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黎姜公主

作者:长岛冰橘 更新:2023-01-09 09:31:29

我是一名琴师。

在一场宫宴之上演奏了一曲“韶时”惹来了皇上青睐。

他将我纳入后宫,立为贵妃。

我发现宫中除了我以外的妃子都有些许相似,像极了前朝的一位公主。

我嘲讽地笑了笑。

看来,他还真是……用情至深呢。

1

我弹那首曲子时,皇上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站起身来叫停了乐曲,眼神直直地望向我。

视线交汇片刻,他朝着一旁的公公耳语几句之后,神色又重新恢复自然。

还不等宫宴结束,我便被带下去沐浴焚香。

侍奉我洗澡的人说我真好福气,一眼就被皇上看中,日后必定前途无量。

洗干净后我便被送去了太宸宫,皇上已经在等着了。

我站在他身后俯身行礼,皇上听到声音转身朝我走来,看我的眼神像是在透过我寻找些什么。

我懵懂地看着他,不解地眨了眨眼睛。

皇上轻轻抚过我胸前的一缕头发,低声道:“你弹琴……很好听。”

我低着头,羞涩道:“皇上喜欢就好。”

萧景承勾起我的下巴,眼神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地打量我的每一寸皮肤,恨不得给我看出个洞来。

许久后,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皇上的话,奴婢姓卫,名叫扶音。”

皇上轻笑一声,眼里却有些落寞,“是个好名字。”

话音一落,他便迫不及待吻了上来。

皇上将我打横抱起,稳稳地放在床榻上,意乱情迷之间,他让我叫他的名字。

我轻声开口,“萧景承……”

他吻地更狠了些,仿佛要把我揉进骨子里。

最后他说:“扶音,我封你做贵妃好不好?”

“我喜欢听你说话。”

“喜欢听你喊我的名字。”

“你再喊一次。”

我咬着唇,压抑住心底的恶心,轻唤出声,“萧……景承。”

他激动地回应我,竟红了眼眶。

我抬手为他抚泪。

这是什么?

2

因着萧景承未立皇后,如今宫里位分最大的便是我。

今日阖宫嫔妃前来请安。

我忽然发现一个问题。

除了我以外,其余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相似。

至于像谁?

我在他的御书房里发现了答案,他的书案下放着一副画儿,画儿上之人是前朝的一位公主。

名为黎姜。

他丝毫不顾及我在,堂而皇之地拿出画儿来缅怀这位已经故去的公主殿下。

他说我声音有些像她,琴音更像她。

萧景承的眼中有怀念,有悲痛,还有心疼……

萧景承在午夜梦回时喊过许多次“黎姜”这个名字,他从梦中惊醒,发现身边的人是我又松了口气。

我曾听说那位公主死在大火里。

听说尸体被大火烧的面目全非。

萧景承揉了揉眉心,把我揽在怀里,轻轻吻着我的颈侧,声音温柔。

他说:“扶音,弹个曲子给我听吧。”

我乖巧应下,来到他特意请人专门为我做的古琴前弹奏起来。

萧景承对我极为特殊。

自我入宫后,萧景承再未踏足过任何妃嫔的寝殿。

他夜里常常失眠,唯有我的琴音可以让他安稳入睡。

萧景承看着我,眼神十分痴迷。

仿佛我便是他相恋已久的爱人似的。

他不让我向他行礼,不让我唤他皇上,也从不对我用“朕”这个称呼。

除了皇后之位,他什么都给我了。

一时之间,我成了宫里的独一份儿。

妃嫔们多有不满,不乏有几个胆子大来找茬的。

淑妃娘娘在我之前最是受宠。

她那一双眸子像极了黎姜公主,最得萧景承喜爱。

现在突然冒出个我来,她自是不干。

今日她来寻我时我正在下棋,棋盘上的白子被黑子所包围,看似形势不好,可我心里清楚只差一个突破口,白子便能从中突围。

我不曾看淑妃,她气冲冲走过来掀翻了棋盘,黑白棋子洒落一地。

我抬眸看向她。

她也不甘示弱地看着我。

对视许久,我轻笑出声,不过是一个替身,竟如此大胆,还真是蠢。

淑妃见我神情轻蔑,更是气急,“你一个乐妓出身的贱人,怎配在我之上耀武扬威!”

我站起身,“我便是耀武扬威,你又能把我怎样?”

