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银龙出没

作者:夜星河 更新:2022-12-27 09:43:13

正午时分,高山之上,群鸦乱舞,一个黄衣女子衣衫凌乱,长发散开奔波在山林中四处逃窜。她满脸的惊恐,那群家丁扮相的人对她步步紧逼,面前已然是死路。

“小槿小姐,张大人家还不知道您出逃的事,婚礼就在明天了,牧家这门亲事不能退。您一向懂事听话,这最后就别让老爷为难了。”

头发花白的管家从众家丁身后走出,他朝她走去一步,她便退后一步,不过几个来回她脚后一空,石子滚落,已然被逼到悬崖边缘,无可退之路。

名为牧小槿的少女身形摇晃,满目慌张,她平稳住身体往下看了眼,川流不息的激流撕搅礁石,白花花的水花溅起几丈高,毫无生路。

她的眼渐渐染上一层死气,绝望将她吞噬,因恐惧而抖动不停的身体竟慢慢止住,连急促的呼吸也平息下来。

管家依旧不紧不慢朝她而来,仍是挂着悠闲笑意眯着双眼,胜券已经在握,再走上几步便能抓住她了。

“小姐别任性了,女子哪有不嫁人的道理。您已经没路可走了,乖乖跟我回去吧。老爷说了,今日这事会当做没发生,您不用惧怕受罚。”

“不,陈管家,我还有路可走。”

甜甜一笑,不等管家反应她张开双臂一跃而下,既然她生不能自由,至少死要由她决定。恍惚间她看到一绿衣女子朝她款款而来,脸上淡雅依旧,眼中不再是化不开的失望。她的笑越发灿烂起来:我也要来见你了,五姐。

“不!!”

陈管家大叫一声看着明黄的身影被黑海吞没,他攥拳颤抖,严声下令,其音中气十足不似年迈之人。

“都下去找人,无论是生是死,都要带回牧家。”

水流激猛,牧小槿被带着一路向海,无数次在冒出的海礁上撞出伤口,她周围的水被染上刺眼的鲜红。

她的意识模糊着,她感觉好冷,身体的温度正在被无情的海水吞噬,只是,如果真的有下辈子,她想出生在普通的家庭,父母都是普通人,没有权势,不为利益,三餐不饱也无所谓,只要一家人在一起。

突然,游荡的群鱼争先恐后从她身边撤离,整片水域霎时变得寂静,湛蓝之中一抹突兀的银白闪现,它速度极快,身长数百尺,四双银爪闪闪发光,头有鹿角,尾末鱼尾,是条银龙。

它的四爪拉扯了几下牧小槿,随后嘴吐气泡包裹住她,银尾一卷,携着向海面游去。

到了海上龙身化人,银冠白衣,俊逸神朗,是一风度翩翩公子哥,抱着她径直走向一处隐蔽的洞窟。里面别有洞天,柳条做窗帘,无风自摇,宽大平整的石面上铺着柔软温暖的兽皮,一间简陋石室。与这格格不入的是里间的镶金红木宝箱,圆润硕大的珍珠镶嵌其上,价值匪浅。

把她放到兽皮上,男子双手掐诀,她身上的伤没有治愈,神志没有恢复。他奋力掐诀半刻,面目狰狞,头顶冒烟,牧小槿还是一动不动,一缕纯白的丝线从口鼻而出,那是她的生气。一旦生气全部流失,她就真的死了。

男子更加焦头烂额,一头整洁的束发被他抓得凌乱,精致的银冠歪在一旁。他突然如梦初醒,转身奔向宝箱取出一段红珊瑚,往她嘴里一塞,看她毫无反应,便掰下一截,离开珊瑚身的一截立马化水,他一时反应不及那滩水从指间流掉。

他又掰下一截放在掌中化水,急忙朝她嘴边送去,可他动作太慢,水全从指缝落到兽皮之上,到她嘴边时已经一滴不剩。

一来二去,珊瑚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一截,他在她嘴边化水这次终于给她喂了下去。那缕快消失的白丝变得浑厚没入她体内,身体的温度瞬间恢复,双颊染上淡粉,不再死气沉沉,可是她仍旧没有苏醒,她仍像他掐诀时一样毫无动静。

男子慌慌张张跑到里屋,趴在红木宝箱上一顿翻找,整个身子埋入大半,一堆东西被他扔了出来,石室变得更加杂乱不堪,没有下脚的地,他抱着几只或漆黑或白玉的瓶子朝牧小槿跑来,步伐匆忙被满地狼藉绊倒,整个人扑到牧小槿身上。

他整个人瞬间弹起又俯下身来,她身上的伤口消失,遮盖半张脸的血迹也不见了。眉毛弯弯如柳,皮肤白皙似玉,没有绝美之貌,却像块醇厚白玉,入手温热。

是啊,温热,他的确触碰着她的脸,而这时她醒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