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成了他的小跟班

作者:不吃胡萝卜的兔老大 更新:2023-01-09 09:31:48

她一惊,觉得这个姿势不妥:“回……家。”

谌洲勾唇:“你回不去了。”

“为什么?”她不解。

哪怕是进了一次局子,也不至于连家都没有了。

“上车。”

他将人拉进怀里,伸手打开车门,堵着她的路,示意她坐进去。

她无声挣扎两秒,比较了一下她和谌洲之间的差距,决定不吃眼前亏。

谌洲绕到驾驶室,坐进车里,拿来一个文件袋,放进她怀中:“看看。”

童雀迟疑地打开,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份合同。

甲方是谌洲,乙方是童高枝——她母亲。

她快速浏览合同内容,越往下看手抖得越厉害,最后抬起头,看他的眼睛里已经有泪花:“我妈妈把我……转手送人了?!”

她不敢相信,立刻拿出她那部不知道多少年前的按键手机打电话。

一连打了三个,都是未接。

她瘫在座位上,连哭都哭不出来。

这次,她母亲是真彻底地将她卖了?

事情如此突然,她有些哽咽。

她母亲玩的花,意外之下才怀了她,连她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她从很小的时候就跟着母亲一起去她那些主顾家里。她母亲伺候主顾,陪笑陪哭,她就帮忙做一些杂事,拿着比她人还高的扫帚打扫卫生,也能做的让人八九分满意。

她虽然天生聪明,但因为母亲反对,她一直在不停地辍学和补课中挣扎,勉强考上一个三本,读了一年,却因为“学术不端”被学校开除。

最可笑的就是那顶“学术不端”的帽子,不过是有人向校长举报她妈妈是个出去卖的,且她也意图“勾引”谌烨然。

可哪怕如此忍气吞声,也终于是被母亲用来换钱了。

她的价值到此,就了了。

谌洲看着她,伸手抽回合同,合上,扔到后座。

“知道这意味什么么?”

她点点头,咽下被逼到喉头的泪水:“就是做小工,我做过很多家。”

签合同去帮工,她再熟悉不过了。

谌洲看着她强装镇定,墨色的眸子动了动,掀唇。

“她签了这份合同,你就是我的人,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是在外面遇上什么事,第一个找我,明白吗?”

童雀胡乱地点点头。

“那合约上写着三年,三年之后我就不用干了,对吗?”她抬眼,做最后的挣扎。

“看表现。”他声音低低的。

童雀又点头:“我会好好表现的,谌先生。”

做过这么多家,从来没有谁不满意的,这点她有信心。

她不再说话,谌洲把车开出派出所,路上的行人来来往往,她看着和他们擦肩而过的车子,眼睛时而聚焦,时而失焦。

“成年了么?”他忽然开口。

她一愣,点头:“嗯。”

他顿了顿,又说:“忘了你和烨然是同天。”

她眨眼,不解他为何用“忘了”这个词,记忆中她似乎从没告诉过他自己的生日。

车在地下停车场停稳,谌洲带她下车。

两人进了商场,她紧跟着他取了购物车,抬头扯扯他袖口:“谌先生,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买东西。”他低头,看她一眼,将人带到生活区,“从今天开始住进我家,东西都买新的,要用的拿齐,我结账。”

她懵懵懂懂,想说自己的东西家里都有,但转念又记起她母亲已经不要她了,怎么会让她回家。

她搓了搓手,选了些生活必需品,示意谌洲可以结账。

谌洲低头看她,小姑娘好像还有些不好意思,占了便宜不好卖乖的模样,背在身后的手抠了抠。

他嗯了一声,余光瞥见一旁货架上的东西,伸手取下来几盒,扔到结算台上:“一起扫。”

童雀拿起其中一个小盒子,翻着看了看。

盒子上都是韩文,她像看天书,包装看上去像是口香糖,但最底下又有“外用”两个字。

谌洲看着她打量那个盒子,知道她看不懂,也不打算开口解释。

他不解释,她就开始勤学好问。

“这是干什么用的?”她看他,眼睛里写着“求知若渴”四个大字。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