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二章 乔欢晕倒

作者:言玉 更新:2023-01-13 11:11:21

六年后。

监狱大门缓缓打开,穿着灰白工装的瘦弱女子缓步走出来。

她面容憔悴,骨瘦如柴,削弱的仿佛一阵风都能吹动。

许是太久没看到阳光,乔欢一时不适应的眯起眼睛。

她终于出来了。

布满伤痕的手指缓缓蜷了起来,浓浓恨意从心底抑制不住的漫出来。

要说这辈子她做过最错的事,便是十五岁那年遇见薄暮,并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他。

她的人生最终被他毁的丝毫不剩。

许久,乔欢回神,抿了抿唇,她现在还有重要的事要做。

她蹲了六年的监狱,失去了母亲的所有消息。

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

乔欢强忍着眼眶里翻涌的热意,下定决心。

她要想办法找到妈妈,好好照顾她。

就在这时,一辆熟悉的炫黑迈巴赫在她面前缓缓停下。

车窗缓缓下降,那冷峻凛冽的面庞出现在眼前。

乔欢瞳孔骤然间收缩,双眸之间掩饰不住的恨意。

“怎么,薄总百忙之中还专门抽出时间来看我的笑话?”

“乔欢,看来六年的牢狱还没让你学乖!”

乔欢唇角扯起一抹嘲讽的弧度,眸色凉薄。

她在牢里每天都受人欺辱打骂,过得生不如死。

看来这一切,都是薄暮在背后一手授意的。

“薄暮,抽个空,我们去登记离婚吧。”

乔欢垂下眼睑,遮去眸底的暗伤。

薄暮积郁在心头的怒意,瞬间高涨起来,他面色阴沉的看着女人,咬着牙道:“上车。”

乔欢置若罔闻,反倒退后一步,警惕的看着他。

“你要做什么!”

男人微微抬起手,随即车门打开,车上下来两个保镖拽住乔欢的手把她拖进车里。

“给秋鸢赔罪。”

薄暮捏住她的下巴,凑到耳边,恨恨的说。

她下巴尖的吓人,颧骨突出,瘦的皮包骨。

薄暮眼中怜惜的神情一闪而过,随即又蒙上了一层寒霜。

这算什么?

这种恶毒的女人要生不如死才行。

乔欢双手推搡着男人,拼命的挣扎起来,她绝不可能向薄暮妥协!

触到乔欢清冷倔强的目光,薄暮将她两只手禁锢住,恶狠狠的威胁道:“想见你母亲,你最好老实点。”

“你对她做了什么?”

乔欢身躯一震,小脸闪过一丝惊慌失措。

薄暮满意的看着乔欢消停下来,大掌精准的捏住乔欢的下巴,恶狠狠的威胁道:“只要你乖乖听话,你母亲才能好好活着!”

乔欢唇角扯起一抹苦涩的笑意,她早就应该想到的,依着薄暮的性子,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们。

“我要先见我妈。”乔欢开口道。

“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薄暮冷冷瞥向她。

乔欢攥紧了衣袖,她的心已经麻木了。

车在高架桥缓缓停下。

看到这熟悉的地方,乔欢脸色骤然间惨白,不由得惊呼出声:“薄暮,你疯了!”

这是许秋鸢自杀的地方,他带她来这里做什么?

薄暮不由分说的把她拉下车。

“你该给秋鸢磕头道歉。”

他的话浸了寒冰似的,沁入骨子的冷。

“我不可能给她磕头!”乔欢忽然间浑身都开始挣扎,用力推开薄暮,反被他拽住胳膊。

那双鹰鹫般犀利的眸子射在她脸上,“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他在威胁她。

她要是不磕头,妈妈会出事。

乔欢脊背凉了凉,她绝望的看着薄暮。

“好,我磕头。”

她的自尊骄傲在六年前都被他踩在了脚下,这点清白又算得了什么?

他认定了是她害死了许秋鸢。

就算她再解释又有什么用?

乔欢站在当初许秋鸢被捞出来的河边,缓缓跪了下来,磕了个头。

她肩膀单薄的吓人,身躯摇摇欲坠。

“薄暮,你满意了吗?”她回头看着薄暮,眼眸灰暗如枯井般,不见一丝生机。

眼前人还是记忆里的那般俊美,是她痴迷的样子。

可是她恨他。

“不要觉得委屈,这是你应该做的。”薄暮寒声道,渐深的阴鸷浮上眼眸。

秋鸢,你看到了吗?她给你磕头赔罪了。

你受过的苦,我会让她承受万倍!

天空突然飘起了毛毛细雨。

乔欢心底一片凄凉,像是被抽去浑身的力气,浑身冰冷的瘫软在地上。

她抬眸,眼神虚无缥缈而又绝望麻木,如同耄耋之年的老人。

“我可没你狠!”薄暮脸色冰冷幽暗,眼神阴沉带着怒意,冷冷的望来,令人不寒而栗。

“你若心有愧疚,该长跪在这里求得秋鸢原谅!”

“薄暮,你讲不讲理?你跟许秋鸢的绯闻满天飞,我当做不知道。许秋鸢小三上位逼我离开,我忍了。你还想让我做什么?”乔欢摇摇晃晃站起来,惨白着脸。

“你有本事杀了我!替你的许秋鸢报仇啊。”

她的声音沙哑带着哭音。

“你不配死!你该生不如死的活着。”

话如利刃般刺入乔欢心口,血淋淋的,可是她已经不知道疼了。

两人的争吵声吸引了过路人。

有眼尖的路人瞬间认出了乔欢,拿出手机拍照。

“这不是六年前入狱的大明星乔欢吗?”

“呸,杀人凶手!”

“还是乔家大小姐呢!丧尽天良。”

路人指指点点,手机的闪光灯咔嚓咔嚓响起,光打在她身上,将她所有丑态尽数揭露。

乔欢惊慌失措的挡着脸,“我没有杀人,不是我。”

愈发清晰的议论声钻入耳中,几乎要把她逼疯。

乔欢整个人陷入黑暗中,仿佛又来到监狱那暗无天光的地方。

她这狼狈慌乱的模样落在薄暮眼中,他眸光凝了一瞬。

不知道被谁推了一下,她狠狠的摔到地上,痛的抽搐。

薄暮那张冷峻深刻的脸逐渐变得模糊,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让开!”

薄暮脸色骤然间一沉,他怒气冲冲的推开人群,把乔欢打横抱起,放到车里。

“把这里处理干净。”他冷声吩咐道。

“是。”江回应了一声,目光落到了乔欢苍白的脸上,试探的问道,“总裁,现在去哪?”

“去医院。”薄暮脱口而出。

话说一半又顿了顿,面上又恢复一贯的冰冷。

“不去医院,回薄宅。”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