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四章 真的是他错了吗

作者:言玉 更新:2023-01-13 11:11:21

薄暮离开薄宅后,薄暮心烦意乱,便径直去了最近的酒吧。

酒吧包间,五光十色的灯光闪烁着,映在男子俊逸无暇的面容上。

他一杯接着一杯喝着,黑眸逐渐变得模糊迷蒙。

“嘭”

一阵震耳的玻璃破裂声,酒瓶被薄暮摔到地上。

沐锦程赶来,便撞见这一幕,不由头疼扶额。

薄暮每次生气都要拉他出来喝酒,还要他来收拾烂摊子。

“她回来了。”薄暮带着醉意开口。

“她?”沐锦程一愣,很快恍然大悟。

乔欢出狱了。

他还记得乔欢进监狱的那晚,薄暮也是这副模样。

沐锦程无奈的叹了口气,当年的事谁都不知道究竟如何。

但薄暮一口咬定是乔欢动的手,甚至亲手把她送进去。

“你有没有想过,许秋鸢不是乔欢害的。”见好友这副模样,沐锦程忍不住出声劝阻。

“以她的性子,证据摆在面前,如果真是她做的,应该不会不承认。”

听到这话,薄暮一愣。

真的另有隐情吗?

他不敢深想……

是夜,凄凉而又清冷。

薄暮醉醺醺的回到薄宅,推开了卧室。

乔欢已经睡下了,皎洁的月光透过落地窗映在她脸上。

长睫微颤,脸颊精致姣好,半露的锁骨白皙而又优美。

目光落在乔欢泛红的脖颈,他眼神微微一变。

走近才发现她手腕上也有伤,应该是今天摔倒留下来的。

他鬼使神差的伸出手,而还没碰到,她猛地睁开了眼睛。

飞快扯过被子裹住了自己,眼神慌乱害怕。

薄暮没想到乔欢这么警惕。

他的手僵在了空中,许久才缓缓收回。

“你还会怕?”他嘲讽。

乔欢下意识看向薄暮,那双水盈盈的眸子尽是受惊。

缓而,她缓过了神,面上再次恢复惯常的平静。

“你来干什么?”

“乔欢,你怕不怕做噩梦?”

哪怕猜到乔欢的敏感易惊可能在监狱里经历了什么,薄暮还是不愿意放过她。

“你不会愧疚吗?”

乔欢笑了一声,那双眸子平静无波,如一潭死水。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薄暮,我失去了那么多还不够吗?”

她第一次这么平淡,甚至没有否认。

薄暮心狠狠抽搐了一下,竟说不出话。

“我已经没有什么能失去了。”乔欢垂下脖颈。

像是拼尽全力,又带着深深的无力。

薄暮顿时怒火滔天,狠狠抓住乔欢的手腕。

“这是你应有的报应。”

“对,这是我的报应。”乔欢笑了,苍白而苦涩。

是她爱错了人的报应。

她不该一意孤行喜欢薄暮,更不该嫁给他。

缓而,她抬起了头。

那双满是血丝的眸子看着他,“薄暮,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是秋鸢!”薄暮声音冰冷。

“又是许秋鸢。”乔欢一把推开薄暮,声音发颤,“她当真单纯无辜?”

薄暮大怒:“闭嘴,你没有资格说她!”

“许秋鸢五年前为什么要离开,只是出国留学吗?在你最困难的时候离开,她难道没考虑过对你的打击?”

乔欢红了眼睛,“薄暮,你是被猪油蒙了心吗?在商业界叱咤风云,为什么连这点都看不清?”

“乔欢,谁给你的胆子这样污蔑她!”薄暮脸色沉得渗人大掌攥的咯吱咯吱响。

“薄暮,你真可怜!”乔欢笑的张狂,眼睛里倒映出薄暮怒气冲冲的样子,她竟觉得一阵痛快。

“若薄氏集团没交到你手里,你猜许秋鸢会不会回来找你?”

薄暮瞳孔一阵阵收缩。

他所在乎的被乔欢一点点扒出来,血淋淋的一片。

手上的力度逐渐加重,他眼眸透着冷浸浸的寒意,“你找死。”

“啪”

乔欢被他甩到床上。

“薄暮,你的真心实在可笑。”乔欢收敛了笑意,就那么看着他。

薄暮脸色瞬间黑了下来,眸中浓墨翻滚,“可不可笑,轮不到你来说。”

“嘭”的一声巨响,薄暮离开了。

她倒是知道怎么惹怒他!

看着紧闭的房门,乔欢神色瞬间恢复平淡,眼眸平静而又淡薄。

她缓缓攥紧了拳头,心沉到了谷底。

当初她怎么会喜欢这样薄情而又冷血的人?

要是早点看清楚,她也不会家破人亡,还有那个未出生的孩子……

想到逝去的孩子,她心里一阵阵痛,对薄暮的恨层层加深。

客厅

薄暮斜靠在沙发上,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

“先生,醒酒汤煮好了。”刘嫂恭敬的把醒酒汤端给他。

“嗯。”薄暮接过,喝了一口随手放到了茶几上。

想到乔欢脖子的伤,他剑眉微蹙,“她的伤怎么回事?”

“是许小姐,她趁着我不注意去了卧室,生生要掐死夫人。”说起这个,刘嫂心疼不已,“要不是我赶到的及时,夫人就……”

薄暮黑瞳顿时沉了下来,透着彻骨的冷意。

过了片刻,他寒声吩咐,“告诉门卫,以后不准许秋莹进入薄宅。”

“是。”刘嫂点了点头。

把醒酒汤喝完,薄暮缓缓起身,准备上楼休息。

看着薄暮欣长的背影,刘嫂犹豫几瞬,还是下定决心开口。

“先生。”

薄暮顿住脚步,“还有事?”

“夫人很不容易。”刘嫂深深叹了一口气,“自从你跟夫人结婚,我便来到了这里,跟夫人相处那么久,我了解夫人的性子。”

“那件事应该不是夫人做的。”

她小心翼翼的说着。

“你觉得秋鸢不是她害的?”薄暮眯了眯眸子。

“我相信夫人……”

话音未落,薄暮脸色骤变,笼罩了一层寒霜,眼神带着掩盖不住的怒意。

气氛瞬间变得静寂,连空气都有些压抑的喘不过气。

“滚!”他神色冷厉可怖,令人望而生畏。

刘嫂脸色惨白,识趣的退到一边。

她这是第一次见先生发这么大的火,就因为她替夫人说了几句话?

薄暮转身去了书房。

闭上眼睛,脑海却浮现乔欢那张倔强的小脸。

“以她的性子,做了事不会不承认。”

沐锦程的话不经意间在耳边响起,薄暮身躯僵住。

他与许秋鸢从小便相识,后来母亲突然离世,他的父亲堂而皇之的带回来小三和私生子。

在他那段最黑暗的日子,秋鸢却告诉他被家人安排出国,他一下子坠落到谷底。

后来他碰到了跟秋鸢长相相似的乔欢,她陪着他度过了最难的时候。

难道……真的是他错了吗?

……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