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1、重逢

作者:长安喵宝 更新:2022-12-30 11:56:55

2023年的秋天,陆家长房的大孙子陆鸣回来了,一时间淮城都有些动荡。

这位长孙从小就是陆家的“储君”,奈何也从小到大都违背父命,大学去学了土木工程,一心往建筑业转行,建树不小,拿了不少建筑界的青年奖。

但五年前突然转了性子,竟同意家里的要求,去米国攻读工商管理的研究生。

也确实优秀,不到5年就完成了米国的直博学业,提前毕业了。

陆家在淮城兴起于煤炭行业,后来转型做了房产,龙头企业的把持着者陆家是一步步和这个城市一起走过兴衰的。

房产这几年有了颓势,前些年,陆家抛售了所有房地产相关的股份和产业,急需转型,年轻优秀的“太子”陆鸣,自然是各方势力窥探的对象。

陆鸣回去前没想着能这么快再见到江呦呦,这三年他已经不常想起她了,她的模样都有些模糊。

但是下了飞机,在接机的茫茫人群中,陆鸣仍是一眼认出了江呦呦。

她没什么大的变化,长大了些,剪了短发,遮住了一点妖艳感。

江呦呦举着一个彼得兔样式的牌子,那是她年少时最喜欢的动画形象,上面写着“陆鸣”,字不怎么好看。

陆鸣瞥了她一眼,绕开江呦呦离去。

江呦呦也不恼,紧跟着上去,娇嗲嗲地喊他:“哥哥。”

有些腻,除了第一次见面的那晚,她很久没有用这样的声音喊陆鸣哥哥了。

其实,陆鸣也近四年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了。

他的心突兀地沉了沉,也终于肯看江呦呦。

陆鸣张张口,想回一句,最终还是没有说。不过看在江呦呦眼里,五年没有见面的陆鸣只言不语,板着脸,面色不算好。

她眨了眨眼睛,露出灿烂的笑容:“哥哥,走吧。”

声音不娇嗲了,陆鸣心里却堵得更紧。

两人一前一后诡异地走着,都一言不发,江呦呦还扛着她的牌子,行动迟缓,兔子耳朵快要折断,耷拉下来。

走到一半,陆鸣突然停步,转过身粗暴地抢过那个牌子,又抿着嘴快步朝前。

江呦呦乐的轻松,还像个小姑娘,晃着袖子跑到了直行梯上,虚搭在扶手上,看向陆鸣的眼神又柔又媚。

陆鸣回头,和这样的眼神撞上,突然哀从心来。

江呦呦的眼睛生的像狐狸,又大,眼尾上翘,凝视别人时这双美丽的眼睛像被揉碎了光的水中月,流转着情意。

从前,他总以为这双特殊的眼睛,只特殊的对着他。

而今,一切都不一样了……

两个人一进门,陆家的保姆慧姨就惊呼出声:“呦呦小姐!”

陆鸣拧着眉,一时也没反应过来这状况。

他的继母也随着这声惊呼喊了句:“呦呦!”实在不像她的作风,她一向温柔持重。

江岚失了态,一把抱住江呦呦,情绪很是激动。江呦呦推了推江岚,她才回过神看向陆鸣:“陆鸣也回来了。”便吩咐慧姨拿过行李后询问他:“没让司机去接吗?”

眼睛却始终盯着亲生女儿,似是有很多话要问。

陆鸣终于反应过来,江呦呦很久没有和她母亲江岚见面了。

“行李不多,况且还有……呦呦……。”陆鸣觉得嘴里泛开了苦,叫名字也有些生涩。

江岚嗔怪女儿:“你这孩子也真是,这么多年不回来,去接人也不告诉我,接到了也没见你帮你哥哥拎两件行李。”

陆鸣瞳孔有一瞬间放大,看向江呦呦:“没有回来?”

