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给自己祈福

作者:一口容团子 更新:2023-01-10 09:53:55

阮柒柒醒来的事,无疑给陆娇打了一记强心针。

母女二人抱着说了好些话,沉浸在女儿失而复得欢喜里的陆娇也没反应过来阮柒柒眼底清明,已无半点痴傻。

“阮家媳妇,我方便进来吗?”屋外传来村长的声音。

“是之前那位徐总兵,知晓你家的事情派了人过来的。”

阮柒柒推了推陆娇,陆娇这才擦了擦眼泪,忙喊道:“你们进来吧,柒柒刚醒,我不敢走开了。”

村长领着一个大夫还有一个少年入内。

陆娇一眼就看到那少年,是当时陪自己一起去寻阮柒柒的夜千珩。

“还没和你道谢,若不是你,我也不会那么快的找回我的柒柒。”陆娇说着,顿时眼泪婆娑。

“无妨。”他声音清冷,眸光微垂,“当初我来村子,也是您搭救我的。”

阮柒柒也跟着看过去,男人面容清瘦肤白,眉眼俊秀,一双琥珀色的双瞳尤为深邃好看。

只是唇白的厉害,身上也有一股药味。

阮柒柒眨了眨眼,突然透过其人,在他身上看到了一株花。

乌黑滴血。

脑中瞬间闪烁出了一个药方。

她突然意识到,那花是夜千珩身上种的毒,脑中闪烁的正是解毒的药方。

初为人,她并不通药理。

但许是自己是草木科的老祖宗,便有了这个特异功能。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阮柒柒决定报了这个恩情。

夜千珩感受到了阮柒柒的眸光,莫名的感觉尤为炙热。

“先前那赵总兵平倭寇有功,进宫领赏,而后便又派去北方提了官衔,做了都尉。”村长让大夫先给阮柒柒看下情况,随后拉过陆娇说明了来意。

“当时没能顾得上你们这里的事,最近回徐州探亲,知晓你家的事,特意派了人过来查看情况,说是看你们这几日有没有时间去城里见赵都尉一趟,事关救你相公毒的事情。”

陆娇面上惊喜,这是有转机了!

阮柒柒却眼底依旧忧心忡忡,不明白为何得他们去寻那劳什子都尉。

那份预知未来的记忆里,阮正南根本就没有撑到去见都尉的那一天,就死在了家中。

丧女之痛再加上丧夫之痛,陆娇无暇管都尉那的补偿,自己悬梁自尽。

那是不是,若父亲撑到了见都尉的那一天,一切才是真的有转机。

阮柒柒心事重重,双目也尤为有神,浑然不觉得给自己把脉查看的大夫。

“因祸得福,因祸得福啊!”赵大夫摸着胡子道,“阮家媳妇,你闺女不傻了,这先前说的郁结竟机缘巧合的解开了!”

陆娇不可置信,捧着阮柒柒的脸。

阮柒柒被陆娇炙热的目光吓到,忙回应了一句:“阿娘。”

陆娇眼眶涌出无数泪水,太好了,实在太好了!

她差点绝望了,但如今又一下子的,什么都好起来了。

阮柒柒拍着陆娇的肩膀,安抚着陆娇,转而对着村长道:“村长,正因为我不傻了,我才知道是谁害得我如此。”

“陆昊,他哄骗当时痴傻的我,将我以八两银子卖给了别人,还请村长大人为我主持公道。”

这话也一下子提醒了陆娇,擦着泪,点头道:“他们一家子狼心狗肺,他陆昊更是辱没了读书人的名声,我们村子里怎能有如此败类。”

村长眼神闪躲,轻咳一声,不自然道:“你们放心,这件事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暂且先养好身体。”

陆娇自是落着泪应下,阮柒柒则有些狐疑的看着村长。

证据确凿,当事人都指证了,为何这村长含糊其辞的,不应该直接拿下陆昊母子吗?

顿了顿,阮柒柒感觉有人在看自己。

抬眸看过去,是夜千珩,似乎欲言又止的模样。

但他还是没有开口,默默的和一行人出去了。

阮柒柒莫名感觉夜千珩要说的事情,正是和陆昊这桩事有关系的。

这是当着村长面不方便?

阮柒柒摸着下巴,决定晚些时候亲自去找他一趟。

陆昊害死原主,她绝对不可能轻易放过的。

屋内,安抚了陆娇好一会,陆娇才停下哭泣,打起精神去做饭给阮柒柒吃。

阮柒柒这才小心翼翼的下地,去查看阮正南的情况。

气息微弱,脉象更是乱的毫无章法,显然是中毒入髓了。

方才大夫查看的时候,也是轻叹了几口气,只是没有和陆娇明说罢了。

阮柒柒突然明白那些信徒经常拜自己的原因了,走投无路的时候,祈福当真是最好宽慰自己的良药。

自己虽是摇钱树,但也业务广泛,时常看待自己身上也挂着求健康的。

这别人能拜自己,这自己这么拜自己啊……

诶?怎么不可以?

阮柒柒灵光一闪,从屋子的柜子里翻出了一些笔墨,这些都是原主为了讨好陆昊买的笔墨纸砚,打算在陆昊生辰的时候赠予他。

嚯,当真灵验二十一世纪的那句话。

给男人花钱,倒霉一辈子。

如此好物,怎么能浪费给渣男!

应该…

阮柒柒提笔,撸开袖子,在白净的手臂上写上一行字。

“希望阮正南能挺过鬼门关!”

她也是试一试的心态,以前是在自己树干上挂祝愿,如今变成人,那自己身上写字,是不是等同于这个。

没想到手臂上的字闪了闪,紧跟着化为金光,随后消失在了手臂上。

阮柒柒想看看阮正南有没有灵验般的好起来,但身体突然发虚,昏昏沉沉的倒在了阮正南床边,睡了过去。

不曾想,床上的阮正南手指动了动,紧跟着睁开了眼。

自己这是…死了?

还是…

屋外,推门而进的陆娇,嘴里还碎碎念道:“柒柒,你想不想吃鸡腿,要不先吃点玉米棒子垫垫肚子,娘去杀鸡,还有一会。”

双目对视,在看到睁着眼看自己的阮正南那瞬间,手里的碗和玉米哐当摔在了地上。

这摔碗的一声让阮正南一个激灵,真切的意识到,自己这是活过来了!

“娇娇…”

“南郎!”

陆娇抹着泪扑过去,瞬间泣不成声。

夫妻二人哪怕日夜在一起,一人昏迷,便差点阴阳两隔,如今重新面对面,简直天大的幸事。

“太好了,真是佛祖保佑的日子,你醒了,我们的柒柒也回来了,柒柒也不傻了!”

“柒柒不傻了!”阮正南睁大眼不可思议,低头看过去,伏在自己身边的阮柒柒,眸光锁定在了柒柒脸上的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