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 薄暮,你会后悔的

作者:言玉 更新:2023-01-13 11:11:21

薄氏集团顶层总裁办公室。

“许秋鸢不是我害的,你要我解释多少次才能相信。”

乔欢红肿着眼睛看向薄暮,声音发颤。

明明是许秋鸢被玷污,受不了舆论跳河自尽。

跟她有什么关系,他偏偏紧抓着她不放。

凭什么把罪栽在她身上?

这可是她爱了十多年的人啊,宁愿相信那些所谓的证据。

甚至要把她送进监狱。

若不是因为怀孕,恐怕这时候她还在监狱里过着非人的生活。

薄暮抬眼扫视着乔欢狼狈的模样,头发散乱,衣着不整,瘦削的身子摇摇欲坠,好似随时都可能倒下去。

胸腔突然涌上一股烦闷,却被他强硬压下。

乔欢沦落成这个模样,都是她罪有应得,根本不值得同情。

“证据都摆在眼前,你还真是嘴硬!”

薄暮面色无情的将一份录音摔在桌上,湛黑的眼眸裹挟着刺骨的寒凉。

“就因为这份伪造的证据,你就不分青红皂白的让法院判处我雇人强奸罪,入狱九年?”

乔欢字字泣血,心上仿佛破出一个血洞。

可男人面上没有丝毫的动容,侧脸轮廓冷硬深邃:“那是你罪有应得,这一切都是你欠秋鸢的!”

乔欢急急的辩解:“我跟她无仇无怨,有什么理由去害她?”

“你嫉妒她。”男人冰冷斜睨她一眼。

乔欢突然觉得自己可笑又可悲。

薄暮一直就只是把她当做许秋鸢的替身而已。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没对许秋鸢做任何事。”乔欢强忍着情绪,放软声音,苦苦哀求道:“薄暮,我求求你,你帮我调查父亲的死因好不好……”

“乔欢,你如果有自知之明,这个时候就不会来找我。”薄暮挥手甩开她,他冷酷无情,“乔益的死是他罪有应得。”

这话如刀子般锋利,一下下刺入乔欢心口,血淋淋的疼。

整个人仿佛坠入冰窟,浑身冷的发寒,她强忍着心头的酸胀,一字一句的质问:“我父亲待你如亲生般,你怎么忍心。”

当初薄氏集团尚未立足,父亲欣赏薄暮,不惜拿出乔氏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来扶持他。

而他呢?

眼睁睁看着父亲枉死而无动于衷。

她强忍着眼泪,“薄暮,是我瞎了眼,我不该喜欢你,”

结婚三年,她才知道他心里还藏着白月光,而他娶她,只不过因为两人有一张相似的脸罢了。

缓而,她仿佛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

“薄暮,你会后悔的。”

女人声音嘶哑却又轻,薄暮下意识攥紧大掌,冷笑一声,“比起秋鸢所受的苦,你们乔家所受的惩罚只怕远远不够。”

秋鸢单纯善良,出事前还要让他善待乔家。

她倒好,明明知道秋鸢出事,还要散播谣言让她受刺激,最后害她精神失控跳河自杀。

这个女人该死!她应该去给秋鸢陪葬!

“你想要做什么?这件事和乔家根本没有关系!”

乔欢望着男人阴沉冷戾的脸色,小脸倏地一白。

她父亲为了替她申冤,无缘无故惨死,母亲精神崩溃,他现在又要做什么……

不等乔欢开口,一道高挑的身影毫无顾忌的冲了进来,扬手给了乔欢一巴掌。

“贱人,你害死了姐姐还不够。你怎么不去死!”

乔欢脸颊火辣,她舔了舔嘴角,血腥味迅速在口腔蔓延。

“论家世论样貌,许秋鸢算什么东西,她有什么值得我动手?”她笑了,“许秋莹,你敢动我,就是一尸两命!”

