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流言蜚语

作者:张芮涵 更新:2023-01-10 09:54:37

在向彦伦进办公室之前,他的名字已经被提及了不下二十次。但一见到他本人,那几个嚼舌根的长舌妇倒是赶紧闭上嘴巴,假装刚刚只是在谈论服装品牌的当季新品。

向彦伦没注意,径直走进办公室,面对着桌子上一打需要他处理的合同就犯愁。

隔着窗见他疲惫之色,两个女同事又兴奋的小声八卦。

“你看你看,向总一大早就又是身体被掏空的表情。”

“嘘,小点声。她们说的该不会是真的吧,要知道向总以前可是不知疲惫的永动机,加班到几点,第二天都会神采奕奕的。”

“那还能有假,霏霏说她昨天上午去帮老大买咖啡,亲眼见到向总怀抱美女进的酒店。就是复兴路那家希尔顿。”

“这么急不可耐啊,上班时间诶。”

“你懂什么,晚上他老婆能让他夜不归宿吗,还不是得趁工作时间开小差。”

“唉……女人呐个个都盼着老公高升,可是怎么样,升上去之后稳坐钓鱼台的可不一定是自己喽。别太相信男人,之前我还以为他是二十四孝好老公呢。”

外面女同事的茶话会讨论着“悔教夫婿觅封侯”的话题,里面的当事人向彦伦忙得四脚朝天看邮件,电话打到飞起。

“明飞,华信标书给财务再核算一下,如果再降三个点能不能保证利润点。对了,还有……稍等,切下电话。”向彦伦捏着太阳穴,接通了庄总来电,“庄总,对,已经在搞了。清凡公司的报价没想到会这么低,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当当当。

周明飞站在门外听着里面没有动静才敲了三下,向彦伦头都没抬,喊了声,“请进”。

一见是周明飞,向彦伦赶紧就讨论起标书的事。可周明飞却欲言又止,在向彦伦紧锣密鼓的核算报价时,露出超然物外的表情。

向彦伦说得口干舌燥,结果一抬头却看见周明飞满眼的为难。

“明飞,你也觉得这样不行是吗?”

周明飞面露难色,顺着话终于开口,“真不行,万一付苏知道了,以她的脾气……”

“付苏?”向彦伦在讨论标书的时候猛地听见自己老婆的名字,惊讶的高低眉之间能做背越式跳高,“她知道什么?哦哦哦,你说利润点降低会影响我奖金是吗?没事,她没那么小气。”

“不是,我是说……”

“其他的咱们先别想那么多,先把华信这单拿下,都火烧眉毛了。”

周明飞知道现在不是说八卦的时候,可晚上到了杭州的酒店,他竟无意间瞄到一个女人的身影在向彦伦的房间门口一闪而过。

他锤了锤自己的胸口感觉喘不过气起来,埋怨着向彦伦都什么时候了,居然把人都带来杭州,真是色令智昏。

平日里他经常跟向彦伦打趣,开一些带荤腥的小玩笑,可那些都是嘴上过过瘾。他没想到向彦伦竟然来真的!

他捏着手机的手指微微泛着白,有那么几秒钟他真想告诉自己的老同学付苏得把老公看紧点。可理智还是让他别冲动,横竖等投完标之后先做做向彦伦工作再说。

而周明飞不知道,向彦伦房间里的不速之客正是明媒正娶的老婆付苏。

付苏正给忙于复审标书的向彦伦喂三文鱼刺身。

向彦伦无意识的张嘴,嚼了两口才发现是三文鱼,皱着眉问道,“现在已经流行拿三文鱼当小零食了吗?”

付苏煞有介事的说,“我们小区楼下的谢姨上次告诉我说三文鱼能提高jīng子活跃度,临时抱佛脚给你补补。”

“你也知道是临时抱佛脚?能来得及吗?”

“人体消化时间是三到六小时,”说着付苏看了眼表,“距离晚上十一点作业,还能赶上末班车。”

向彦伦看看这通宵加班量的标书,无精打采的问,“精尽而亡的时间大概需要几小时?”

此时门口传来女同事龙霏霏的声音,“向总,您的晚餐买好了。”

向彦伦跟付苏使了个眼色,让她往里面站一站别暴露,就开门去接外卖。

可今天的龙霏霏总探头探脑像小报记者,向彦伦见她没有要走的意思,问她,“还有别的事?”

