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3.宠物殡葬

作者:听穿林 更新:2023-01-11 09:55:32

梁野合没想到这一出,愣了一下,收了笑脸,把一边头发别向耳后,冲着那女人道:“捡起来。”

女人去看身旁的男人,没反应,觉得自己有靠山,不怕,“捡什么捡,晦气死了!”

“我说,捡起来。”

“我就不捡你能拿我怎么样?”

梁野合笑了,打架那套不能来了,不好收场。她把女人拉了起来,手下使了力,力气大得女人直喊疼。

她又把酒车拉过来,问她:“这些算你的?”

女人还想回嘴,见梁野合眼里噙着笑面上却不笑,瘆得慌。

梁野合看她反应就知道了,她把女人脑袋按车上,酒就往她脸上灌。女人尖叫着挣扎,可她劲哪有梁野合大,只把自己磨得更疼。部分酒还顺着滑进她嘴里,惹得她直呛。女人模糊中看到了男人的身影,冲他喊救命。

梁野合还真打不过一个男的,她敢做这事也是赌,赌那个男人不会搭救。想着梁野合往女人头上又灌了一瓶,全程没溅着她衣服。女人衣着得体,但是脑袋全是酒水。

梁野合撒了手,气出够了,生意也没了。

“这车酒我都买了,我碰过了,这么晦气,你也卖不出去吧?”

女人恶狠狠看着她,却不敢再有什么举动。梁野合转身出去,撞上进来的孔韫清,“走了。”

“怎么了?”

“没事。公司找我,急事。”

梁野合打了车去了趟医院,刚刚按那女人的时候她挣扎得太狠,又把自己扭到了。她理了理思绪,今天亏大了。联络方式没要着,砸了钱,扭了脚。说到底这脚也是因为那个男人,要不是那天他把人往她身上扔,她会这样吗?

她越想越烦,当下也没什么人了,用不着撑着,她拖着一腿走在路上。走累了就叫了车回家。

一开门就有团白毛朝她跑来,临近时又停下了。它的眼睛呆呆的,浑身止不住的抖毛。梁野合知道,她身上医院的味道,豹子不喜欢。但它不陌生,它就跟在梁野合后头,怕她丢了。

梁野合蹲下顺它的毛,“没事。我很快出来。”

她自认她的豹子很聪明,能听得懂。豹子在她洗澡的过程中就在门口晃来晃去,没离开过。等到梁野合出来才猛地扑过去了。

梁野合猜到了,给它牢牢稳住了,“轻点轻点,我脚扭着了呢。”

豹子用脸蹭她,一直往她怀里钻。梁野合抱了会,去玄关把手机拿了。一看,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孔韫清的。

这不,又来了一个,

“没死呢,打这么多个干嘛?”

“我才知道,你刚刚干嘛不跟我说?”

“你会什么啊,架也不会打,难道你对着她哭?”

“损死你吧。”那头顿了一下,“不然你直接贴招聘信息,这总能招到人吧。”

“你以为我没贴现在公司里的人哪来的。算了,我再想想别的办法。挂了,睡了。”

“嗯。”

梁野合回想了一下周明槐说的话,经纪人带好几个艺人乐队。她搜了一下,除去他们乐队,还有另外两个乐队,三个艺人。她又打开微博一个个看了,只有一个艺人也接了这个公益广告。

她进了工作室微博主页,看了一眼行程,人现在在沙漠里拍戏呢。她百度百科划到关系人的地方,顿住了。她拿手机转了半圈,打了个电话。

那头很快就接通了。

“野合姐?”

“嗯,淼淼,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你说,我能帮的就帮。”

“赵孟森的对象,娱乐圈的,能不能帮我要一下经纪人联系方式?”

“我等会问问,你要经纪人联系方式干嘛?”

“问个广告的事儿。”

“人不会告诉你吧。”

“无关利益,是个公益广告。我想联系一下广告那边的人,对接那边。”

“我帮你问问看。你等我电话。”

“好。”

梁野合挂了电话,给自己倒了杯水。黎淼很快就打回来了。

“我问过了,赵孟森说这样不好,容易掉坑里。他能联系到那头,问你要不要?”

“那当然要。谢了淼淼。”

“小事,我发微信给你。”

梁野合加了推过来的微信,人秒过。她也不好大晚上打扰人家,打算第二天再谈。谁想那头先发了个你好。她忙回了过去,简单阐述了一下来意。

“是这样,我们这边是有几个公益组织,但宠物的就一个,也不一定有您想要的人。”

“没关系。有一个也好过没有了。”

对面就给她发了个邮箱。她道了谢就退出微信,编辑了一封邮件,设置了定时发送,就关灯睡了。

效率挺高,梁野合第二天起来就已经收到回件了。但回件句句暗话,她这个从公益组织招人的想法太极端,没犯法,但也不太合法。

她现在真的有点黔驴技穷了。不想找家里,朋友也找了,还是没能解决。她打开招聘软件看了看,她发的招聘信息石沉大海似的。

这几天梁野合没出门,就躺在床上吃的三餐,想着对策。国人对死亡这个话题还是太忌讳了,没多少能正视死亡,跟生命来个告别。何况这样能正视死亡的人还要喜欢宠物,难上加难。

也不是没有应聘者,大多数不到一个星期都不干了,觉得太压抑了。顾客流泪,崩溃,情绪一泻而出,时间长了,难免影响自身。

她越发觉得要珍惜公司里的人了。她给企划部去了消息,除了加强宣传她是真想不到别的办法了。

等到梁野合脚没事了,她也上班去了。人手不足,只能她来凑。

梁野合上班倒是让里头活起来了。她爱打趣人,分寸掌握得好,不会让人感觉被冒犯了。干宠物殡葬的,见的苦脸已经够多了,不见的时候总该笑笑吧。

孙茜跟她不一样,没什么话,戴个眼镜,更死板了。她给梁野合倒了杯水,递了份资料。

“大单,狗还病着,想我们这边接手,直到它离开。我们再帮它葬了。”

梁野合翻了翻,德牧,12岁,关节炎,已经没什么兴致了,性格温和。地址在郊外,还可以包吃住,也是,不是富家哪里提得出这种条件。

“为什么他们自己不养了?”

“不知道,说我们比较专业,能让它最后走的不那么痛苦。不过别墅里还是有人的,可能主人偶尔过去看看。”

梁野合没接话,犹豫了一下,“谁想去吗?这往多了算一两个月,往少了算一个星期。”

“合适的只有我,小平,你。”

“你个老狐狸,你一个人能当三个人用,我会让你去?小平还要上学,来回跑我是不是太不人道了?这么算下来,不就是我去了?”

“是这意思。”

梁野合盖了资料夹,“接就接吧,我最近闲着。”

梁野合联系完就给孔韫清发了条微信,让她帮忙养一阵子豹子,她要出差。孔韫清答应了,直接住进了她家。梁野合就一个要求,别带男人去她家。孔韫清隔着网线无语,不带就不带呗,她多馋男人似的。

梁野合回家简单收拾了下行李,翻了翻豹子多肚皮,出门了。她还是想找个酒店住。

一路开向郊区,地图看了看,找了离那最近的酒店住下了,第二天再过去。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