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狂徒张凯

作者:清风石上 更新:2023-01-10 09:53:29

醉醺醺的张凯瞥了眼说话之人,眼前一亮,摇摇晃晃的上前,口花花道:“呦,这不是我未来丈母娘嘛,今天真好看,要不你跟应蝶一起嫁给我吧?反正你男人死的早,我把你们娘俩一起收了,嘿嘿嘿……”

说话间,张凯伸出手指,要摸兰芝的下巴。

兰芝见状慌乱后退,双手胡乱摆着说道:“张少爷,这使不得!你喝多了,快回去吧!”

“喝多?嘿嘿,就是喝了酒才有意思,老子今天就要洞房,你跟我一起!”

张凯邪笑着,上前一把抓住了兰芝的胳膊,带着兰芝便往别墅里面走。

兰芝脸色大变,连忙挣扎着就要从张凯手中逃脱,可是喝了酒的张凯力大无比,兰芝挣扎了几次都没有挣扎脱,反而被拖拽着走进了别墅。

张凯带着兰芝进了别墅以后,下人们看到张凯,都神色一变,连忙低着头躲着张凯走。

张凯看到这一幕,嘿嘿笑着,得意极了。

这应家果然没落不行了,他这么大摇大摆的闯进应家别墅,竟然没有人来阻拦。

回头看了眼手里抓着的兰芝,张凯舔了舔嘴唇,看样子今天这对母女俩能一起玩玩了!

“张凯,你个禽兽!快放开我!我可是蝶儿的母亲,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兰芝看着张凯的目光,心底不安起来,气愤的冲着张凯恼骂。

“臭娘们!”

张凯闻言皱眉,猛地一个耳光抽在兰芝脸上,在兰芝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恶狠狠说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应家巴不得赶走你们母女俩!”

“你们吃应家的,喝应家的,真以为应家愿意呐?”

“现在你们还有点作用,应该偷着乐!”

“伺候好老子,兴许我一个高兴,让你们母女俩都过上好日子了呢!”

张凯冷冷丢下几句,抓着兰芝上楼,直接闯进应蝶的房间。

一进门,看到一身红色嫁衣的应蝶,张凯的酒意醒了大半,眼睛直勾勾的放在应蝶身上舍不得离开。

“张凯?你怎么来了?”应蝶看着闯进来的张凯,愕然一惊。

“蝶儿,你今天太美了!”

张凯喃喃说着,就要上前抚摸应蝶。

“张凯,你要干嘛?!”

应蝶见状,瞬间大惊,连忙站了起来后退。

两个侍女看到这一场景,默契的对视了一眼,从张凯身边溜走,并且关上了房间门。

“嘿嘿,你说我要干嘛,你现在可是我的娘子了,我们当然是入洞房啊!”

张凯咧嘴邪笑,上上下下扫量应蝶,目光最终落在应蝶那饱满的胸脯上,咽了口唾液,摇摇晃晃迫不及待的向着应蝶摸去。

“乖,让老子尝尝你是什么滋味,我已经等不及了!”

猛地扑向应蝶,张凯一把抓住应蝶的手,就要往一旁的床上丢去。

“放开!你放开我!混蛋!你不得好死!”

应蝶大惊,花容失色,拍打着张凯的胳膊、肩膀,试图从张凯的束缚中逃脱出来。

可是张凯的力气实在太大了,应蝶的反抗苍白无力,直接被甩在了大床上。

“张凯,你个畜生,放开蝶儿!”

兰芝见状大急,恼火叫着,左右看了眼,一把抄起桌上的花瓶,向着张凯的脑袋砸去。

“老东西,给你脸了是吧?!”

张凯回头看到这一幕,顿时大怒,一把甩开花瓶,顺手抓着兰芝的胳膊,直接把兰芝也丢在床上。

看着床上躺着的母女花,张凯恶狠狠的说道:“给老子扮演什么贞洁烈女呢?跟老子在一起是你们母女俩几辈子修来的福分,给老子好好伺候着!”

话音落下,张凯直接扑向床上。

“不要!”应蝶和兰芝脸色苍白,眼里满是绝望。

应蝶想到即将要发生的可怕的一幕,心中出现死志,她宁愿死,也不可能让张凯得逞!

“成哥,我对不起你,蝶儿来找你了!”

眼里留下两行清泪,应蝶牙齿咬在舌头上,就要跟这个世界说再见。

“你敢!”

就在这时,窗口一道愤怒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一道身影直接踏碎窗框,踏进卧室,来到张凯跟前,将张凯提起。

“你是谁?找死啊!”

酒劲色心上来的张凯看着提起他的人,大恼开口。

而床上的应蝶和兰芝,听到破窗的动静,再看到床前出现的人,神色皆是晃动了一下。

其中,应蝶盯着出现的这人眼里闪过疑惑,紧接着眸子中瞬间迸发出了夺目的光泽。

“成哥!是你吗成哥?!”应蝶震惊、大喜。

这竟然是她朝思暮想的江成哥哥!!

“成哥?”

听着应蝶的激动声音,张凯再打量眼前的人,忽然一阵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经常揍他的那个男孩。

“江成?你是江成?!你不是死了吗?!”张凯大惊,他也认出了眼前的人是谁。

“张凯,你好大的胆子!”

江成冷哼,一把将张凯甩在地上,撞在墙上,看着鼻血狂喷的张凯,眸子中满是冷意。

“咳咳,江成,你找死不成?你敢动我?!”

张凯剧烈咳嗽几下,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紧接着一脸不可置信的指着江成。

他虽然不知道江成为什么没有死,可江成竟然敢动他,他可是江城二流家族张家当代家主的次子张凯啊!

“动你?我今天还要废了你!”

江成眼里冷意一闪,走向张凯。

一旁的应蝶见状,心底一惊,连忙上前抱住江成的胳膊,阻拦道:“不行!成哥,你不能动他!”

“嗯?难道你是自愿的?”

江成回头,看向眼前一身嫁衣面色光彩照人的应蝶,眉头微皱。

应蝶见状,顿时慌了神,连忙摆手解释道:“不是、不是,成哥,我不喜欢他!我是怕你打伤他,张家不会放过你。”

“应家现在……应家现在不如张家,爷爷也过世了,我怕到时候帮不了你……”说到这里,应蝶低下了头,眼神黯淡。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