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 师傅

作者:宁东pro 更新:2023-01-05 09:16:42

初十的那天,宁采惜起的很早。

釉喜伺候着梳了个简单的发髻,换了便服,便该去正堂与母亲拜别。

蔡氏是宁采惜的生母,生她那年难产落下了病根,见不得风寒,这辈子也就这一个孩子。

她拿着手绢低低的咳嗽着,却坚持要把宁采惜送到正门口。

“母亲可别因为想我就忘了吃药,”宁采惜抱了抱瘦弱的蔡氏,担心的说。

蔡氏的病近年越来越严重了,根本出不了远门。

“你呀,调皮的很。”蔡氏笑了,怜爱的摸摸她,咳嗽了几声,又说,“莫要跟你师傅斗嘴,他可是……帮了你不少。”

怎么可能……那个臭道士每次见了她都得奚落一顿,她不打他都是好的了。

虽然这样想,宁采惜还是面不改色的应了。

马车颠簸半天才能到醉仙山底下,醉仙山是离长安最近,山顶有个醉仙庙,不管是求姻缘还是平安都很灵验,山上的主持和她师傅楚翘关系甚好,每次楚翘云游归来,都会在庙里小住。

宁采惜迈进庙门,便见那清瘦的男子正躺在院子中的矮树上休憩。

她挥退釉喜,蹑手蹑脚的朝男子走去,刚伸手,却被他一把抓住了。

楚翘的一双丹凤眼充满戏谑,把她的手握在掌心。

“你想做什么?”

“没,哪有什么……你看看你,哪有个为人师傅的模样!”

宁采惜快速收回手,装作痛心疾首的样子,数落他。

“呵。”楚翘翻身下来,弹了弹衣服。

一个毛毛虫从身上掉下来。

“……”

宁采惜木了,撒腿就跑!

楚翘咬牙切齿。

“你给老子站住,小兔崽子!!”

楚翘爱干净是大兴王朝的人都知道的事。

曾经有人毁了他一个袍子,他追着那个人跑了三条街。

这桩趣事至今还在大兴朝的百姓口中相传。

宁采惜双手被绑住,悻悻的看着他开始从自己的雕花木柜子里挑衣服。

“你说说你,好久不见,你就给为师这?就这?”

他说着拿出了一件紫色长袍,绣着昙花。

“太丑了……”宁采惜怼他。

又拿出了一件大红色,绣着牡丹。

“你要成亲吗?”

再拿出了一件墨绿色,“你为什么要穿一身草原……”

“宁采惜!!!!”

釉喜端着茶壶刚进来的时候,看见自家主子被绑在椅子上,嘴里还塞着布条,眼神不断向她示意。

“主子?”釉喜走近却无从下手。

凭空出现的玉折扇搁在她面前,釉喜转头,楚翘笑眯眯的拦住她。

“你家主子最近没规矩极了,我让她冷静冷静。”

话是这样说,宁采惜都快哭了,她在凳子上扭来扭去,不停的唔唔着。

绳子硌的她难受,她期望着釉喜能帮她一把。

“我……我……去给主子准备午饭。”

釉喜多精明一个小姑娘,开玩笑,楚翘可是大兴王朝第一刺客,别看他面上笑嘻嘻的,杀起人来可是真的不眨眼。

跟他斗,也就自己的傻主子敢。

看着唯一能救自己的小丫鬟跑的比小兔子都快,宁采惜愤怒,狠狠的瞪着楚翘。

此人已经换上了一件白色的广袖长袍,一件正经的白衣被他穿的妖冶妩媚,领口松松垮垮,慵懒中透着诱惑。

他对着铜镜照了又照,最后还描了描眉。

做完这一切,他满意的点点头。

要不是自身武功高强,怕是去当个倌倌都没人看的出来。

不得不说,楚翘是真的上等人才。不论是武功还是身材。

“别急啊,你有没有情趣……”楚翘勾了勾嘴角,缓缓走来,俯下身子挑着宁采惜的下巴吐气。

宁采惜懵,能不能别说这么暧昧的话!!

有小姑娘从门口路过,看见两人羞红了脸,赶紧跑开。

别误会啊……

看着宁采惜挣扎,楚翘还是拿走了布条,宁采惜好不容易得了说话的机会,破口大骂。

“楚翘我真是你祖宗!不就是放了个虫子吗,你整我的还少???”

楚翘皱眉:“好歹是个大小姐,怎么说话如此泼妇。”

他摇头,装作惋惜。

“有什么样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徒弟!”宁采惜不甘示弱,自从跟了楚翘从师,她的心理扛受能力不是一般的好啊。

大到抢她的荷包花她的钱,小到裁她的衣服做布料。

是可忍孰不可忍,宁采惜张嘴,趁机咬住楚翘的手!

“你个小兔崽子!!!!”

楚翘的声音响彻整个醉仙庙。

年过七十的主持在前殿,听见声音面不改色,对着香客两掌合拢,徐徐一拜,丝毫不受影响。

中午吃的饭是庙里给做的,清一色的素,南无主持好笑的看着面前斗嘴的师徒俩,大手一挥制止了争吵。

“主持你快说,我说的是不是很有道理!”宁采惜在和楚翘斗嘴上一点不肯吃亏,“他两年前骗的那个姑娘至今还骂我插足两人感情!”

楚翘眯眼,“你可莫要胡说,当时是你非要跟着去的……”

“行了,修行圣地,你们可安静下吧!”主持已经坐上榻,心想今天的饭可能是吃不安静了。

果然,两个人又看中了同一快鸡蛋。

“楚翘,你是我师傅!让让我不行?!”

在楚翘脸上挂了第三道抓痕的时候,两个人终于安静了下来。

“你这次怎么回到长安来了?”宁采惜没好气的看着照铜镜的男子,决定心平气和的说话。

她翻了个身躺在榻上,忍不住翘起来二郎腿。

“哼,”楚翘一撩长发,“还不是因为你的毒。”

“没有解的毒,还管它做什么。”思及此,她心情低落,闭上眼睛,突然就没了兴致。

宁采惜身上一直带着个奇怪的毒,这个毒常常害的她夜不能寐,严重的时候,甚至会咳血。

蔡氏说身上的毒是出生就带着的,当时怀孕误食了姨娘给的东西,毒便转移到了她身上。她不信,若这个毒真是巧合,怎么可能至今没有解?

楚翘察觉到她的沮丧,若有所思,走近摸了摸她的脸:“当时既然能救的了你,说明毒剂不多,你要相信我。”

宁采惜想起自己三年前突然发病,药石无医,天天卧病在床,若不是楚翘长途跋涉的赶来,怕没有今日的她。

“我怀疑是有人给我下毒,可是我没有证据。”

楚翘的手顿住。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