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5话 不可以哦

作者:zeenunew 更新:2023-01-06 11:13:18

宰希先进门,随手指了指门口的鞋柜,拿出手机:“我要打个电话,您随意坐下就好。啊,还有,现在可以把那个脱掉了。”

裕树环视整个客厅,闻言愣了一下:“什么?脱掉吗?”

宰希:“不然呢?你要用这副模样在别人家里吗?没关系的,脱掉就是了。”

裕树还是有点踌躇:“但是……我……”

裕树话还没说完,宰希已经走到阳台,随手关上通往阳台的玻璃门,打了个电话。

宰希:“是我。”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宰希的语气有点急,“你什么时候见过我跟你开玩笑?都说了他只靠吃那个果实过活了。是啊!要我说几遍?因为没办法带去救助设施,就带回家里了。你亲自看看,找个解决办法。今天立马带过去可以吗?”

宰希听到了什么,突然叹了口气,“哈……好吧我知道了,你把明天早上的时间空出来,到时候我带他过去。”

不知道这个决定是不是太傻了。

那什么,毕竟也是珍贵的特例,研究所应该会接收的吧。

宰希心里不是很确定,他来到客厅:“徐裕树先生,您明天……”

话还没说完,宰希当即怔住,“您在干什么?”

此时,穿着武装服的裕树先生被身后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一把用力甩上冰箱门。

宰希见状调侃道:“冰箱门不会弄坏了吧?您……”

裕树慌慌张张地鞠躬,腰深深弯下去:“抱,抱歉!”

宰希挠了挠后脑勺:“我也没有要追究……”

裕树急忙解释:“不,不是的!翻别人的冰箱是不好的!很没礼貌!”

宰希不想再纠缠这个话题:“不会不会,那个就算了。我说了您可以把那衣服脱了的。”

裕树:“但……但是……我不是说不相信您。不是,要问我相不相信也很难回答。说是免疫体质,但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免疫。”

宰希:“您,总听到别人说您闷的话吧?”

裕树:“没错……您怎么知道的?”

宰希心想:哈……还能是怎么知道的。

就这认识的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宰希就窥见了裕树的部分性格。

宰希:“虽然用说的您可能不相信,但是我就算眼睛进土,也丝毫不会有动您的想法。但是因为您有经历过一些事,就算不相信我也能理解。呐,拿着这把刀。”

说着,宰希给裕树递了把冰冷尖锐的水果刀,刀尖在阳光下泛着冷锐的寒光。

裕树直接傻了:“这个又是为什么?”

宰希:“我万一要是冲向您的话,您就用那个扎我的大腿。就算是因为植物而失去理智的人,如果感受到那种程度的疼痛感,也会恢复理智的。”

裕树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他气息有些微弱:“我脱……就当是被骗了。”

宰希看了他一眼:“您说什么?”

裕树:“啊,没……没什么。”

武装服不太好脱,裕树花了几分钟的时间,脱下时,他脸颊有点红,身上也闷出了不少的汗,发丝有些微的潮。

这是正常的,那么热的天,武装服比普通衣服厚重许多。

宰希:“还有,请到书房来一下,有些事情想要问您。”

裕树:“好的。”

书房是简单的布置,阳光透过宽大的玻璃照进来,蒙上一层光辉,暖洋洋的,自然温馨。

他们在小茶几旁的懒人沙发上相对坐下。

宰希拿出一张文件夹,一手拿黑色签字笔,像模像样地说道:“名字是许裕树,年龄呢?”

裕树坐姿很端正,双腿并拢,手一起放在膝盖上,比幼儿园的小孩子都乖巧:“30周岁。怎么了?”

宰希看了他一眼:“没什么。”

只是看上去很年轻,感觉刚成年一样。

“职业呢?”

裕树:“童话书作者。虽然最近有一段时间没有工作……”

说着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黑色签字笔笔尾在下巴上敲了敲,宰希若有所思:“您说您是已婚对吧。离婚了吗?法律上。”

裕树摇头,双手抓紧膝盖上的布料:“没有,只是离家了。”

宰希:“妻子呢,会回来的吧?”

