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二章 苗头掐死在萌芽阶段

作者:小饭团 更新:2023-01-12 10:54:02

“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社会主义嫌你丢人你知不知道。”

“各位同志都做个见证,她借了我的钱,写了欠条。现在不承认了。这就是社会主义交给她怎么勇敢承担的责任吗?”

陶曼曼看过书,这小贱.蹄子就喜欢误导大众搞事误会原主。

她非得把这苗头掐死在萌芽阶段。让这小贱.蹄子变成个死芽芽!

果然,她这一说,人证物证都在,赵巧萍根本辩无可辩。

她捂着漏风的嘴,哭道:“不是这样的,我没有不承认,我只是想看看那张欠条而已。呜呜!曼曼,咱们从小一起长大,我的为人你还不了解吗?”

“我了解!我特么太了解了。所以十块钱,一分都不能少!”

郝思源实在看不下去,厉声说道:“陶曼曼,你有必要这样咄咄逼人吗?出门在外,大家的日子都过的不充裕,你何必为了区区十块钱,把巧萍逼到这个地步?”

赵巧萍立即跑到郝思源的身边,哭的稀里哗啦:“思源哥,曼曼好凶啊!她是不是嫉妒我跟你走太近了,所以才这样做的。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可千万别因为我和曼曼闹不愉快啊!我受点委屈没什么的。”

郝思源立即挺直胸膛,“放心,我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他看着陶曼曼,“曼曼,你快点过来给巧萍道歉。人家只是想要看看欠条而已,你没必要上纲上线,还害她摔坏了牙齿。”

哎呦,这就开始护上了?

陶曼曼不吃这套,说道:“你眼瞎不代表周围的人都跟着你一块眼瞎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害她摔倒的?我可连她一根汗毛都没有摸到。你当我会法术啊,可以隔空打牛?”

“呵!”

一道低不可闻的轻笑声传来。

陶曼曼一顿,环视周围一圈,不少人忙着整理行李,她只隐约看到声源处露出一角军绿色的解放衣。

她不以为意,继续说道:“郝思源,你想当圣父,我不拦着。可我也不惯着。你要出头,那就给钱。只要这欠条销账,我以后绝口不提这件事情!”

赵巧萍激动的看着郝思源,一脸恳求。

事情闹成这样,如果有人替她还钱,再好不过了。

郝思源脸都憋红了。

“我,我现在身上没那么多钱。”

“你没钱你装什么大款?慨他人之慷的玩意,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郝思源气得握紧拳头。陶曼曼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他决定了,以后不跟她说话,除非她跪下来求他!

他转身就走,他不管这事了还不行吗?

赵巧萍傻眼了,十块钱啊!

这对她来说是一笔巨款,可对郝思源来说,不应该只是几个月的零花钱而已吗?他居然不愿意帮她还钱。亏她一直从陶曼曼这里要东西来讨好他。

赵巧萍眼眶微红,没跟上几步,就听陶曼曼说道:“站住,钱还没还呢!想跑哪里去?”

“我没带那么多钱。”赵巧萍咬唇,可怜巴巴。

“我不信,除非你把你裤子内衬那块口袋布撕开。”

赵巧萍气死,她狠狠的瞪着陶曼曼,咬唇说道:“曼曼,大庭广众的,这样不好吧?”

“知道不好就赶紧还钱。车就要到站了,你不下车别人还要下车呢!谁特么有功夫在这里看你演戏?猴子似的,还挡了别人的路。”

赵巧萍脸色气得通红,眼看周围不少不善的眼神传来,她心不甘情不愿的从裤子内衬掏出了一个帕子。

打开之后,露出了里面零零散散的钱,粗略看过去,至少三十多块钱,其中还不包括粮票布票肉票等东西。

陶曼曼冷笑,接过十块钱后突然说道:“这是火车,我就不要求你把裤子也脱还给我了。”

这裤子是临出门的时候,赵巧萍跑来要的。

说什么出一趟远门,没有能穿得出门的衣服。

赵巧萍哭哭啼啼的,原主居然心软把她妈给她做的新裤子也分了她一条。

这小贱.蹄子,还是个爱穿品如衣服的。

陶曼曼站起身,拽着一大袋行李,盯着挡在面前的赵巧萍道:“让开,别挡了我的康庄大道。”

赵巧萍下意识往旁边靠,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陶曼曼已经下了车。

这女人,怎么突然那么有气势,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她以前不会这样的!

赵巧萍握紧拳头,又听有人不耐烦的说道:“让让,挡我拿行李了。”

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挡在面前,带着浓浓的压迫感,就好像快要窒息一样。

赵巧萍一抬头就看到一个蓄着胡子的高大壮汉,他低着头,眼神轻蔑,好似在俯瞰她。

她双腿一软,生生被吓得跌坐在地上。

这同志,好凶!

秦绍单手拽出一人高的行李袋,随意背在身后,迈着极大的步伐,三两步就跳下了火车。

干练的解放靴当先落地,发出一道清脆响亮的声音。

左右寻找接人条幅的陶曼曼下意识回头一看,就见到秦少单手抓着火车旁的栏杆,一跃而下的画面。

嚯!

帅气!

陶曼曼眼睛一亮。

这男人,穿着一套解放衣,还能把身材给衬得那么完美,特别是那条黑色的皮带,把他的腰给绷得紧紧的,露出下方高挑的大长腿,啧啧,绝对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啊!

顺着他的高挑身材往上,眼神落在他立挺的五官和顶上带着五角星的帽子时,陶曼曼眼神一凝。

兵哥哥?!

呲溜~

陶曼曼发出一道隐晦的口水声。

秦绍:他这是被色了?

“这位同志,你……”

陶曼曼刷的挺直腰板,啪一下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我叫陶曼曼!是响应‘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号召去南湖公社八里河大队第五生产队插队落户的知青。

我爸叫陶卫国,退伍后在机关上班,端的是铁饭碗,每个月十五块钱的工资,平常有什么节假日,单位都会发点大米粮油的票。

我妈叫邓爱华,我妈,我妈做饭超级好吃!我还有三个哥哥……”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