淑妃气急,冲进我的寝殿找到那台古琴给砸了个稀烂。

她得意道:“你以为皇上是真的爱你,宠你?”

“我告诉你吧,你只不过是琴弹得好让皇上想起了黎姜公主而已!”

前朝黎姜公主,极擅抚琴,曾以一曲“韶时”名动天下,惹人争相模仿。

可没人像她,没人能弹出那般琴声。

我觉得更可笑了,原来淑妃自己清楚自己是谁的替身啊。

不等我开口说话,萧景承便来了。

他看着被砸成两半的古琴大发雷霆,直接处置了淑妃,把她关入冷宫,其父母也被贬为平民。

萧景承过来哄我。

我表面丝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声音里却尽是醋意,“我才没生气。”

“她曾是你的宠妃,如今过来为难我也是人之常情,你也太冷情了些,怎么就这么处置了她?”

萧景承看着我微微有些出神。

直到我再次出声唤他,他才反应过来,将我拥入怀中,喃喃道:“冷情吗?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我静静地靠在他怀中,心里十分清楚,我刚才的神情语气,都与黎姜公主无异。

而我,就是要让他想起黎姜。

想起过去。

让他对我着迷无法自拔,然后再将他狠狠踩入地狱。

这才可解我的心头之恨!

3

从入宫开始便是我的计谋。

这是我复仇计划的第一步。

我之所以能成功地进入皇宫,那还要感谢卫桀。

他是鲁国公的次子。

也算是帮过我几次。

那时的我无处可去,食不果腹,是他收留了我。

记得那日卫桀骑马过长街,玄衣墨发,意气风发地好看极了。

只不过就此一眼,我就知道日后怕是要对不住他了。

我们的相遇虽是偶然。

但之后的相处确是我刻意而为。

我故意接近他,引诱他,然后……给他下蛊,让他成为了那枚白子的突破口。

是我利用他去了宫宴。

那日我被萧景承留下时,卫桀本要出声替我说话,我却轻轻向他摇了摇头。

他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可置信,看着我被人带走的时候,像只被主人抛弃了的小狗儿。

这日一早,我去了下朝的必经之地。

卫桀年轻又一身红色官府,打眼望去十分显眼。

我躲在暗处,待他走近便用力一拉并踮起脚尖捂住了他的嘴巴。

卫桀愣愣地看着我,眼神逐渐委屈。

他好像连胡子也没刮,摸着有点扎手。

还不等我松开他,他便伸手一捞把我紧紧拥入怀里,轻声道:“你骗我。”

是,我骗他。

骗他希望自己的琴艺能被人称赞,能如黎姜公主那般名扬天下。

可我骗他的又岂止这一点。

我心中有些愧疚,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声音软了不少,“对不起。”

我声音里故意染上几分哽咽,“你还记得我从前与你说过的话吗?”

“我父母被人狠心杀害……”说着,我适当地流出两行清泪。

“杀你父母的凶手是皇上?”

我轻轻点了点头。

卫桀皱起眉头,“可皇上为何要杀你父母?”

我沉默了一会儿,擦了擦脸上的泪痕,低声道:“因为我是前朝公主--黎姜。”

卫桀怔住了,“怎么可能?我明明见过她……”

没等他说完,我抬起手放置耳边,然后撕下了那张人皮面具。

卫桀十分震惊,他盯着我看了许久,随即而来的便是气愤。

他握着我的肩膀问我,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在骗他。

是不是接近他就是为了报仇。

是不是从来没有爱过他。

我抬头看着他,“我若是不爱你便不会相信你,若不会相信你便不会把真正面目暴露在你眼前。”

卫桀没说话,他伸手擦了擦我脸颊的泪水,轻轻抱住了我。

4

我叫黎姜,是个亡国公主。

大婚那日我的驸马谋反了。

他本是邻国送来的质子,大婚当日敌军入境,我这才知道,原来从一开始便是他的计谋。

萧景承是在十二岁那年送到大周做质子的。

他与我朝夕相处了八年,我便被他温润守礼的外表骗了八年。

国破那天,他一改往日温柔,下令诛杀所有前朝王室之人,唯独只留了个我。

我永远也忘不掉那日,萧景承手起刀落斩下父皇的头颅。

天边残阳如血,染红了半个皇宫,我身上还穿着喜服,那鲜红的颜色与我亲人的血液融合,余温都还未曾散去。

萧景承竟还有脸问我想不想做皇后。

他说:“若是你想,便依旧能身份尊贵。”

满腔恨意几乎要把我吞噬,我顾不得往日的体面,扑上去恨不得扒他的皮,抽他的骨,再把他的灵魂镇于地下让他永生永世不得投胎!

