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假的瞎子

作者:8月 更新:2022-12-27 09:42:49

我叫郑东升,开了一家盲人推拿店,当然我是个假的盲人。

之所以装盲,是因为我学的是中医推拿,开中医馆的时候生意无人问津。

后来我另辟蹊径,跟银行借贷,在城里的富人区开了一间盲人推拿馆。

可能是出于对盲人的同情,这一年多来推拿馆的生意竟然做得红红火火的。

这天推拿馆来了一个婀娜多姿的美人,让我平淡无奇的生活泛起了粉红的涟漪。

她长得很漂亮妩媚,大大的桃花眼,睫毛很长,弯弯的,高挺的鼻梁,水润的红唇,脸上艳丽的妆容让她精致的瓜子脸更是妩媚到极致。

她穿着紧身的白衬衫和包臀裙子让我这个没见过世面的「瞎子」差点流了鼻血,白衬衫的纽扣几乎被她撑得爆开,白衬衫里包裹的丰盈仿佛呼之欲出。

女人凹凸有致的S形身材,这一刻熟女的风情在她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一双纤细修长的美腿展露在外,玉足蹬着一双小高跟,她向我款款走来的时候,我本以为她是个冰山美人,但是没想到她竟然相当热情。

她眼光直勾勾地看着我的眼睛说道:「你好,请问你是郑东升吗?我叫李娇娇,赵姐给我推荐了你,她说你的推拿手法十分了得,治好了困扰她多年的腰痛。」

她的声音十分好听,有点低沉,慵懒又性感。

她看不到我,所以我用藏在墨镜底下的眼睛不着痕迹地扫了她一眼,我还是被她的美貌惊艳到。

我嘻嘻一笑,说道:「是赵姐言重了。」

李娇娇的身子忽然靠近我,她精致的面容在我眼前放大了几倍,她睁着勾人的大眼睛,似乎要将我看透。

我的心脏突然一紧,几乎忘记了呼吸,很快我便调整过来,我差点就往后退了一步,真的好险!

她继续靠近我,她的脸几乎和我的脸相贴,她温热的鼻息故意吐在我的脸上,像挠痒似的,我忍不住,只能装傻一手拍在了自己的脸上:「不好意思,好像有蚊子。」

李娇娇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继续说道:「我身体有点问题,最近经常感觉到浑身酸痛,请问你能不能每个星期抽两个晚上的时间到我家给我做推拿呢?钱不是问题,主要是我信得过你,不该看的你看不到。」

她可真是直接,这么直白的说我瞎,真让人哭笑不得,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和美女客人的亲密关系。

李娇娇住在城里富人区的中心——清田公馆2808,虽然有十几年的楼龄,但是在当时清田公馆可是城里房价最高的地段。

我的推拿馆虽然也是开在富人区,但是却是在富人区的边缘地带,跟清田公馆距离甚远,如果不是赵姐介绍,我和李娇娇基本八杆子打不着。

去李娇娇家的路程不算近需要二十多分钟,晚上七点半,我便用智能手机叫了一辆滴滴。

去到李娇娇家之后就把智能手机关机藏到了随身携带的包包里,然后掏出老人手机给李娇娇打去了电话。

很快,李娇娇就出来开门,看到她的一刻,我呼吸几乎一窒,血液仿佛一下冲向了脑袋。

她穿了一件薄薄的真丝吊带睡裙,露出白皙嫩滑的皮肤,性感的锁骨,我几乎能够清晰地想象出她黑丝吊带睡裙里波澜壮阔的美景。

李娇娇依然化着浓艳的妆容,见到我的时候,她愣了一下,突然抓起我的手,她软软的手心贴着我的手背,触感很好,我忍不住,不着痕迹地在她手心轻轻摩挲了一下,然后装作惊吓一般想要将手抽回。

李娇娇却抓得更紧了,眼神幽幽地看着我,抓起我的手,抬高,放到门口的门铃处,跟我说道:「郑东升,以后来到了按门铃就行。」

说完,李娇娇就领着我进屋子。

我跟她说:「李姐,现在就可以开始了,李姐家里的是沙发吗?沙发比较软,在上面推拿会比较舒服。」

李娇娇家里的是榻榻米的沙发,所以我才故意问她。

听到我的话,李娇娇又把俏脸凑到我的面前,杏眼直勾勾地审视着我,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问我:「李姐?你怎么知道我年龄比你大?」

我吓了一跳,按道理如果我是「瞎子」的话肯定是看不出她的年龄的。

怎么办?

