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 接他回家

作者:花花 更新:2023-01-05 09:17:09

顾一铭是傅砚的哥哥。

一年前,傅砚从叶县转入了嘉南市第二中学的高中部,当时顾一铭正好在这里实习。

没人知道,他是顾一铭的弟弟。

他姓顾,他姓傅。

如果不是一年多前,他的父母因车祸去世,他在整理他们遗物的时候,翻出那些信和文件,他也不知道他还有个亲弟弟存在。

当年因为超生而被偷偷送给别人抚养,本来打算满十八岁的时候,再让他以另一种形式回归顾家,但是一场车祸打乱了所有的计划。

父母的后事都已处理完毕,他决定去叶县看看傅砚。

傅砚的家在叶县周边的村庄,他开着车过去的时候,经过一大片金黄的稻田。

农忙时节,打谷机直接堆上了田间的水泥路,不时有人从稻田里搬稻子上来,因此她的车开得很慢。

前面又小堵了一阵,他只得把头望向一边,欣赏着外面的田园风光。

风吹过,稻浪起伏,车厢里周杰伦的歌一首接一首循环。

忽然,他的目光停顿了一下。

路边的水稻田里,一个少年正扛着一把金黄的稻穗走上来。

南方的初秋,没有丝毫的凉意,反而热浪袭人,堪比盛夏。

他长得很高,十五六岁的年纪,应该快到一米八了。

穿着黑色的背心和长裤,赤着脚,裤子被挽到膝盖,小腿上全是灰色的污泥。

他将稻穗塞进打谷机,熟练地操作起来。

汗如雨下浸透了背心,紧贴在他的身上,又薄又透。

肌肉隐约可见,不是那种健壮纠结的,而是结实匀称,饱含力与美。

一看就是经常劳作的,但皮肤也不是很黝黑的那种,而且微微的深褐色,显得十分健康。

顾一铭会注意到他,完全是因为他有一张帅气的侧脸。

剑眉深锁,眼神专注,高挺的鼻梁逆着光,显得清隽沉静。微微抿起的唇,更是让整个面部线条凝重起来。

顾一铭见惯了大学里的那些男生,或斯文温雅,或热情洋溢,突然看到这样年纪轻轻就沉默如山的少年,不免有些好奇起来。

他缓缓摇下车窗,车里的音乐飘散了出去,在田野间蔓延。

那个少年也听见了,正好抬起头看见他。

只那么一瞬,顾一铭仿佛看到他的眼睛亮了一下,像划过天际的流星,一瞬而逝。

光芒起灭,快得仿佛是他的错觉。

四目对望间,他的目光又沉寂了下去。

他面色如常,抬臂擦了擦额角细密的汗液,很快又低下头去,安静地看着手中的谷穗。

顾一铭的心里忽然泛起一股奇异感,一种莫名的熟悉。

身后传来一阵喇叭声响,前方的路已经通了,他赶忙转头,继续开车前行。

等到了傅家,顾一铭的心整个坠了下去,他知道傅家穷,但没想到这么穷。

除了这个祖上留下的房子外观还勉强可以,里面简直可以说是家徒四壁。

他的父母应该有每年给傅家一大笔钱的,足够他们改善生活,却不知道钱花在了哪里。

等到傅母出来,他很快就明白那些钱花在了哪。

傅母一手抱着一个男孩,一手拖着一个女孩,走到堂屋来接待他。

看见他的目光落在两个孩子身上,羞涩地笑了笑。

“快两岁了,做了五次试管才成功,之前那些偏方土方都没什么用。”

顾一铭没有告诉她,父母去世的消息,只是淡淡地说道:“爸妈让我来看看弟弟过得好不好?”

“他很好……”

傅母笑得有些勉强,倒了杯水给她,“就是学习不太好,所以高中没上了。”

顾一铭看着嗑了一条黑边的搪瓷杯,默然片刻,“那他有什么打算?”

“农忙结束就准备去沿海打工了。”

傅母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他和隔壁的容秀关系好,过两年先把娃生了,到时候再摆酒。”

顾一铭低了低头,看着黑漆漆的地面,“……这样的吗?”

傅母笑道:“到时几个孩子我一起把他们带大……”

“他在哪里?我想看看他。”顾一铭抬起头,打断了她的话。

傅母愣了一下,才是小声说道:“桉臣收谷子去了,可能要很晚才回来。”

顾一铭点了点头,递给傅母一个厚厚的红包,“那我到门口等他。”

傅母这下才是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那好那好。”

他拉了一张凳子,独自坐在傅家门口的一棵大树下。

这是一棵很少见的丹桂树,此刻正值秋天,深绿枝叶间缀满了簇簇桂花,红彤彤的,远远看上去如火烧云般,明媚灿烂。

傍晚时分,天色暗了点,便有蚊子不时出没,咬得他的小腿痒痒的。

他低头打着蚊子,却忽然看见一双小巧的脚闯入眼帘。

顾一铭抬首,看见一个秀丽娇小的少女,乌黑的长发泛着潮气,正披散在身后。

少女递给他一瓶绿色瓶身的花露水,顾一铭赶忙谢了接过来,擦在小腿上。

她看了看顾一铭停在屋后的小车,咬住下唇,“你是傅家的亲戚吗?嘉南来的?”

顾一铭嗯了一声,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抬起眼来,“你是?”

“我叫叶容秀,就住傅家隔壁。”

隔壁的容秀说的就是她了,顾一铭的眸子凝住,开始上下打量起这个未来的弟媳。

“你能把傅砚带走吗?”

叶容秀犹豫了很久,才是鼓起勇气说道:“他学习很好,能不能让他把书一直念下去……”

顾一铭闻言,忽然心里如有一道闪电劈过,顿时敞亮起来。

“你和傅砚……”

叶容秀的脸一下飞上两朵红云,她轻声说道:“我们只是普通同学,高中已经开学快两个月了,他们不让他去学校,我和其他同学都很替他惋惜。”

原来,是这样的吗?

可见,傅砚这些年在傅家过得是怎样的生活。

然而他没法去指责傅家,要怪只能怪他那精致利己,一心仕途的父母。

这些年,为了怕暴露身份,他们甚至不敢亲眼来看一眼自己的儿子。

顾一铭的面色从惊讶到难过,再渐渐变得沉静下来,他回身看了一眼傅家破烂的房子,才又转过头来。

他看着面前那个腼腆秀美的女孩,柔声说道:“别担心,有我在不会让他辍学的。”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