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2【逃婚篇】

作者:春山外 更新:2023-01-11 09:55:42

床榻上的女子面容稚嫩,却透着一丝不合时宜的艳态,贝齿用力咬着下唇,双手紧紧攥着锦被,香汗打湿了鬓角,喘得越来越急,好像处于强烈的窒息中。

窗外的日头高照,与枕边屏风上镶嵌的珠宝交相闪烁,晃得那女子睫毛颤了颤,猛地睁了起来。

脖颈上仿佛还残留着剧痛,平安整个身体蜷缩起来,双手捧住脸庞,眼泪汹涌地流在手心,心口也沉闷至极。

她被……

平安浑身颤抖,几乎不愿想起,可脑子里只不停跳出那句话来。

她被她的夫君,镇国大将军,生生掐死了!

大应温寺的丧钟响了四十三下,宫中有人叛变,让父皇永远留在了四十三岁的暮秋。

李殉从宫中回来,不仅脸上受了伤,手上甚至都满是没有干涸的血,他怎么可能是去救驾,他才是那个叛臣啊!

平安“啊”得尖叫一声,引来了外面守候的宫人。

她的贴身宫婢红帕第一个进来,瞧见公主竟然成了这幅模样,顿时慌张又害怕,跪在她的榻前,用丝帕小心擦拭平安额角的汗。

红帕心疼极了,温声软语地劝慰着,“殿下,您是被噩梦魇到了吗?还是身子哪里不舒服?”

听到红帕熟悉的声音,平安才抽泣着扑进她怀里,如稚子一般依恋。

心里的委屈和痛恨要绞碎了她的身体,平安觉得过去果真如噩梦一般,哭得更加放肆。

“红帕……呜呜呜我害怕,我好害怕……我不想待在将军府……我想回宫……”

“红帕,我不想嫁人,我会死的,真的受不了,太疼了,太难受了……”

她断断续续,把这些年来心里积压的苦痛通通说了个遍,才慢慢缓过来。

红帕轻轻拍着公主的后背,声音带着柔和的怜惜,“不嫁,殿下是整个皇宫顶顶尊贵的公主,不嫁出去,永远留在宫中,都不会有人说什么。”

想来,是最近朝堂上的事传到了公主的耳中,才叫她做了这么荒谬离谱的噩梦!

公主仁慈,最近管教松散,才让他们那么碎嘴,让公主听到了这些烦心事。

红帕脸色变了变,心里已经想好十几种方法惩治那些人了。

平安哭得哽咽,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却突然意识到不同寻常的地方。

她当初嫁入将军府前,正在浮云皇寺陪皇祖母,走的时候担心皇祖母这里冷清,就让红帕留了下来,一直侍奉着皇祖母。

可是红帕现在怎么在自己身边?

想到这里,她从红帕怀里退开,又看了看周围,纱幔是她爱的墨绿色,寝房宽大明亮,竟是她在宫中的居所!

平安又匆忙穿上丝履,衣服也没换,跌跌撞撞跑了出去,站在外面的宫人急忙张开双臂,害怕这位殿下又磕着碰着。

一路跑出宫殿,院子精巧,花藤下的秋千微微晃动,赫然就是她从小到大住着的落霞殿!

她逃出来了……

她从将军深深的后宅中逃出来了,她不再是那个整天为了讨夫君欢心,想尽一切办法的将军夫人!她还是她,是大沧最尊贵的公主!

平安身子一软,瘫坐在地,再流泪,却是喜极而泣。

不,准确来说,是她已经被李殉掐死,重生在了她还没有嫁人之前。

一定是神佛有眼,让她这辈子再也不用受尽李殉的折辱和残杀。

红帕差人打了热水,搀扶着受惊的平安沐浴,马上要及笄的少女缩进浴桶里,眼神惶然,姿容绝色,整个人散发的气息宛如一朵雨后蔷薇,十分惹人娇怜。

平安环住自己的身子,胡思乱想着,她回到了一切最初的时候,她还有机会改变。

“殿下,宫中最近时兴一种矮髻,看起来实在婉柔,奴婢给您梳来试试可好?”

雕牡丹的黄铜镜前,平安抬眼看了看自己上了浓妆的脸,微微侧头看着红帕,“梳高髻吧,替本宫簪最大朵的蔷薇。”

红帕含笑应是。

换好宫装,平安这才找回当初少女时的心情,她倚在窗前,吹着外面柔暖的风,不经意问了红帕几个问题,才弄清了现在的处境。

还有不到三个月,她就要及笄了。

平安记得,依稀就是在这个时候,受封在外的李殉班师回朝,因为手里攥着的兵权太大,前朝有人提议把平安公主嫁过去,好收回他手里的兵权。

李殉这个少年将军,此前并没有在皇城中露过脸。

他与户部侍郎的小弟江持二人,是前任守边将军的关门弟子。

而战场上,通常都是江持从旁协助,李殉打头阵,武艺高强,用兵如神,声名几乎要超过他的师父,传到皇城更是神乎其技。

四年前,守边将军战死沙场,又恰逢边关告急,父皇便远封李殉接替将军一位。

而后,他不仅平定了外族来犯,竟然一鼓作气,开疆拓土,接连拿下五座城池!

当初父皇对平安说,她要嫁给的是世间最好的儿郎,骁勇善战,处事周全。

可李殉,竟然是个……

又陷入了往事里,平安目光发虚,面色憔悴。

红帕担心,不由出声道,“殿下,您午膳吃的少,想来是又饿了,红帕去小厨房给您拿些糕点吧。”

平安这才点头嗯了一声。

这几日她睡不安稳,总觉得心里慌得很,害怕再重蹈前世覆辙,所以下定决心在父皇让自己出宫去浮云皇寺时婉拒。

要知道前世就是她去浮云皇寺陪皇祖母,才在不知道任何情况下被定了亲。

果不其然,红帕端来几盘糕点,说起这件事来,“趁着还没入冬,殿下要准备准备,去浮云皇寺陪皇太后一段时日。往年都是附近几日,奴婢已经请司天监那边看了日子,三日后您看行吗?”

平安掰碎了手里的桂花糕,不知为何觉得香甜的味道有些恶心,闻言神色出奇地冷漠,“不去。”

红帕讶然,询问道,“殿下?”

“今年身子不舒服,就不去陪皇祖母了,待本宫写封书信,你传过去。”

平安被桂花糕惹得没了胃口,索性起身往宫殿里走去,身影伶仃寂寥。

她也不要那么多人跟在身边,红帕眉宇间添了忧愁,总觉得公主从那日被噩梦魇住后,性子冷了很多。

平安在内宫晕晕沉沉睡了几个时辰,再醒来时正枕在红帕的腿上。

她觉得喉咙好像被撕裂一般的痛,恍惚间以为又回到了将军府里。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