我大脑快速地转动着。

我大专中医毕业以后跟父母借钱开了三年中医馆,推拿馆到现在也才开了一年半,满打满算到话我今年也才二十六岁。

像李娇娇这样的熟女,怎么也得三十以上了。

我想了想后,只能硬着头皮说:「实在不好意思李姐,不知道冒犯了,您不是赵姐的朋友吗?我还以为跟赵姐年纪相当呢?赵姐说过她四十六岁,理所当然的也应当尊她的朋友一声姐姐。」

李娇娇笑得眉目生辉,她跟我说她今年三十二岁,忙着工作,到现在还没真正谈过恋爱,更没时间考虑婚姻大事。

她还说每个男人见了她都是色眯眯的样子,只想骗她上床,对她根本不是真心的,那些男人只是想财色兼收。

我根本不知道李娇娇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只能附和她道:「那李姐肯定是个大美人,只是还没遇到对的人。」

李娇娇听完便呵呵一笑,她没有让我在沙发上给她做推拿,而是领着我去了一个房间,那应该是她的房间。

我觉得十分疑惑,我明明叫她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她却带着我进了她的闺房。

但是我现在是个「瞎子」又不可以多说什么,只能默默地让李娇娇牵着进入了房间。

这感觉就好像要发生一些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一样,紧张又刺激。

一进房间我就看到角落里的一个落地衣架,上面挂满了女人的贴身衣物,光看着就让人想入非非。

李娇娇一声温柔的「郑东升」将愣在原地不敢动作的我带回了现实:「我现在躺在沙发上,你帮我把裙子的拉链拉下来。」

她明明躺在她的床上,为什么她要骗我?

我没有再深想下去,只能老老实实地坐在床边,李娇娇背上雪白的一片暴露在我的眼前,乌黑的波浪卷发散落在床上,圆润的臀在真丝薄裙的包裹下露出诱人的弧度,一看就是充满弹性的。

还好我是学中医的,知道怎么内调,这么一个大美人躺在我的身前,我也只能不断地自我调节压制自己内心喷涌的火气。

我轻轻地深吸一口气,索性闭上眼睛,装着盲人的样子,伸手开始在李娇娇的背上摸索。

指尖触及李娇娇背部白皙光滑的皮肤,我连手指都开始发热,偏偏这时候李娇娇却压着喉咙发出一声引人遐想的叫声。

这时候我终于摸上了拉链,额头上都冒出了细汗,我松了一口气,嘶啦一声将拉链拉到了尽头。

李娇娇又一声迷人的尖叫响彻了整个房间。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李娇娇侧过头慌忙地跟我解释道:「对……对不起,我还没做过推拿,突然后背一凉,我就不由自主地叫了出来。」

我藏在墨镜下的目光却直直地看着李娇娇雪白的美背。

我轻笑一声,开始给她按摩了起来,手在她的背上游走,找准了穴位吼用力按压揉搓,而她只能压抑着声音,发出一声声动人的呜咽声和喘息声,这个女人也太敏感了吧,正常的按摩而已,就这样了?

半个小时后,按摩进行得差不多,我准备结束按摩时,看到李娇娇整个人都瘫软在床上,发出低靡的喘息声,香汗淋漓,染湿了她额角的秀发,就连耳根也染上了可人的粉红。

我故意跟她说:「李姐,下次如果觉得痛的话可以大声喊出来的,不用忍着。」

李娇娇却扭扭捏捏地说道:「我……我不是觉得痛,是觉得太舒服了,甚至有那方面的冲动……」

说完,李娇娇慢慢翻过了身,准备坐在床上,因为真丝睡裙的拉链没有拉上,随着她的翻身,真丝睡裙的肩带双双落了下来。

李娇娇看到自己暴露在空气中的身子时,发出一声锐利的尖叫,随即双手交叠慌忙地捂在胸前。

我只能站在原地,装作看不见一样,手胡乱地往前摸索一番,然后压着声音问道:「李姐,发生什么事了?」

李娇娇睁着迷离的眼睛,她抬头看向我,整个人仿佛松了一口气:「没什么,反正你也看不见。」

我心里低笑一声,跟李娇娇道别,她穿戴好便准备送我出门。

只是我刚一开门,就被两个大白拦住了去路。

李娇娇焦急地问大白什么情况,两个大白你一言我一语的,说是李娇娇家的这栋楼出现了病毒感染,这栋楼的所有人都是密接,需要对这栋楼里的所有住宅粘贴封条,住户均需居家隔离7天,现在开始所有人员不进不出。

我懵了,立马跟两个大白说:「我并不是这里的住户,只是过来工作的,能不能通融一下呢?」

大白却说:「不行,本来需要将全部住户转运到酒店的,但是因为酒店床位紧缺,只能居家隔离,现在这种情况的话,我们也没想到。」

我愣在了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李娇娇犹豫了半天,突然说道:「那就先这样吧,郑东升,你先在我的家隔离着吧,我家也没别人,反正也就七天的时间。」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只感觉李娇娇好像对这件事情有预料一般。

并没有什么惊慌。

我心中有些狐疑。

但也没有多想,只觉得可能是我想多了。

因而我对李娇娇道谢道:「那就麻烦李姐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