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眼泪

作者:地理课代表 更新:2022-12-29 10:41:20

陆知宋赌了一把,她赢了。

她到警局的时候,靳屿的车也慢慢地驶了进来。

他穿西装的时候,人模人样,再戴一副金丝无框眼镜,妥妥的律政才子。

只不过他严肃出现的时候,让陆知宋感受到了他的杀气。

那时候陆知宋觉得,靳屿可能也是想去看看绿了他的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

会客室里一片死寂,或许这个时候喊上谢茵然一道来,才真的是修罗场本场了。

陆知宋打破僵局,对明显不在状态的任珵说:“任珵,我给你找了咱们四九城最好的律师。”

任珵与谢茵然去开房,在酒店大厅和人干架了。

谢茵然又是谁?

靳屿的未婚妻。

任珵咽了咽口水,不敢直视西装革履面色冷淡的靳屿。

小声对陆知宋说:“他是大律师,收费很贵的,我们请不起他。”

“我们这几年攒的买房钱,够请个律师的。”陆知宋坚持。

任珵眼神慌乱,这不是请不请的问题,而是事情调查起来,他和谢茵然的事情肯定会败露。

他给靳家三公子靳屿戴了绿帽子!

到时候别说给他辩护了,他觉得靳屿能给他弄死。

任珵有些急了,提高音量:“你有这个钱,还不如赔给那个酒鬼,让他们私了!”

陆知宋看着陌生的任珵,其实觉得很心寒。

任珵以前对她很好,赚的钱都会给她,每一个纪念日节日的礼物都会有。

他们用情侣头像,他朋友圈背景图是她,他的每一个朋友都知道她的存在。

他好像真的表现得很爱她的样子。

可他,还是和别的女人上床了。

在他们的家里,当着他们家猫咪雪糕的面。

靳屿靠在椅背上,目光森冷地睨着任珵,“你平时,也这么吼她?”

“我没有。”任珵声音小了下去,好像在靳屿强大的气场面前,他不自觉地就弱了起来。

也有可能是心虚。

靳屿转头看向陆知宋,轻嗤:“这就是你谈了四年的对象?”

一句话,尽显靳屿对任珵的蔑视与嫌弃,还有对陆知宋眼光的质疑。

他还是和当年一样呢,瞧不上任何人。

倒是任珵,不解地看着对面的两人,不确定地问:“宋宋,你们认识?”

陆知宋有些抱歉地说:“对不起啊任珵,一直没有告诉你我爸和靳屿他爸是战友。”

任珵瞳孔放大,表情瞬息万变,藏都藏不住,“战友?”

这靳家,可是四九城里的大家族,靳家既不从政也不从商,祖上做讼师,从靳屿爷爷那一代起,就做起了律师,关系网错综复杂。

谁见了,不得给靳家三分薄面?

谁不想,和靳家攀上点关系?

而靳屿则是这一辈中的代表人物,大大小小那么多场官司,就没见输过。

“宋宋,你为什么要对我有所隐瞒?”

先做错事的那个人,却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责她的隐瞒。

“的确是我隐瞒你在先。”陆知宋有些哽咽地道,“所以给你找全城最好的律师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你别拒绝我。”

不知道陆知宋是入戏太深,还是真的因为要和四年的感情告别,而有所触动。

靳屿将陆知宋的情绪尽收眼底,末了,才配合她说了一句:“任先生,我看在宋宋的面子上,诉讼费给你打八折。”

而任珵,整个人都是懵的状态。

车上的时候,靳屿说她刚才那是鳄鱼的眼泪。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