江呦呦已经推搡着江岚走到客厅,嬉笑着安慰母亲。

陆鸣站在玄关,看着江呦呦的背影。

还是不一样了,她的身体抽了条,原先那些青涩都不见。

陌生感顷刻起袭来,裹满全身,和五年前的影子都无法重叠了。

陆鸣想起和江呦呦第一次见面的那个雨夜,到如今,已经七年多了。

那天晚上,陆鸣最终跟着江呦呦进了屋。

为了方便,江呦呦并没有住在主宅,陆严远把庄园里一处空置较久的别墅腾了出来给江呦呦单独居住,离主宅不近不远。

别墅里的布置很冷清,和江呦呦娇媚的形象不太符合,空荡荡的屋子,没有多少生活用品。

江呦呦扭动着身体,睡裙的流苏裙摆随着走动来回摇晃,露出一截莹白的小腿。

陆鸣看了眼,低下头,拿起茶几上的杯子,江呦呦的笑声传来:“哥哥,杯子里没有水。”

他一瞬有些窘迫,放下杯子,江呦呦递给陆鸣一杯橙子汁,自己也抿了一小口,又抽着气,贝齿微咬下唇觉得太凉。

看陆鸣看了眼表,江呦呦便挨着坐在陆鸣旁边,香味溢开。

她偏过头盯着陆鸣,对方没什么反应,江呦呦又抿了一口,脸皱了皱,娇笑着:“哥哥,我不想过去。”

一口一个哥哥,倒似他们是亲兄妹一样。

陆鸣起身,俯视着江呦呦,才发现她长相艳媚,鼻子却略有些小巧、秀挺,生出天真感。

“你自己决定。”陆鸣声音冷淡。

江呦呦听毕,立刻起身,又扭到陆鸣跟前:“人家撒个娇。”

说完扭头就走,陆鸣又坐回去等她。

江呦呦施施然从卧室出来,高跟鞋踩着地板的踢踏声很响耳。

她的妆容、着装实在算不上得体,这是场家宴,虽然人不多,但是为陆家新的女主人所办的欢迎仪式,新女主人还是她的母亲。

江呦呦穿了件高开叉的吊带裙,直且长的腿比起前胸,更令人注意,在右大腿的外侧好似有不小的一片纹身。

客厅的光昏暗,看不太清楚。

上挑的眼尾被拉的更长,涂了烟紫色的眼影,浑身妖气肆虐。

陆鸣只瞥了一眼,就率先打开门。

又停下,突然开口:“伞带上。”

复离去,没有等江呦呦。

这也是江呦呦第一次来陆家庄园的主宅。

从玄关大厅进去,入眼是紫赤的降香黄檀的屏风,雕刻着月白色的竹,十分清雅。

在玄关大厅换了鞋子,绕过屏风进入会客厅,是时下流行的现代古典风,摆放规矩方正,东西倒看着是舒适的设计,陆严远最近重新置办了这里的物什。

会客厅的左手边绕过一小段走廊才进入较为私人的客堂,客堂的电视墙上挂着国画大师费老的真迹,江呦呦自然是不懂这些,只觉得好看。

再往前,才是餐厅,长餐椅是一整块紫檀木雕琢的,桌子上摆着汝窑的瓷器烛台,烛台上铺了特制的绢布以防蜡油烧灼瓷器,仔细看去,烛台蜡烛底座镶金闪着光。

低调的耀眼。

陆家家大业大,陆严远是大房,陆鸣的爷爷前年去世后便由陆严远执掌了陆家的商业“帝国“,但也不能因此压了二房。

二房那边走的是仕途,现下职位最高的是州长,但据说只是在州上历练,其实是国会参议院的储备力量,若是顺利,再加上陆鸣已故母亲赵家的扶持,将来参议院的议长也是可以搏一搏的。

