一变,怒气冲冲地道:

“小伙子,你太狠了,这么多年干嘛去了?

你知不知道?

你老婆孩子,都要被人给逼死了!”

什么?!

听到门房大爷的话,王咤脸色猛地一变。

就连打算上车离开的秦倚天,都停了下来。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