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五章·凤凰

作者:式微 更新:2023-01-03 08:58:54

扶渊站在母妃遗体前,想起母妃临去前夜将自己喊来说的那番话,手上力道加重,攥得扶音有些疼,她却未曾察觉,仿佛失去五感,只呆呆看向榻上的人。

“阿渊,若你日后有了心仪的女子,万万要一心一意待她,不要···像你父王那般···”母妃这段时日爱上了饮酒,扶渊只能和扶音多陪着她,有他们在时,母妃尚且能和他们说会儿话,只是面色大不如前,如同一朵被抽去生机的花。

“母妃,您还有我和阿音,我与阿音永远不会离开您。”扶渊跪在已经失去昔日光彩的妇人榻前,企图用自己和阿音给她带去生的希望。

“母妃,我已命人去请了宫外的医者,他是都城最有名的大夫,您一定会好起来。”他虽被封为太子,但在风声鹤唳的王庭,宫人早就学会了见风使舵,如今所有的热切与盛赞都涌向了另一头,他们母子三人竟成了架空的木头神像,连御医都使唤不能。

骊夫人看着自小就懂事的儿子,柔声唤他上前:“阿渊,辛苦你了,无论怎样母妃都会一直爱着你。”她抚着扶渊逐渐长成的俊逸面庞,眸光如同柔软的柳絮。

“有一事,母妃一直都没能找机会告诉你。”如今自己时日无多,想来是时候了。

她在怀着扶渊的时候,曾做过一个梦。那梦异常真实,梦境中,她来到云雾渺渺的高天之上,霞光之外,一对美丽得令她屏息的神鸟在云端缠绵而飞,徘徊不去,那鸟羽翼逶迤,通身锦绣辉煌,竟是神话中才有的凤凰。

她仿佛被吸引着缓步靠近,只见那只凤鸟正绕着身侧凰鸟盘旋不止,仰头长鸣,似是不舍,又似告别,忽而梵音大盛,那凤鸟化为一团光点散入凡尘,她眼前一痛,似乎有极亮的物事向她袭来,待她醒来,腹痛无比,扶渊便出生了。

抱着刚刚出生的小王子,她不由想起那个哀伤美丽的梦来,她亦想过,离了凤鸟,那只凰鸟如今如何了?

很快便有了答案。

等怀上扶音的时候,她百般不适,从前没有过的情状全部涌了出来,王庭内的医者手足无措,用了各种办法也没见效,医师均断言这一胎是万万保不住的。

她无计可施,只能求助自己昔年相交,那位游历诸国的大巫,年轻的大巫黑纱覆脸,设法开坛,恭请上天,给她卜了一卦。

卦语是火天大有,顺天依时。

此乃上上卦,象曰:砍树摸雀作事牢,是非口舌自然消,婚姻合伙不费力,若问走失未逃脱。下乾上离,异卦相叠。上卦为离,为火;下卦为乾,为天。火在天上,普照万物,万民归顺,顺天依时,大有所成。

只需等待。

那一晚,时隔两年后,骊夫人又做了那个梦,这次她见到了那只凰鸟,云雾缭绕间,她从一株巍峨到似乎能贯穿天地的梧桐上一跃而下,越过仙凡之境,落在了凡间。

而那凰鸟坠入的地方,在她的记忆里尤为清晰,正是宋王为了让她安心养胎,给她新辟的豫州汝南境内,那株被百姓视为万年神树的白梧桐下。

梦里那只凰鸟在破境途中用尽了力气,极为虚弱,望向她的眼睛时,像极了在凝视一位慈爱的母亲。

那时她腹中的胎儿早已停止胎动,悲痛之余,她隐瞒了此事,宋王对她这一胎如此器重,她不愿面对那人期待之后的失望,想起那个逼真的梦,她鬼使神差地命侍女在深夜子时去了那株梧桐树下。

或许上天愿意怜惜她,重新予她希望。她在心中暗暗期盼。

到了第二日,天降异象,五凤鸣于殿,异香闻于庭,云霞散于野,天光乍破之时,侍女悄然来报,在境内那株白梧桐树下捡到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

与她的梦境分毫不差,这或许是上天的旨意。

那小女娃一点儿没不哭,在襁褓中望向她,弯起嘴角甜甜的笑,眼神竟与梦中别无二致。

从此,她便是宋国仅次于公子渊的尊贵王姬,而扶音逐渐长成,容色气度也与扶渊如出一辙,就连她这个知晓内情的人,从远处望着,也只会觉得这是王庭内最美丽高贵的长兄与胞妹。

扶渊静静听完这一段往事,长睫遮住了他幽暗的眼,一时分不清他在想什么。

骊夫人有些心慌,她害怕若是知道了此事扶渊会对扶音心有隔阂,毕竟阿音与他并无血缘上的关系,那两场梦,终归也只是迷离梦境,说出来只会被人当成美妙的借口,骊夫人因此止住了话语。

“阿渊,阿音没有错,你若要怪,也请只怪母后,以后请你看在母后的面子上,好好待阿音,至少,不要苛待于她,不要让她知道自己···”

自己原是无父无母,天生地养的孤儿。

扶音玉雪可爱,聪慧懂事,自小便如小小仙女一般招人喜爱,她对她的爱,不比对扶渊的少。

这个秘密,就让它与时光一起掩埋吧。

扶渊这才抬起头来,眼中却未曾找到一丝不满,只有惊讶过后的笃定和一丝极淡极淡的欣喜。

骊夫人有些疑惑,这孩子自小就早熟,她有时候都不太看得懂他在想什么。

“母妃,阿音是不是我的亲妹妹,这有什么打紧?扶渊想起与她的往日,眸光放柔,一开始他的确是惊讶的,可是那情绪很快被抚平,他心中清楚分明,带给他真实的温暖,满心的欢喜,甚至隐隐悸动的都是眼前的阿音。

他眼中看见的,自小相处的阿音。

阿音,永远都会是他的阿音,无论以什么形式。

他怎么会有怨怼,只有更多的心疼和庆幸,庆幸自己可以遇见阿音,庆幸没有被其他的人家捡了去,那他寻到阿音还不知要多久。

扶渊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怎么会有寻到阿音这样的想法。

阿音认他是哥哥,那他便做她一辈子的哥哥。

若她不愿,他可以为她转换千万种身份。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