“暮哥哥,她怀孕了?”许秋莹震惊的看向薄暮,而后又怒气冲冲,“你怎么能让她怀上了你的孩子!”

“那姐姐算什么?她等了你那么多年!”

说起许秋鸢,许秋莹泪流满面,哭的不能自抑。

“姐姐胆小又怕冷,被那些混蛋强暴,她还故意散播谣言,姐姐承受那么大的压力……”

她的话落入耳中,薄暮眸子蒙了一层又一层寒霜。

“江回,带她去把孩子打掉,送进监狱。”他目光冷如利刃,每一寸都透着刺骨寒意。

“你敢!薄暮,这可是你的亲生骨肉!”乔欢不敢相信,护着肚子后退几步。

薄暮一把攥住她的下巴,面容冷峻萦着怒意,“你这么恶毒的女人,不配生下我的孩子!”

接触到他薄情的眼神,乔欢颤了颤,从心底散发的凉意瞬间传遍全身。

“这是我自己的孩子,你没有权利动他!”一向骄傲的她,眼泪瞬间落了下来。

“薄暮,我会独自把他抚养长大,他是我自己的孩子。”她抬眸看向薄暮,眼神虚无缥缈而又恍惚,缓而又转变为绝望无助,“我会自己回监狱,保证你不会再看到我。”

乔欢缓缓转身,脚步沉重的离开了。

她明亮的像小太阳,而在那一瞬间,薄暮看到她的光一点点黯淡了下去。

“不能让她生下孩子,暮哥哥,她是杀人凶手。”见薄暮有意放过乔欢,许秋莹拽住他的胳膊,眼睛里尽是恨意。

“姐姐要是知道杀人凶手生下了你的孩子,怎么会安息。”

薄暮黑瞳漆黑幽暗。

“江回,送秋莹离开。”他淡淡的说道。

“暮哥哥……”许秋莹不愿意离开,还想再劝说,反而被江回拦住。

她咬了咬唇,只能作罢。

转身瞬间,她眸中划过狠意。

办公室外,她叫住了江回。

“江助理。”

“许小姐还有什么吩咐?”江回恭恭敬敬的问道。

她是许秋鸢的亲妹妹,薄暮深爱许秋鸢,对她自然也是爱屋及乌。

江回对她亦是尊重。

许秋莹眸中淬着毒汁般狠辣的恶意,她凑到江回耳边,低语了几句。

“这……我做不了主,总裁不会同意的。”江回心下一惊。

“不让他知道不就行了。”许秋莹面色冷了冷,厉声训斥,“让你去就去,暮哥哥说了,我想做什么吩咐你就行。”

“可……”江回犹豫着,面上纠结。

“怎么?你还想违抗暮哥哥的话?江回,我看你是不想在薄氏集团待下去了!”许秋莹威胁道。

江回脸色变了变,最后只能无奈应下:“是,我马上派人去办。”

乔欢失魂落魄的走着,伸手抹了一把脸,满是湿漉漉的液体。

她现在,家破人亡,一朝从天堂跌入地狱。

唯一的一点念想……

温热的手掌温柔的拂过小腹,乔欢吸吸鼻子,杏眸里闪过一丝坚定。

就算薄暮不认这个孩子,她也一定会把生下来,抚养他健康长大。

下定决心,乔欢朝楼梯间走出。

楼梯口走道阴暗,她小心的扶着扶手,踉踉跄跄的朝下走着。

突然,身后一股大力猛的推向她。

乔欢没有一丝防备,整个人失去平衡,从楼梯口径直滚了下去。

小腹泛起剧痛,乔欢绝望的弓起身子,想要保护好她的孩子,可是,一滩血水还是从她的身下流出。

她的孩子!

乔欢费力的睁开眼眸,恍惚间看到江助理的身影从楼梯口一闪而过。

蚀骨的痛意一点点侵蚀她的意识,不等她开口呼救,整个人便坠入无底的深渊。

他,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