萧景承身边的一位将军紧紧抓住我,让我没法儿靠近他半分。

哦,对了,那位将军便是卫桀。

萧景承下令将我关了起来。

当天晚上我便一把火烧了寝宫,漫天大火延绵不绝,我听到萧景承在喊我的名字。

我在心里默念,没关系,我们会再见的。

他加注在我身上的痛苦,我都会一一还给他。

我贴身婢女留在了那里换我假死逃了出来。

为了不被别人发现,我整日不能以真面目示人,只能戴上人皮面具。

因为我的生母是异族人,所以我会这些东西。

我十分庆幸从前跟母妃学了这些。

她曾告诉过我,身为女人,能自保的手段少之又少,所以更要物尽其用,自己擅长的每一样东西,都要成为能够帮助自己的利器。

于是,我整日带着人皮面具,以假的面目示人。

后来便遇到了卫桀,被他收留养在了外面。

再后来便是利用他,重新回到萧景承身边。

我不能跟卫桀待太久,跟他分开之后我便去御膳房取了提前让人备好的藕粉桂花糖糕,提着食盒去了勤政殿。

萧景承坐在上方,神色专注地翻阅着手中的奏疏。

他没发现我过来了。

我站在门口,静静地注视着上方的龙椅,这里从前坐的是我的父皇,现在坐的是萧景承。

这龙椅之下是我的父皇、兄姊,以及前朝千千万万子民的骨血。

怎能不恨?

“扶音?”

萧景承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

我笑着朝他走去,把手中的食盒放到桌上,然后拿出了那盘糖糕放到他跟前。

“累了吧?吃点东西解解乏。”

说着,握夹起一块糖糕送到他嘴边。

萧景承笑了笑,伸手微微一扯将我揽入怀中,然后握着我的手吃掉我夹给他的糖糕。

平日里侍奉萧景承的公公跟我说,他从前再怎么宠爱淑妃也不会允许她来勤政殿中,更是讨厌别人在他处理政务时打扰到他。

听闻有一次淑妃自作聪明劝他歇歇,结果萧景承大发雷霆,把淑妃给吓哭了。

公公谄媚地看着我,说我

ì后必定繁花似锦,荣宠无极。

我低头一笑,“那便承公公吉言了。”

但就算没有萧景承,我

ì后也一样会繁花似锦,享无上尊容。

5

萧景承如今登基才一年多,根基尚且不稳,那些大臣给他施加压力,让他早日立后,生下嫡子。

他不愿意,或许是他还记得那可笑的誓言。

他曾说过要娶我为妻。

萧景承压力大,便来我这里寻求安慰。

他问我,“斯人已逝,约定还做不做数?若是毁约,她可会怨我?”

我回他,“既然逝者已矣,活着的人更要过好当下,人都不在了守着约定也没什么意思。”

我很想说,她要怨你,也绝不是因为你的毁约。

就算不毁,她也永远不会原谅你。

我淡淡地看着他,萧景承伸手抱住我的腰,将脸贴在我身前。

“那你跟我说说话。”

“说什么?”

“说你不会怨我。”

我酝酿许久还是说不出口,于是淡淡道:“我不是她,没法儿代表她说出这句话。”

“你何必自欺欺人?”

萧景承闻言松开我站了起来,他看我的眼神冷了几分,我与他对视良久,他没有说话大步走出殿外。

我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又想起了过去。

还记得初见萧景承时他瘦弱不堪,不爱说话,总是一个人安安静静待在角落。

好像你若是冲他笑笑,他便会受宠若惊。

他比我大了四岁,与他初见那年我才八岁,最喜欢好看的人,萧景承虽十分瘦弱,却像棵小白杨似的挺拔。

他说起话来温温柔柔,很是招人喜爱。

那时他常穿白色,或者是被洗的有些发青的衣袍,我常常想,他穿红色该是什么样子。

灭国那日见到了,确实是好看的很。

只是那日的血腥味让我记忆尤深,以至于后来我再也见不得红色,仿佛看到红色便能闻到一股血腥的味道,让我觉得害怕。

萧景承一连几日没有来我这里,我突然有些后悔,不取得他的信任,我怎么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那日我该忍一忍的。

刚后悔完,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参见皇上。”

目录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