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 垃圾不配

作者:小饭团 更新:2023-01-12 10:54:02

“污污污~”

七零年代,一列绿皮火车在青山绿水中穿行而过,带着新一批响应“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号召的知青们,缓缓驶入了车站。

可这一切,和她有什么关系?

陶曼曼脑子都要炸了。

她只是个平平无奇的医学生啊!

为什么要中这种穿书大奖?

“喂!陶曼曼,叫你呢!你的肉干呢?拿点出来,思源哥饿了。”

陶曼曼冷不丁被人推搡了一下,当即抬起头去。

这人她认识,从刚接收进脑子里的记忆来看,她就是原主的发小赵巧萍。

可从陶曼曼这个了解过书中剧情的外来人看,这特么的就是根搅屎棍!

而她口中的思源哥叫做郝思源,是和她们一块来南湖公社八里河大队第五生产队插队落户的下乡知青。

不仅如此,她们还都是从一个地方来的。

本来嘛,大家都是一个地方来的,不说守望相助,但至少也该和和气气吧?

可她们倒好,把原主当软柿子捏。

原主家人得知她在下乡的知青名单中,托了好些关系才给她弄到了一张卧票。

可还没坐热乎呢,赵巧萍就跑来跟她说,火车卧铺里男男女女都有,要是混住着,对名声不好。

所以她愿意把坐票换给她。

原主也是个傻的,居然真信了这鬼话,还感恩戴德,恨不得把赵巧萍当再生父母供着。

结果呢?

赵巧萍乐滋滋的和郝思源在同一个卧铺车厢住着,而原主则苦哈哈的跟一群臭汉子挤在一块。

现在,这垃圾居然跑来问她要肉干吃!

她怎么不去吃屎呢?

见她没有回应,赵巧萍不高兴了。

“你发什么愣?思源哥一直没胃口,今天早上就吃了一颗鸡蛋。你的肉干更有滋味,能开胃的。快给我。不然思源哥该饿病了。”

她明明给出去的是两颗鸡蛋,傻子也知道另外一颗鸡蛋到底进了哪个狗肚子里。

现在,这贱人居然还打着郝思源的旗号来要肉干吃。

陶曼曼眯起眼睛,问道:“既然是他想吃,那他为什么不自己来?”

赵巧萍微顿,下意识扭头朝后头的车厢看去。车厢角落站着一个人,躲闪不及,僵着脸说道:“我还不饿……”

陶曼曼撇嘴,那双眼睛都恨不得把她的包裹盯出洞来了,装个屁啊!

又当又立的死渣男!

长得跟个瘦竹竿似的,身上都没见几两肉,她能一拳一个。

原主怎么会看上这种木柴男?

她慢吞吞的把手伸进包裹里,掏出了一个铝盒子。

赵巧萍和郝思源都瞪圆了眼睛,紧紧的盯着她手里的铝盒子。

赵巧萍可是亲眼看到的,临出门的时候,陶曼曼她妈特意给她蒸好的肉干,就放在里头。

想吃了就拿出一块来吃,又香又有嚼劲!

她昨天晚上睡觉前吃了好几块,今天可一直都惦记着这味道。

陶曼曼把盒子打开,拿出一小块切成薄片的肉干,直接放进嘴里。

“我妈做的肉干,真好吃。”

她瞬间被这美食给征服了,不必说了,从此她就是陶曼曼,陶曼曼就是她!

她妈给准备的食物,必须护着,谁也不能碰!

想到赵巧萍和郝思源从她这里弄走不少吃的,陶曼曼突然抬起头,问道:“你们借的鸡蛋什么时候还?”

“什,什么鸡蛋?”

“你脑子坏了还是失忆了?你问我要鸡蛋的时候明明说是借的。而且你们还吃了我的肉干。车厢的大家伙儿可都是见证人。”

赵巧萍脸色憋得通红,话虽如此,但她不就觉得说借比较好听吗?陶曼曼怎么还能真的要她还?

她干巴巴的说道:“现在还没下火车呢!等下了火车再一起算不可以吗?”

就在这时,一道刺耳的鸣笛声响起,伴随着入站广播的声音。

“到南湖公社的同志们,火车即将到达南湖公社!要下车的同志们做好准备,带好各自的行李,在停车之后尽快下车,不要在火车上停留。十分钟后,火车将开往下一站。”

“到南湖公社的同志们,火车即将到达南……”

听着及时的广播,陶曼曼笑了,伸出手来,说道:“老话说得好,有借有还,再借不难。除去两个鸡蛋和肉干,你还从我这里借了十块钱。也一块还我吧!”

“你,你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借了你的钱?”

赵巧萍脸色泛白,气得声音都尖锐起来。

鸡蛋和肉干的事情,是她在火车上借的,她没得抵赖,可借十块钱的事情,可不是火车上的事,她绝不承认。

陶曼曼早就猜到这小蹄子少不了这种骚操作,她挪了挪屁股,艰难的活动了下身子,细长的手在腰间一通摸索,这才艰难的从裤子里头的暗扣里掏出了一块折叠得十分方正的帕子。

她把帕子打开,放在最上面的是一张纸条。

看到那张纸条的一瞬间,赵巧萍瞪圆了眼睛,怒道:“你怎么还留着这个?”

“这可是欠条!当然要留着,万一有人不认账了怎么办?那可是十块钱,能买好多吃的。”

陶曼曼义正辞严。

当初赵巧萍把话说得天花乱坠,又写下欠条再三保证一定会还钱。

作为从小一块在大杂院长大的发小,原主信了。把自己存了三年的十块钱借了出去,还打算私下把欠条给丢了。

可事后原主又反悔了。

她觉得这是她们友情的证明,而且也是一件值得回忆的事情,所以就又把欠条找了回来。

原主准备在下了火车之后把欠条交给赵巧萍,现在……那垃圾不配!

赵巧萍盯着那张欠条,突然冲过去要夺。

陶曼曼眼疾手快的护住往旁边一闪,吃力不住的赵巧萍当即摔了个狗吃屎,在陶曼曼跟前表演什么叫做五体投地。

车厢本来就拥挤,赵巧萍这一摔,脑门撞到一只解放靴上,牙齿还被蹦掉了一个,当即捂嘴大哭起来:

“陶曼曼,呜呜!你欺负人嗷!”

放屁!

陶曼曼高举着手里的欠条,嚷嚷道:“干什么干什么?敢写欠条不敢承认啊?自己摔了个狗吃屎能怪到别人身上来。那拉不出屎是不是就得怪茅房?”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