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 质子

作者:式微 更新:2023-01-03 08:58:54

扶渊走的那天,大雪。

宋国地处中原,气候是不冷不热的适宜得当,下雪之日屈指可数。

偏偏在扶渊入楚国为质子的这日,天空飘起大雪,似撒盐,若柳絮,纷纷扬扬,不休不止地落了三天。

百姓都前来为这位风采卓然的王子送别,黑压压的人群跟随在车辕后面,与洁白的雪地形成极矛盾的对比。

远远望去,有几分悲壮的意味。

扶音站在城墙上,望着渐行渐远的车辕,玉白的指尖捏紧。

雪花落在她的眉间,眼睫,被她轻轻拭去,怕看不清远去的那人。

与他相处数十年,她很少看到他的背影,因他总喜欢抱着她,她最常见的是他微笑的俊脸。

扶音看着那道修长的身影,行走在在白茫茫的天地间,如玉树堆雪,透着一股温柔的冷。

越走越远。

直到扶音穷尽目力,也望不到他的衣角。

城墙很高,寒风不要命地吹来,扶音玉白的脸颊被夹杂着大片雪花的冷风拍着,很快染上一抹嫩红。

如娇嫩的梨花瓣染上春色,竟不见丝毫狼狈,反显出几分楚楚动人。

饶是一旁的始作俑者如夫人看了,也不得不暗叹这是个美人坯子。

看着扶音那张脸,她就不由自主地想起扶渊。

二者活脱脱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只是有稍许不同,一个的线条清俊些,一个的线条柔美些,完全遗传了他们母妃的样貌。

都是祸乱天下的容色。

想起那个早亡的传奇女子,如夫人嘴角勾起一抹极淡的微笑,含着几分胜券在握和高位者的怜悯,转过头去,头上的珠玉轻轻响动,听得扶音微微皱眉。

稍顷,她又听到那道声音,带着真切的关心和点到即止的妩媚,对象是自己的君父。

“陛下,城墙上委实冷了些,妾忧心陛下的龙体,让妾随您回章华殿吧。”

她的那位君父答应了,被如夫人搀着,下了长长的石梯。

毫无半分留恋,未曾回头看她,更遑论关心城墙上自己的亲女儿冷不冷。

扶音早已习惯,扶渊走后,这偌大的宋国,便只剩自己一人。

一旁的女史娮低着头恭敬地上来,给扶音披上大红缎面的白狐狸里鹤氅,替她系上脖颈处的带子,柔声劝她:“殿下,回去吧,公子交待过您一定要保重身体,等着他回来,如今···”

娮是扶渊留在她身边的女官,负责照顾她的饮食起居,以及在他走后二人之间的往来。

她话语未说完,扶音却听懂了她的意思。

这才刚走,就不听他的话站在城墙上吹风,那人怕是又要皱着眉头无可奈何地望着自己了。

想起他,似乎满天的飞雪都变得温暖起来。

娮将暖手的梅花紫铜小火炉用三层绒布包好,在自己手里试了试,是最适宜的温度,才将它塞进扶音的手里。

“殿下且用这个暖暖身子罢。”

扶音捧着暖烘烘的小火炉,眺望着远方,只余万里层云,千山暮雪,一片空茫茫。

她的视线无一处可停留。

“走吧。”

扶渊说过,她须照顾好自己,她不能让他不放心。

“是。”

娮跟随着她,随侍的宫人跟随在后,缓缓地走下城墙。

长乐宫内,青玉紫竹宫灯已被人点燃,扶音倚在一侧的香几上,望着狻猊香炉上方袅袅升起的烟雾,眸中也升起淡薄的雾来,如缠绕了千丝万缕,剪不断,理还乱。

她似乎在盯着那雾气看,又似乎透过雾气看着不可知的远方。

她在想念着扶渊。

二人自出生之日,从未有过这么长的分别,怎会不想他?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