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二章 我叫顾一铭,你愿意跟我走吗?

作者:花花 更新:2023-01-05 09:17:09

月明星稀,万籁俱寂。

傅砚忙到晚上九点才回家,他从田野间一个人慢慢地走了回来。

快到家的时候,忽然有人从后面叫了他一声。

他默然回过头去,看见一个清秀的身影正从丹桂树下闪出来。

他微微睁亮了眼,面前的他是之前在稻田里开车经过的那个男人。

他之前是坐在车里,如今面对面站着,他才发现他身材挺拔,气宇不凡。

“我叫顾一铭,从嘉南来,我是你的亲哥哥。”

傅砚抿紧了唇,再次认真地打量他。

顾这个姓氏对于他并不陌生,甚至他的面孔也和记忆中的那个小男孩重叠在一处了。

顾一铭向前走了几步,慢慢地抬起头来,直视着他的眼睛。

“傅砚,你愿意跟我走吗?”

傅砚无法否认,顾一铭的话于他而言,仿佛带有某种魔力,无论何时何地,都能令他深陷其中。

哪怕,是后来的那些日子。

那一刻,顾一铭知道为什么他会对田间的那个少年有莫名的熟悉感了。

因为,他就是傅砚,他的亲弟弟。

他果然很高,一七八的顾一铭穿着几乎无跟的皮鞋才到他的耳朵。

他的腿和脚已经冲洗干净了,甚至是刚才沾了泥浆的裤脚都被简单刷过一道。

浓黑的剑眉微微蹙起,薄薄的嘴唇紧抿成一条线,幽深的眼眸紧紧盯住面前的顾一铭。

安静的村庄隐隐传来虫鸣犬吠之声,黑夜中的丹桂树下,月色如水倾泻在顾一铭的身上。

他皮肤很白,近了看竟似会发光般,亮得耀目。黑色的短发干净利落,碎发刘海微微挡住额头,随意而自然。

他的嘴唇比一般人的略微饱满,上唇翘起的弧度有些诱人。眼睛又大又亮,瞳色很浅,有点混血的感觉。

这个人,就是他的亲哥哥吗?

傅砚感觉到自己血管里的血液在奔腾,他全身经不住地微微颤抖起来。

他只能重重地握紧手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着月色下精灵般的男子。

寂静的夜晚,他们离得很近,四目相对,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微微急促,都有些紧张。

他曾经梦想过有这样的一日,也曾经被现实将这样的梦想给完全击碎。

可是他没想到,是顾一铭给了他这一次的机会。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前来,他们的父母呢?

但傅砚很清醒地意识到,这可能是他能够改变命运的第一个机遇,他不想错过它。

如果错过了它,他势必会终身遗憾。

久久的沉默后,他听见自己微哑的声音,在暗夜里响起。

“好。”

傅砚和顾一铭其实长得不像,他像父亲,顾一铭则更像母亲。

他们的母亲叶玲是个娇滴滴的大小姐,身娇体弱,一次避孕失败让她意外地怀上傅砚,因为身体原因没法流产,只能瞒着外人生下了他。

在那个私人卫生院里生产的时候,叶玲吃了太多的苦头,以致后来一直大病小病不断。

她认为这是个会给自己带来灾难的孩子,因此,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抗拒着傅砚的存在。

这些事情是顾一铭后来才知道的,小时候他听过父母争执时候的只言片语,并不明白其中的意思,直到不久前翻到他们的遗物,她才回想明白过来。

傅砚所经历的一切,对于顾一铭来说,只有两个字,心疼。

毕竟,他们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血脉相连的二人了。

可是,就连傅砚都没有想到后面发生的一切。

顾一铭只花了五万块钱,就买断了傅砚和傅家那点仅有的亲情。

傅家很清楚地知道,傅砚这个年纪,要走他们也拦不住,不如榨干他最后的那点利用价值。

他连夜开车去附近的镇子取钱,傅砚沉默地坐在副驾上,看着他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发抖,是气得发抖。

顾一铭注意到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他的身上,不由偏头过去安慰他。

“别担心,很快就能处理完了。”

他嘴角轻扬,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今晚,我们就能回家了。”

“嗯。”

他低低应了一声,把头靠在车窗上,眼望着黑寂的窗外。

窗外收割了一半的稻田一闪而过,傅砚知道,过去的那些日子结束了。

他们走的时候,只用了一个小小的行李袋,傅砚就装完了他在傅家所有的东西,因为顾一铭说了,书和衣服都会给他买新的。

行李袋的底部是龙凤胎的一张照片,傅父傅母虽然对他不好,但弟弟妹妹毕竟是无辜的。

他不会再见他们,但还是会偶尔想念他们。

他们离开的时候,红色车子发动的瞬间,顾一铭在后视镜里看见那个叫叶容秀的少女。

她默默地站在傅家后院的篱笆边,眼底有着隐隐的泪光。

顾一铭抬起下颌,示意傅砚去跟她去打个招呼,傅砚拒绝了。

“就这样走了,挺好。”他低声说道。

那一刻,顾一铭忽然懂了他,不给任何不可能的人以任何念想,因为那些都是无意义的。

只是顾一铭没想到,后来有那么一天,傅砚也会这么对他。

当天夜里,顾一铭就驱车带着傅砚回嘉南,一刻也不愿意在叶县停留。

其实,傅砚并非对他的身世一无所知。顾一铭不知道,他曾经偷偷来过一次顾家。

当他第一次踏进顾家,就有种目眩神秘的感觉,顾家虽不是大富之家,但足够让没见过世面的傅砚震撼。

顾家是位于小区中央的顶层复式,典雅的美式装修风格,家具简洁却很有质感。

叶玲喜欢粉色月季,茶几和餐桌的花瓶之上,都簇拥着粉白的蒙娜丽莎,散发着浓郁的芳香。

客厅很宽敞,餐边柜上摆着全家福,上面的小顾一铭十分帅气可爱。傅砚知道他是顾家的长子,大他四岁,他的哥哥。

那天,家里只有叶玲一个人在,她很冷漠地招待了年少的傅砚,当时他才十四岁,大费周折来到嘉南。

叶玲给他倒了一杯红茶,他感应到叶玲的冷淡疏离,就一直低头默默地看着那个华美的白瓷杯子。

叶玲不停地打量着他,一边庆幸他生得极好,看上去也很有礼貌,一边无法抵御从骨子里对他的天生厌恶。

她跟他讲了一大堆的道理,还有他的贸然出现,会给他们带来的一系列麻烦。

傅砚最后沉默地走了,没有拿她给他的钱,连一句再见也没说。

因为,他们不会再见。

如果不是顾一铭,他根本不会回到顾家。

当那个夜晚,顾一铭出现在那棵丹桂树下,周围一片漆黑,只有她沐浴在银色的月光下。

顾一铭是傅砚生命中的一道光,劈开无垠的黑夜。

他的光照亮了他的世界。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