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5.疯子

作者:听穿林 更新:2023-01-11 09:55:32

梁野合第二天来的时候,没什么不同,一点都看不出昨天开过派对的痕迹。这就是个标准得不能再标准的样板房。她往院子走去,看见耶耶已经在秋千上了,不过边上有人。那个女孩。

耶耶见她来了,从趴的改为坐的,冲她摇摇尾巴。梁野合笑了笑,没想到它这么快就接受她了。她本来都做好了它永远不会搭理的准备。梁野合走近了,耶耶跳了下来,就在她脚边转,她以为女孩会走,结果并没有。她还坐在那。

梁野合摸了摸耶耶的脑袋,“想去玩吗?”

“哥不让你带它出去。”

梁野合反应了一下她嘴里的哥是哪位,而后垂眸看着耶耶,正冲她傻笑呢。许幼因摸了摸它脑顶,回:“行。”

秋千有人,看起来今天不太需要她,她走到对面去,树荫下,在长凳下坐着。耶耶跟着她,她还是把它抱起来,放自己膝头,“你到底叫什么?”

耶耶眯着眼,躺在她腿上,很舒服,感觉下一秒就能睡着了。树荫下确实适合睡觉,她腿上也是热的,毛茸茸的,她有一下没一下顺着它的毛。感觉要是能躺着,她也能睡着了。然而目光处突然出现了个不速之客,他看起来没睡醒,眉皱着,长了点胡渣,还穿着昨天那套衣服。看来是宿醉了。

梁野合脑里两个想法:原来样板间住人;不止品德脑子,他卫生意识也不怎么样;

男人看了她一眼,没多分给她一个眼神,出声喊了句,“小芮。”

秋千上的女孩回头,见他来了,忙起身,往他身边去,进了房。梁野合看着情势,这两不像兄妹,倒像情人。不知道男人跟女孩说了什么,她就走了。接着男人也走了。梁野合看到这就自在了。恢复了周前的样子,她人轻轻往角落的扶手去,靠在上面,闭眼休息。

也不知过了多久,有股味进了她鼻子,还好不难闻。她睁眼看,男人已经换了身衣服,也没差,灰色的套装。人也收拾干净了。他拍手喊了声野格。她腿上的毛绒就甩了甩身子,从她身上下去了。男人拿了盆水给它。

他把头转过来,看着还坐在长椅上的她。

“不带它出去了?”

“不是你说我自作聪明?”

蒋应时看了看在喝水的野格,又问。

“它最大极限,一周能去几次?”

“两三次吧。”

“能下水吗?”

“不知道,我不是医生。你得问问专业的。”

他起身往里去,野格就跟着他。梁野合的作用其实就是陪着它,让它高兴地离开。现下主人都在这里,她也没有要呆的理由。她跟上他们,在他拿手机前喊住了他。

“你在的话我就不用在这了,它有人陪就行了。”

“你们都这么拿钱办事?”

“......”梁野合又笑了,“你是不是忘了我是做什么的?”

蒋应时没忘,宠物殡葬师嘛。活她都接了,可没说有主人在她就能走的事情。他眉头轻佻。

行,梁野合启唇,“那我住的酒店,费用你报销。”

说完她就回去坐着了。她就是个殡葬师,又不是专业陪玩的,要不是她养了条大犬,她能有经验吗?还好这只德牧不凶,也可能是老了,不然她哪里看得住。

梁野合就坐了一下午,最后喂完耶耶就走了。她以为男人不会长住,结果一周又一周,他还在这。那究竟为什么要请她,钱多的没地方花?

何况她能活动的范围也很局限,客厅,院子,海滩。海滩又不能天天去,所以这四五个星期,她几乎就在院子客厅来回坐。

不过去海边的时候男人不会跟着,倒是好事。梁野合每次和耶耶玩得很高兴,然后累了就坐在沙上,看落日。她和它玩很多游戏,最多的就是和它跑,但是肉眼可见的,它跑得慢了。不如她第一次见它跑起来的速度了。

梁野合每次再结束后就给它喂它最爱吃的,肉搅过了,不那么难咽。她分不清楚它眼里亮亮的,到底是它自己闪着的光,还是夕阳折射到它眼里的。她都要错觉了,这只狗狗是健康强壮的,而不是将不久人世。

就像人一旦满足了,吊了很久的气突然松了,就撑不住了。她不知道野格还有什么没满足的,这口气能吊多久,她想帮它,但她能活动的范围又确实不大。

梁野合坐在秋千上思索着,就见野格来了,嘴里叼着什么。它晃了晃了脑袋,把嘴里的东西放在她旁边。梁野合拿起来,金属牌子。她愣住了,摩挲着上面的突起,是耶耶的样子,还有字样。她不信邪,又翻了过来,看了好久,把那没什么能看的东西看了好几次,所以它真叫野格没错。

野格还冲她摇着尾巴,伸着脖子。她冷静了一下,算着野格的年纪,这也不该是他养的。别的不说,她要是把这个牌子挂在野格脖子上,被他知道了,他指不定怎么折腾她。但这牌子她拿着也不对,没法解释,她还没思索出对策。男人就出现在她视线里。

他一眼就瞅见梁野合手上的东西,夺了过来,“谁让你拿的。”

“我不是故意的。”

野格跳了一下,窝进梁野合怀里,坐得直,直勾勾看着他。

蒋应时虽然看不上梁野合,但相处一个多月,也知道她大概是什么人。这东西藏这么深,要翻得出来,也是野格翻的。他无话可说,拿了牌子就要走。

“等一下。”梁野合把野格放一边,人跟上去,“没多久了,这是它的愿望。它想让我给它戴上。”

蒋应时睨她,扯了嘴角,“你算什么?给它戴?”

