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丧偶

作者:杜度 更新:2023-01-12 10:38:42

程越生漫不经心地瞥了她一眼,不信的眼神。

顾迎清张了张嘴,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她护住胸前被子,捡起床外侧的衣服,钻进被子里将衣服套上。

“我差点忘了,这是在赵家,明天又是赵南川葬礼,赵家客房几乎住满,既要把我安排在跟你住对门,又要保证没有人上来这层楼,以免撞见你我出入同一个房间,”程越生一边说一边看她反应,“看你不像个胆子大的,如果没有人跟你里应外合,你没有完全把握,应该不敢这么冒险。”

顾迎清眼神闪烁,又很快掩饰过去。

程越生徐徐下结论:“所以,跟你合谋的人,要么是赵家的人,或是来参加葬礼的宾客。”

顾迎清既不反驳,也未承认,一副拒绝沟通的摆烂态度。

她从床上下来,已穿好一身黑色方领长裙,顺手理了理披在肩后微卷的长发。

她气质本就清婉,穿上这一身黑,放大了身上那股疏离,没什么活人气。

“程先生,如果你能忘记我打电话的内容,那今晚的一切也从未发生。”顾迎清眼神中既无先前反抗时的恐惧,也无被质问时的心虚,漆黑清亮的一双眼犹如水洗,却平静得近乎麻木。

她说完也不敢去看程越生的脸色,只听他淡声问:“你威胁我?”

“是,我就是在威胁你。”顾迎清刚说完,余光就瞧见他从沙发上起身,她心里猛地一紧,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程越生把她的怯懦看在眼里,极淡地勾了下唇,“你觉得,是你有害死赵南川的嫌疑更严重,还是我差点误上了你更严重?”

顾迎清不答反问:“听说程先生有个追求十余年未果的心上人,年年月月身前身后地捧着,即便对方没有回应,你也甘之如饴,想必一定很喜欢她吧?要是她看见这视频……”

话没说完,顾迎清被他愈发冰冷的眼神看得心里发虚,稳了稳心神,才继续道:“孰轻孰重,相信你心里一定有数,不必我多说。”

程越生看她几秒,忽然抬脚逼近,顾迎清吓得脚步虚浮,直往后退。

“顾小姐修为不高,胆子挺肥。”程越生朝她投来尖锐一瞥。

顾迎清顿时感觉寒从心底起。

程越生从拆穿她到现在,没有疾言厉色,没有恼羞成怒,有的只是以最平淡的语气,说出让她胆寒的话,用一个眼神便令她生畏。

“都是练出来的,下次就有经验了。”顾迎清怕他不把自己当回事,硬着头皮抬头,故作平静看着他。

高压气氛几乎让顾迎清窒息,她说完逃似的离开了房间。

……

顾迎清的房间就在对面。

赵南川的母亲一开始就不同意她和赵南川的婚事。

赵南川去世后,赵母不允许她使用婚房,也不允许她同去殡仪馆接待吊唁的宾客,叫人随便安排了一间偏僻的客房给她。

估计只等葬礼结束,便要收拾她了。

手机还放在卧室,顾迎清一进房间,便听见手机响不停,屏幕在黑暗中闪烁幽光。

她没有理会,径直进了浴室。

热水从头顶淌下,顾迎清不知疼痛般用力地搓洗每一寸皮肤。

三天前的早上,她和赵南川领证,中午签了股份赠送合同,晚上在赵家老宅举办了小型仪式,深夜赵南川车祸丧生。

一天内,她经历了结婚,暴富,婚礼,丧偶。

又在三天后,赵南川的葬礼前夕,她躺在了他小表叔的床上。

她觉得很恶心。

不知道是今晚那杯酒导致的生理反应,还是心理原因,总之,她想吐。

顾迎清想着想着,那股恶心感越来越烈,她跑出淋浴房,扒着马桶,吐得昏天黑地。

吐完之后,犹觉得四肢还没恢复力气,勉强把自己擦干,躺到了床上。

手机又响起来,顾迎清摸黑接了起来。

那边传来赵缙的声音:“怎么才接电话,事成了没?”

顾迎清沉默片刻,随后惨然一笑:“有你帮忙,怎么会办不成?”

监控是赵缙交给她亲自安装的,他递来那杯酒是她自己喝的,他说有办法帮她拿到程越生的把柄让他闭嘴,她也是自愿相信的。

她只是没想到,那个被交出去的把柄会是她自己。

她在程越生房间刚醒来之后,哪怕那酒后劲再大,她如果真的想逃,爬也是能爬出去的。

但是她那会儿想到了喝下那杯酒之后,赵缙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说——

“你乖乖听话,你爷爷奶奶在老家会好好的,不要担心。”

她没选择逃,所以一切都是她自愿的。

赵缙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只有她,肮脏下贱。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