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三章 隐情

作者:可爱白菜 更新:2023-01-12 10:54:14

是妇人传来的声音。

眼前的浓雾还没有散去,我清了清嗓子打算往前走去,这时才注意到房间里也有鬼魂的气息存在。

莫非这房间里也有死人?

“你就在外面等着吧。”

人和鬼魂不能打交道,尤其是女人,阴气本来就很重,很容易被那些找不到本体投胎的鬼给上身。

鬼上身很折磨人,如果体质差的被整死的都有,我也是为了妇人好。

等我走近之后才看到房间里有一具尸体。

能够确认这尸体是陈老四,和陈牛的年龄相仿。

尸体已经腐烂了,估计死在这里很久都没人发现了。

房间里凌乱的很,看得出他死的时候很痛苦,而且不是人为的。

我经常驱鬼,是人是鬼动的手我肯定知道,一眼就看出来了。

他身体上有很多疮口,跟陈牛死的时候表情一模一样。

“还真有意思,这事情不简单啊。”

我缓缓开口,本以为这次事情简单的很,只要把他给送走就行了,这下才发现事情牵扯的东西有点多。

陈牛是第一个死的,而陈老四是第二个,也许之后还会有受害者。

眼看时间过得越来越快,我只能拖延了。

我先掏出了几张道符贴在了他的头上,能暂时压制住他体内的煞气,让他不至于跟陈牛一样尸体到处跑。

我又在房间里设置了一个结界。

这结界能防止其他鬼魂进入,哪怕有人进入我也能有感应。

“张大师,这是怎么回事?”

妇人哆哆嗦嗦的说道,她的嘴唇发白,从未想过有这种事情发生。

“我丈夫的死难道不是他做的?”

一旁的小女孩眼神痴呆的看着我,她根本不知道恐惧是什么,也不懂死亡的含义。

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说道。

“是也不是,这次事情不好解决,等会我给你留几样东西,能克制他的怨气,这两天我尽快查出真凶是谁。”

“你丈夫体内怨气这么深,我要是不查明白他也不愿意走,如果陈老四还活着我至少能问清楚,现在他也死了,只能我自己去查了。”

我长叹了一口气,时隔一个月我就碰到这么难的事。

半小时后我和妇人再次回到她家里,幸好我结界设置的还不错,没出什么事。

“你家里有没有糯米?”

“有。”

她赶紧回去把糯米拿了过来。

“这些糯米浸泡一夜,明天把这些都塞到他的嘴巴里,我再给你准备几样东西,还有一张特殊的道符,切记千万不能让道符掉,你得时刻看着,过去这几天就没事了。”

我将那些东西都准备好,这是能压制住冤魂的所有法器。

那张道符也是我亲手写的,上面还有我的血液。

这寻尸人的血液跟一般人的血液不一样,我杀死的鬼魂也有不少,本身就有克制的能力。

我把这鬼魂引到房间里,在一个封闭没有阳光的房间里待着,让他靠在墙壁上,先是在他的头上贴上了道符,其次那些法器按照方位依次摆在地上。

这样做就万无一失了。

“切记,道符就等于是封印,千万不能掉下来。”

我再三叮嘱还是有些担心,又给她准备了一张备用的道符,做好最坏的打算。

准备好这一切我才回家。

本以为没耽误多少时间,结果回去的时候天都要亮了。

我打开一个门缝钻了进去。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事情解决了?”

二春站在角落里看着我。

“没解决,这次的事情没那么简单,我怀疑他们做了什么坏事,跟那些邪术有关,陈牛的好兄弟也死了。”

我坐下来赶紧喝了几口水,这一晚上都没闲下来过。

“这不得让我出马?”

二春听到这里来了兴致。

他毕竟是鬼魂,想办事简单的多,可这马上就要到白天了,外面的阳光这么多,他这样的小鬼是最虚弱的。

我直截了当的拒绝了他。

“不行,你这身子骨这么弱,要晚上跟我出门还好一点,我又担心你被其他的鬼魂给盯上,那就老规矩,两天之内我没解决再让你出马行不行?”

我经常用这个利用打发二春。

他就跟个孩子一样,这五年来可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切,一只鬼呆在屋子里真没意思!”

他嘟囔了一句,赌气一样蹲在角落里。

“白天的时候我就出去了,你好好的待着啊。”

我这一夜都没合眼,坐在那里就睡着了。

等我醒的时候差点摔在地上,我赶紧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

“我走了啊,你在家里看好门。”

...

我们这个村子里的人不多,我想打听消息也不难,只要精确瞄准这些大妈就可以了.

刚上街我就看到几个大妈围在一起,赶忙凑了上去,顺便从口袋里抓起了一把瓜子,立马融入进去了。

“大姐,你们最近看见陈老四没?”

这时大妈警觉的看向了我。

“陈老四?”

三个大妈齐刷刷的看向了我。

“是呀,我跟陈老四认识,跟他还有一个生意要谈呢,这几天怎么都没看到他,这人是不是不靠谱啊,我该不会被骗了吧?”

我故作懊恼的叹了口气。

“你跟陈老四有生意啊?”

这次大妈直接凑近了我,放下了所有的戒备,估计能套出不少的信息。

“陈老四那个人可贼了,能把你甩的团团转,你是不知道咱们村子里好多人都被他坑了。”

另外一个大妈又说道。

“他说的话没有一句能信的,之前去外地的时候是赚了不少的钱,回来之后就把他挥霍的一干二净了,这不又想点子赚钱了吗,就盯着陈牛。”

提到陈牛我的心咯噔了一下。

想不到这些大妈这么上道。

“陈牛?那不是咱们村子里的屠夫吗?不是都死了很久了吗?”

我嘟囔了一声,做出恐惧的表情。

“你呀根本不知道内情,他的死可没那么简单,那天下葬的时候你没看到,本来是晴天,突然下雨了,那坟墓里还钻出了好多条蛇,这就是不祥之兆。”

“是呀,我听说他的死就跟陈老四有关。”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