这话伤人了,梁野合自认这一个多月来,绝对没有得罪他,对野格也上心。她自家的狗都好久没看了。她这话的重点也不在谁给野格戴。牌子也不是她拿的,要戴的也不是她,刚刚野格确实想让她帮忙也没错,无论从哪个哪个角度,她都没有做错。他冲她来什么火,有病。

梁野合学他,扯了嘴角,“也是。这活我明天就换人来,反正我也看你不顺眼。”

蒋应时手握着她手腕,“你敢?”

梁野合被他抓疼了,挣不开,火一下就来了。她没忘他是怎么对那些女人的,但那又怎样,她梁野合疯了也是什么都不管的。

“我不敢?合约签的是公司,又不是我梁野合,我有什么不敢?”梁野合无语地笑了,忍着手上的疼痛,“你有本事就毁约,这样更快。你说怎么样大少爷?”

蒋应时额上青筋突暴,另一手掐着她脖子,眼里的怒意可以冲出来了,声音却如那晚的戏谑,“这事你要是换人来,我就搞烂你和你的小破公司。”

梁野合也怒,瞪着两眼珠子,被他掐的有点喘不上气,也不认输,“你来!”

野格见这场面,拼命叫着,没人来。它改去咬蒋应时裤腿,拽着他。蒋应时松了手,使了个力,把她往后推。梁野合跌坐,猛地吸了两口气,在原地咳了起来。野格一直在她肩颈处蹭着她,她缓了一会,摸了一把野格,给它顺顺,才站起来。

“有病。”

梁野合说完就走了,谁还理他。疯子。从接下这个单子起她就没发过脾气,一直忍着呢。换句话说,从碰见他第一回,她就没什么好事。这活她不干了,他要玩她也陪,谁怕谁。

他搞破她公司,她就再开。要是要搞破她,那更好了,从小她也没怕过,她倒要看看他怎么搞破她。就是对野格动了感情,狗是好狗,可惜主人是疯子。不能送它了。

蒋应时去拿了狗粮,放在野格面前。它不吃,就看着他。他坐在草地上,手肘撑在膝盖上,摸了摸后脑,他这狗养着养着还胳膊肘往外拐了。天色昏暗了些,他才发现野格脖颈毛发下有条链子。他伸手去辨认,这大小在野格脖子上有点勉强了。是串珠链,有点像佛教的东西。他见过,或者说刚刚还掐着,是梁野合平时戴在手上的,缠了好几圈,让她整个人更异域了。

野格以为他要摘,甩了甩脖子,抖掉他的手。蒋应时这下真笑了,狗成别人家的了。他拍拍他背,“吃饭。明天带你去找她。”

蒋应时怒了是真的,刚刚说的话也是真的,但那些的成立条件都只能在野格无所谓照顾它的人是谁的基础上。现在看来显然不是,野格认准梁野合了。虽然他不想承认,可不得不承认她有点手段。他烦了,又拿了酒开始喝,没喝大,明天要带野格去找她是真的。

梁野合气得这一晚上都没住,直接退房收东西走人。她就当这趟是旅游了,认识了野格,招惹了个疯子。她一路猛彪,不出一小时就到了市区。没几下就到家了。

孔韫清没想到梁野合就这样突然杀回来了。她开门就见来人怒气冲冲,脖子上的红痕吓人。

“我靠?你怎么搞的?”孔韫清伸了手指了指她脖子。

“碰上疯子了。”

梁野合躲了一下,进门,把行李直接扔玄关了,四下看了看,“我狗呢?”

“里头呢。”她把门关上,“你先去洗洗。”

梁野合洗的很快,洗完就往房里去。豹子迷迷糊糊的,闻到她的味道就抖了抖身上的毛,朝她跑去了。

梁野合打量了一下,扭头对孔韫清道:“你比我还会养,我感觉它胖了好多。”

豹子好像听懂了,扑倒她,窜来窜去的。她脑里闪过另一条狗,那棕毛德牧也是这样逗她。她陪豹子玩了一会儿,就回客厅拿了酒和孔韫清喝起来了。

孔韫清也没问,陪着。梁野合看她这小媳妇的样,又开始犯贱了。

“没带男人来我家吧?”

孔韫清桌底下给了她一脚,“带了,还把你这房的每个角落都玷污了,你信吗?”

梁野合轻轻笑了声,起身了,“得了得了,不喝了。睡了,困死我了。”

“你那脖子要不要擦药?”

梁野合摇摇头,“我拿芦荟胶先应付应付。”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