好像一只被遗弃的小奶狗的裕树瞬间精神一震,眼睛发光:“真的吗?”

虽然很残忍,但是宰希不得不戳破他的幻象:“只是客套的话。”

裕树难掩失落:“啊……”

宰希不太想他继续灰心丧气,自然地转移话题:“那棵树是一定要去除的,您的房子估计是保不住了,国家会100%赔偿。然后有关你身体的特殊状况,救赎设施的研究员们会找出解决办法的。到时候您就能回归正常的生活吧。所有东西都回归原位的话,您的妻子不就没有不回来的理由了吗?”

宰希一通分析下来,有理有据,十分有说服力。

裕树没有之前那么丧了,他时不时点头附和宰希的话:“是……是的,一定会回来的。”

宰希调侃:“看来您和妻子的关系还不错呢。”

裕树侧头,看得出来他在思索:“应该说是相互依靠,我的妻子没有我的话连饭都不吃。”

宰希:“是吗?”

如果这是真的,那样的女人却丢下连门都不能出的男人独自离开……

他们两的关系真的像裕树先生说的那样吗?

裕树完全不清楚宰希的想法,他摸了摸肚子:“这么快就饿了呢……所以,晚饭……”

他有些不好意思,明明不久前才吃了,结果那么快又饿了。

说到晚饭,宰希忽然想起:“啊,有件事没有告诉您,到明早为止您都要禁食,不可以偷偷吃东西哦。”

裕树眼睛瞪得的和猫咪一样圆:“什么?!”

宰希有些好笑:“为什么一副被判了死刑的表情?就只是饿到明天早上而已,所以请您忍忍。”

裕树却觉得很难受,不停地叹气:“啊……哈……”

宰希不解:“几个月都靠吃那种可怕的果实挺过来了,现在就只是饿一顿晚饭而已,这样都做不到吗?”

裕树委屈地噘着嘴:“吃那个根本感受不到饱腹感。我纯粹是因为不想饿死所以才吃的。再加上刚刚吃了饭之后,好像感觉更饿了。我为什么会这样呢?平时明明不会这样的。真是……如果吃了半个果实的话,那一整天还是能熬过去的。”

宰希听到他的话,摸下巴思索:是长期摄取外星果实的副作用吗?

裕树恍然发觉自己自说自话,连忙道歉:“啊,对不起,我又不是把吃的寄存在您这里了,是我失礼了。”

宰希摆手:“这个话题就到此结束,我会给您换洗的衣服,跟我来。”

裕树:“是。”

裕树跟着宰希一起来到一间房间,应该是宰希的卧室。

整体是米黄色暖色调的布置,床单却是深蓝色的,沉稳大气。

宰希打开衣柜,扫了眼裕树的身形,左右翻找:“呐,先换衬衣吧。虽然可能会有点大。裤子的话。”

裕树有点瘦,一双腿又长又直,但是他比宰希矮一个头。

“好像没有合适的,虽然是睡裤,先穿上吧。因为不得已今天得睡在这里。”

裕树感觉自己已经很麻烦宰希了,完全不敢提其他任何意见,生怕给他增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啊,我在哪里都能睡的,就放在那边吧。”

宰希按他指的地方把衣服放好。

目光轻微打量一下。

可能是这几个月,裕树都没有好好吃饭的原因,他的身子真的太瘦了,不仅脸上,身上也没几两肉,看着就让人心疼,明天不论什么都得喂他多吃点了。

汗水干了以后,身上粘粘巴巴,裕树小心翼翼地提出:“那个,我能洗澡吗?”

宰希目光充满歉意:“很抱歉,您也不可以洗澡。”

裕树懵了:“什么?为什么?”

宰希没有解释太多,他只说:“因为明天要去一个地方,有要求最好是不要洗澡。”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