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话 身体卡在窗户上

作者:zeenunew 更新:2023-01-06 11:13:18

夏日风吹,树叶窸窣作响。

这事儿发生的有点诡异,就在不久前的某一天,裕树的房子被一棵不明植物给顶破了天花板,房子变得摇摇欲坠,乍一看看上去特别像做了好几十年那种没人住的荒废的老楼。

裕树一脸懵逼的过了几天,发现这树不太老实,就比如现在。

树叶哗啦啦听起来声音感觉还挺好听的,谁能想到树枝竟然在他的胸口和腰腹下的位置摇晃动作呢。

裕树一把扯开树枝,心说: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果然,还是报警吧!

他一个电话直接打了过去。

消防所:“您好。这里是消防所。请问有什么事吗?”

裕树不知应该怎么说:“啊,那,那个。我的房子就要倒塌了。”

消防所很疑惑:“什么?您说您的房子正在倒塌?”

裕树一边整理房子里乱糟糟的东西,一边说道:“是的。因为有一颗种在家里的树,突然长得很大。”

消防所沉默了一会儿:“树的种类是什么呢?”

裕树:“啊,种类……这个我不太知道。”

他细细分辨了一下叶子,“哦,香瓜,是香瓜树。”

消防所:“香瓜……树吗?”

裕树:“是的。”

消防所迟疑道:“先生……香瓜不长在树上。”

裕树震惊了:“什么?但是……”

裕树说着拿起一旁切好的香瓜咬了一口,沁甜多汁。

我吃得好好的呢……

但是目前这情况确实有点超出认知,一般也没有树会忽然长那么大的。

裕树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最后说道:“总之,请帮忙除掉这棵树吧,因为它总是在长,一直在毁坏房子。”

消防所:“好的,知道了,我们这边会接收的。”

裕树笑着说道:“好的,拜托了。”

消防警笛的声音由远处呼啸着到了楼下。

宰希下车,他穿着一身制服,腰细腿长,长的也比常人更加英俊,头顶太阳,他环视一圈,对同事说道:“看看这家围墙的高度,真是给人一种我正在做坏事的感觉,大家带好装备。啊,然后,这是通过119接收的?”

耳机了传来队员的声音:“是的。奇特的是,是本人自己报的警。”

宰希愣了一下:“不是邻居?”

“是的,说是树长得太大了,搞坏了房子。”

宰希看了眼眼前的房子,心里不是很相信:“搞坏房子?先进去看看吧。”

队员:“是。”

宰希来到门前,按了门铃。

裕树几步赶紧跑到门边,声音清澈:“您好?请问您是哪位?”

队员代替回答:“请问您有收到消防所的联系吗?我们是A.E.A公司的。”

裕树想起来了:“啊,是代替消防所来帮忙解决树的……请稍等!”

门缓缓打开。

宰希:“进去了。”

宰希一边走一边心里不屑一顾:因为树长得太大在搞坏房子所以自我举报?哼,这话一听就不像样,大概是嗑药……

一番嘲讽的腹诽被眼前震撼的一幕堵住,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棵树的许多树枝树叶都从房子里的门窗横插出来,就好像一棵树上长了个房子,场面非常震撼。

几个队员感觉三观都震撼了,忍不住开始说话。

“哇,天呐,这都是什么啊?”

“哦……这有点严重呢。树都快和房子一样大了,都从门和窗户长出来了,这能住人吗?”

“哈……树好像是要吃了房子一样。”

“就是说,这到底是什么树啊?”

这他也想知道。

宰希看了他们一眼:“走吧,别再废话了,好好检查装备。”

几个队员一起回答:“是。”

来到内宅,宰希敲了敲门。

宰希:“有人在吗?”

门里传来裕树的喊声:“稍等一下!玄关门被堵了。”

宰希用力握紧手里的工具箱,脑门上冒出许多问号。

玄关门被堵了?那……那我们要怎么进去啊?

斜侧边的窗户一条白色手臂在太阳底下招摇地晃了晃,“这里这里。如果块头不是很大的话可以从这个窗户进来的……”

裕树说着说着,语气都弱了下去,显然也对自己给别人添麻烦了感到非常不好意思。

窗户?

宰希刚想着,要过去看一下情况,忽然里面传来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

宰希:“怎么了?”

裕树很不好意思,大半个身子趴在窗户边,语气非常低落:“卡住了……”

“哈……真的是,”宰希都感到无语了,他转头招呼队员,“拿装备过来把门卸下来。”

队员们:“是!”

队员们都在那里卸门,宰希晃到窗户边,和这个房子男主人聊天:“您这是想干嘛?”

裕树表情浮现几分尴尬:“昨天这里还挺宽的……树这么快就长大了呢,能拉我一把吗?”

裕树正等到眼前这个男人伸手相助,结果等来男人拿出一个眼熟的,经常在电视上看到银色手铐。

因为震惊,裕树直接喊了出来,“这是什么?”

宰希:“手铐呗。”

“先生,在家里种这种东西是非法的知道吧?”

裕树愣愣的:“非法?”

那头队员大声喊道:“组长,门开了!”

宰希:“我这就过去。”

裕树扭头冲他背影喊道:“啊,稍等!”

打开门,一行人从外面走进去。

外面看不出来,没想到里面更严重,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到处都是粗壮的树干树枝,树叶茂盛,这简直是超乎想象。

宰希:“好了,首先采取样本,我得和房主谈谈。”

其中一个队员指了一下:“是。他好像在厨房那边。”

宰希往他指的方向走,越往房子里面走,越像是在走进树里,乱长的树枝让人无法落脚,在首尔市中的住宅里,是怎么养的这种东西的?

来到地方,就看到房主翘着屁股卡在窗户上。

裕树听到脚步声:“那,那个!请……帮我一下,身子出不来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