他们关系倒算融洽,两房算是唇亡齿寒,进入国会必得有金钱铺路,而这金钱的堆砌自然也要有所依仗。

江呦呦搞不来这么复杂的关系,只知道江岚嫁了个政商结合的豪门。

江呦呦进来的时候,陆严远的脸色到底还是变了变,又看了看新娶的温柔娇妻吞回了话语。

江呦呦长得不像江岚,江岚是典型南国美人的模样,说话永远轻声细语,眼睛是略长的开扇形,似颦非颦。

她轻瞪了江呦呦一眼,却也没说什么。

江呦呦坐到母亲身边,对着对面的陆鸣撒娇:“哥哥也不等等我。”说完又冲陆严远一笑:“父亲该罚哥哥才对。”

陆严远和江岚都笑了,陆严远抬眼看了看陆鸣:“给你妹妹赔个不是。”

陆鸣放下刀叉,盯着江呦呦。

他和他父亲长得肖似,又更为年轻,周正俊朗,是老幼都认可的英俊。

陆鸣正欲开口,话头就被江呦呦抢了去:“哥哥可不能口头赔。”

陆严远顺着话头问:“呦呦想让你哥哥做什么?”

她狐狸一样的眼睛微微眯了眯,蹦出狡黠的光:“听说大学开学就要英语分班,我想让哥哥帮我补习。”

江呦呦侧过头可怜巴巴得看着江岚,江岚拧了把她饱满娇嫩的脸颊,话语里含笑:“这个时候才知道学习。”

言语间已是希望继子能够同意。

陆鸣才想起来,江呦呦高三毕业了,听闻学业不佳,打架倒是很在行。

高考一塌糊涂,江岚央求陆严远运作去了一所明年就要升一本的学校,以特长生的身份。

哦,这位妹妹的美术专业课倒确实挺好。

陆鸣觉得这个18岁的小姑娘远不如面上天真,行事乖张,但三言两语消除了父亲的不快,哄他开心,给自己也只派了任务。

“暑假有实习。”陆鸣拒绝了。

陆严远磕了下酒杯,十分不满:“实习?你有这功夫不务正业,还不如去给你妹妹补习功课!”

他很生气,摔下筷子走了,江岚立马跟上去。

江呦呦和陆鸣面面相觑,江呦呦眨巴了下眼睛,抬起手正要说话,陆鸣沉着脸起身离开了。

江呦呦独自一人坐在餐厅,用完了餐。

是以这场家宴就这样不欢而散。

陆严远和江岚都已经休息,陆鸣房外响起了敲门声。

“谁?”

“哥哥是我。”

陆鸣按了按额头,有些头痛:“什么事?”

“我可以进来吗?”门外声音很轻,小心翼翼的,还有些委屈。

陆鸣只觉得头更疼了:“进来吧。”

陆鸣的房间也很冷清,与江呦呦的别墅之空不遑多让,一张实木床,配套的柜子和书桌,书桌上放着一盏台灯和几本书,房间整洁空落。

陆鸣合上书,放入抽屉里。

“你在看书,哥哥好刻苦好好学啊。”江呦呦满怀抱着一个大布娃娃,还腾出一只手竖起了大拇指。

陆鸣轻哧一声,他可没听出她的语气里有什么赞赏之意。

江呦呦立马走到床边,看着他:“我以为哥哥没有七情六欲呢。”

将手里的娃娃递给陆鸣,江呦呦献宝似地介绍道:“这是我最喜欢的彼得兔。”

她凑上前去,身体快靠在陆鸣的身上了,软软香香,沐浴露的味道扑鼻而来。

江呦呦见他不说话,笑嘻嘻地继续撒娇:“哥哥不准备接受我的道歉吗?”

她摇晃着身体,陆鸣浑身僵硬,他才发现江呦呦根本没有穿内衣。

若有若无地擦过他的前胸,陆鸣的身体也悄然变得滚烫。

眼前百媚丛生的脸离的更近了。

江呦呦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干涸的嘴唇

舌尖粉嫩,浸湿嘴唇、留下水渍。

江呦呦又开口:“哥哥?”

小机灵鬼呦呦:不愧是我

呆若木鸡陆鸣:??

解释一下,陆严远高兴是因为江呦呦承认了他的身份

虽然我们呦呦:不是,没有,别多想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