“没……没什么了,啊对了,向总您要的燕麦拿铁……”

龙霏霏正说着没头脑的话为了延长时间一探虚实,付苏倒是没辜负她,一个没站稳膝盖撞到茶几角发出“咚”的一声。

龙霏霏的眼睛瞬间就亮了,向彦伦担心付苏,赶忙就把门关上了。

走廊里,龙霏霏都没来得及回自己房间,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就迫使她在小群高调发声。

‘向总房间里真的有人!昨天希尔顿酒店的女人被他带来杭州了!’

消息一出一片哗然,为这璀璨的夜景又增添了一抹亮色,翠绿翠绿的。

第二天一早付苏带着千百万颗种子回京。

七个小时后向彦伦就丢了几千万的标。

等到向彦伦回公司复命,庄总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向彦伦一向受公司高层赏识,庄总都把他当成自己的接班人培养,对他从来客客气气的,没说过一句重话。

今天却对向彦伦严肃的说,“你最近的表现让我太失望了。”

丢标不是第一次,更何况错不在他,明明是对手公司不良竞争,他都已经竭尽所能抢救了。

但他没有说什么,不善辩解的他只舔了下嘴唇,虚心说“我下次会注意的。”

“下次?”庄总的骨节敲了敲办公桌,语重心长的说,“彦伦,你的私生活按理说我不该过问,但有些事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男人得有担当负责人,不能有点成绩就沾花惹草,你老婆我见过,不是挺好的吗?”

向彦伦这才知道庄总所指为何,可还不等他开口,庄总又拿出实打实的“证据”,“昨天你把人都带去杭州了?还有前天上午你出去也不是见客户!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搞婚外情,你这些破事要是被上面知道,就算丢标不是因为这,也难辞其咎。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向彦伦吃了一肚子哑巴亏,自己被误会成渣男百口莫辩,在家楼下坐在车里调整了好久才把情绪调动出来,进家门又是常态的笑容满面。

“回来了?”付苏听见门响招呼他,紧接着又说,“快来快来,看我买了什么。”

向彦伦接过付苏手里的“高级货”,配合着问,“这是什么?”

“可丽蓝电子笔。我告诉你这东西特别智能,测完之后不用自己判断,它上面会自动显示。笑脸闪动说明接近排卵日,笑脸固定就是正在或马上排卵。以后再也不用比对那些排卵试纸的颜色了,我眼睛都快看瞎了。”

向彦伦顺着付苏指的方向,看到说明书上的笑脸图案,自己心里的表情比哭都难看。

他真的累了,工作的压力已经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加上现在又莫须有的罪名让舆论满天飞,他知道自己已经成为公司同事茶余饭后的小甜品,供人消遣。

他拉过付苏的手,试探的问,“要不我们顺其自然吧,你看你为了备孕做了这么多功课,怪累的。”

付苏抽回自己的手,噘着嘴说,“我倒是不想操心,可我不管难道指望你辅导我吗?顺其自然三年了,我都已经超过最佳生育年龄了。”

“哪有什么最佳生育年龄,我看有好多人四十岁生二胎。而且我们身体都没问题,有可能精神压力大也不利于怀孕。”

付苏一听就火大,“所以现在怀不上是我的错是吗?因为我压力大,才没怀上?要不是你妈,不,咱妈催的紧,我能这样吗。哪次去你家吃饭,她不是旁敲侧击,就差把不孕不育的标签贴我脑门了。”

“我不是那意思,你看你别生气嘛。”

就在二人对备孕一事争论时,说曹操曹操到,向母王淑兰的电话打来,“苏苏啊,明天你们几点钟到?亲家这边是跟你们一起来吗?”

付苏清了清嗓子,夹着嗓子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快些,回答道,“明天我们早点过去帮忙招待招待宾客吧,大概十点半左右,您觉得合适吗?我爸妈他们自己过去。”

“可以,那我们都十点半到。”

婆媳二人客气几句,临挂电话付苏叮嘱她,“妈,明天别忘穿我给您买的红内衣,六十大寿又是本命年,穿点红的比较好。”

“知道了,还是你贴心,不像彦伦臭小子什么都想不起来。你也是,明天别穿高跟鞋了,也别往人堆里挤,万一怀了可别有什么闪失。”

挂了电话付苏半天没说话,把手机摔给向彦伦,径直回屋去睡觉。

向彦伦蹑手蹑脚的跟进门,轻轻捏了她后背一下,明知故问,“今晚不用努力了吗?”

付苏被他气笑了,拍走他的手,“不是每一次你想努力都有人给你机会的,下个月再见。呸呸呸,最好明年见。”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