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五章 你说的是我吗?

作者:小饭团 更新:2023-01-12 10:54:02

黄菜花一瞬间想了很多,可看着陶曼曼亮晶晶的眸子时,又觉得打心眼里的欢喜。

这妮子,是个有灵气的。

这时,秦绍说道:“我带你去知青宿舍。”

“急什么?”

黄菜花拦住,说道:“今早知青宿舍一群人闹肚子,知青队长带着他们看病去了。这会儿去了八成也没人在。”

“就在这等着,你爸去火车站接人。估计再等一会儿才能回来。到时候一块过去也方便。”

秦绍询问的目光看向陶曼曼。

这时,黄菜花又笑着说道:“我今天多做两个菜,好好招呼你们。”

“谢谢菜花婶子!”

陶曼曼九十度鞠躬,声音清脆响亮,听得黄菜花笑得合不拢嘴。

陶曼曼甜甜的说道:“秦绍跟我说了,菜花婶子做的饭菜最好吃!”

“是吗?”黄菜花诧异的看向秦绍。

她了解自己的儿子,半天憋不住一个屁来的人,居然连自己父母的事情都和人姑娘聊上了,这要是说没存点心思,她可不信!

黄菜花乐呵呵的说道:“那成,今天婶子就露一手给你看看。”

“我可以帮忙打下手,我洗菜贼6!”

陶曼曼举手。

“6?好好好,小姑娘是个懂事的。走,婶子带你去厨房看看,想吃什么就跟婶子说!”

陶曼曼乐滋滋的跟着黄菜花进了厨房,看得秦绍心情十分复杂。

片刻,厨房传来香味,陶曼曼小鼻子抽了抽,又抽了抽,而后使劲抽。

见黄菜花看过来,陶曼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菜花婶子做的菜真香!跟我妈有的一比。”

“哈哈哈,那我和你妈指定能谈得来!”

黄菜花乐不可支,这闺女可真有意思,讨喜得很。

做菜的,谁不希望自己做出来的菜收到欢迎?

她家那口子吃了她二三十年的饭菜了,吃多了也不知道夸夸,还跟个美食家似的对她做的菜指指点点。

迟早有一天让他尝尝鸡毛掸子的滋味!

这时,陶曼曼突然站起来,屁颠颠的跑出门。

黄菜花下意识吩咐道:“慢点儿跑,别摔着!”

“哎!”

片刻,陶曼曼又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手里拿着个铝盒子。

“菜花婶子,你尝尝,这是我妈做的肉干!可香了!”

“哎呦,还有肉呢?”

黄菜花诧异,又觉得心里软乎乎的。

这年头,肉可是精贵物,他们也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能吃上。这丫头,也不知道藏着点儿。

陶曼曼却在想,与其这些肉干在自己没注意的时候落到了哪只小贱.蹄子的嘴里,倒不如给菜花婶子一家吃。

谁让他们一家人好呢!菜花婶子第一次见她就要请吃饭呢!

她陶曼曼是个是非分明的人!

小半盒子肉干换那么多好吃的菜,不亏!

很快,菜上了桌。

因为秦绍回来,黄菜花还特意杀了一只小鸡仔,此刻她毫不犹豫的扯下一只鸡腿,放在陶曼曼的碗里,说道:“吃,尝尝婶子做的鸡。”

秦绍:“?”

就这小半会儿功夫,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了解他妈,八里河出了名的泼辣户,谁想从她这里扣出点东西来,就必须做好去掉半条命的准备。

他刚才还担心两人处不好呢!可现在,她居然给陶曼曼吃鸡腿?

“妈,这鸡腿……”

“怎么?你也想吃?碗里不是还有一只吗?自己拿,别惦记人家碗里的。”

陶曼曼立即抓起鸡腿,吧唧吧唧的塞进嘴里,一双明亮的大眼睛还警觉的盯着秦绍。

秦绍哭笑不得。

“菜花婶子做的鸡好吃!青菜也好吃!”

陶曼曼喜欢吃青菜,趁着秦绍不注意的功夫,直接半碗下肚。

黄菜花心疼极了,又夹了几块鸡肉给她,说道:“瞧这孩子给饿的,这一路走来肯定很辛苦吧?”

秦绍:?他们回来前刚吃了馄饨。

“绍啊,你可得多照顾点曼曼。一个人背井离乡的来咱们这里,举目无亲,受了欺负都没地哭的。”

黄菜花说着,倒自己先抹起了眼泪,“娃,要是想婶子了就过来找我。知青宿舍离这不远,过来就几步路的功夫。”

“嗯嗯。谢谢菜花婶子,菜花婶子人真好!”

陶曼曼点头,又展示了自己瘦小的肌肉,说道:“菜花婶子放心,我不怕被欺负,我爸说了,做人就得硬气点。别人要是敢欺负上门来,就揍他丫的!”

黄菜花一看她那瘦得没二两肉的胳膊,更心疼了。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大咧咧的声音,“我回来啦!”

陶曼曼耳朵微动,听到外面不止一个脚步声。

“这趟走得可真是晦气,没见过那么难搞的知青,小小年纪就不分轻重的跟人跑了,还和自己人起了矛盾,瞧把人给打的。

我得赶紧写个说明信,那种知青,咱们八里河留不得!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陶曼曼微愣,转过头看着正走进来的中年汉子,问道:“大叔,你说的是我吗?”

秦为民一愣,看着陶曼曼,下意识惊道:“啊?”

这小妮子哪家的?

看着很乖巧懂事,怎么乱把自己跟那个不知检点与野男人跑了的知青相提并论?

下一刻,走进来的赵巧萍瞪圆了眼睛,盯着满嘴流油的陶曼曼,尖声叫道:“你怎么在这?”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陶曼曼冷笑,不用说,这贱人一路上肯定没少说自己的坏话。

紧随其后的郝思源眯起眼睛,沉声说道:

“陶曼曼,你还不知错吗?你擅自离队,跟别人离开。不仅害巧萍摔掉了牙齿,我眼睛现在也还肿着。”

“离队?”

陶曼曼好笑,“你们两个的确应该组个队,就叫做渣男贱女队!你们这队不适合我,我不走对不起自己社会主义接班人的身份!”

“而且,我们离开的时候明明已经和火车站的工作人员报备过了。看你们这样子,肯定是拦着没让村长大叔知道吧?”

秦为民立即说道:“我的确不知道这件事情。”

而且,不是说陶曼曼跟着一个猥琐恶心的变态头子离开的吗?为什么她会在自己家里?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