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 获悉当年真相

作者:喔牛咬大象 更新:2022-12-26 09:23:21

一个小时之后,站在陌生又熟悉的大门口,肖寒有些恍惚。

他一手拎着东西,一手靠近大门,本想敲门,却发现这门根本没有关严实,直接一推就开了。

“月儿,我、”

话还没有说完,声音就已经戛然而止。

肖寒只能在原地,听着卧室里传来的动静,脸瞬间黑了下来。

“唔,你快一点儿啦!”

“哈哈,别急嘛,本少今天肯定大展雄风!”

“……”

伴随着男女的声音传出,肖寒并非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几乎是瞬间,就猜到了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

更让他觉得浑身冰凉的是,里面那倒女声,就算是过了五年,自己也记得清清楚楚。

这分明就是自己的未婚妻李月的声音!

而另一道正是“赵、毅!”

肖寒咬牙切齿的念出这个名字。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将自己陷害入狱的富二代!

联想到5年都不来看自己的未婚妻,这其中的关节,肖寒瞬间通了。

五年的冤狱,未婚妻的绿帽,肖寒的怒火在此时到达了顶点。

抬腿一脚,房门应声而裂,破木板飞得到处都是。

“给老子滚出来!”

一声咆哮在房间里不断回荡。

李月慌张的跑了出来,慌张的眉宇间还有没有褪下的情欲。

“曹尼玛的!谁敢打扰老子雅兴!老子弄死你!”

赵毅提着裤子一路小跑出来。

“肖寒?是你?他妈的,你敢踢老子的门?我看你是还想再进去关几年。”

赵毅看清楚来人,眼神冰冷。

李月看清来人,也平复了慌张的心绪。

“肖寒,既然你回来了,你就长话短说,我们解除婚约吧,以前的一切,我也不计较了,我们一笔勾销。”

“一笔勾销?”

肖寒冷笑起来,这句话就是天下最好笑的笑话。

“你一个劳改犯,哪里比得上赵少?识相点就直接解除婚约,大家你好我好,赵少也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不然的话,哼!”

“所以五年前那场陷害,你是知情者,故意演戏给我看的。”

李月高傲的仰着头说道:“是又怎么样?”

“更何况,其实我根本不是你的未婚妻,你要找的未婚妻是救你的人,那个人又不是我。”

“那时候看你全身名牌,没想到是个落魄户,害得本小姐白费了那么多功夫。”

说到这里,她还不满的瞪了肖寒一眼,觉得对方耽搁了自己。

当初若不是这人带着名贵的手表,穿着昂贵的西装,她才懒得冒充所谓的救命恩人呢。

“不是你?那是谁?”

肖寒冷静了下来。

“那个人是我表妹,叫李婉,现在就住云城三环那边,你要找救命恩人履行婚约,那就找她好了。”

李婉一家已经走投无路,破落户配劳改犯,真是绝配!

李月眼神闪烁了一下,对自己突如其来的配对表示十分满意。

得到想要的答案,肖寒不再逗留,他看向李月,只剩下一片冷漠。

肖寒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的婚约到此为止,从今以后,你李月不再是我肖寒的未婚妻,我们之间再无任何的瓜葛!”

他转身,毫不犹豫的往门口走去。

比起在这里和李月继续纠缠,还是找到当年真正救自己的人更加重要。

“肖寒,你站住!我让你走了吗?!”

李月大喊一声,语气十分愤怒。

与此同时,赵毅也走了过去,拦住了肖寒的去路。

肖寒停下脚步,看了看面前的赵毅,又扭头看向气红了脸的李月,冷声问道:“我已经不再追究你们,你们还有事?”

言下之意,就是没事就滚开。

这副不在乎的态度,让你李月如鲠在喉。

她瞪着肖寒,秀美的脸因为愤怒而扭曲着:“肖寒,就算要分开,也不是你解除婚约,而是本小姐甩了你这个劳改犯!”

“你真以为自己还是曾经的肖少爷吗?还用那么高高在上的语气对我宣判,不,你根本不配!”

“不是你要解除婚约的吗?”

明明得偿所愿,怎么还急眼了呢?

李月顿时更气,她狠狠的跺了一下脚,然后对赵毅撒娇似的喊道:“赵少,他惹我生气了,你帮我教训教训他好不好?”

“当然好,谁也不能惹我家月月生气。”

赵毅阴恻恻的应了下来,二话不说举起拳头朝着肖寒的脸上挥过去。

“一个劳改犯罢了,还敢在本少爷面前叫嚣,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本少爷现在就教教你怎么做人!”

他早就想打人了,毕竟虽然如愿,但是肖寒这样平静的态度,反而显得自己二人更像是跳梁小丑。

堂堂云城赵少,怎么能受这样的委屈?

“臭小子,你今天死定了。”

“砰!”

一声巨响,伴随着赵毅还没有说完的话语,一起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大门上。

肖寒在李月和刘芳目瞪口呆的视线中,大步走到赵毅身边,拎着他衣领,几拳下去,就将人揍的鼻青脸肿。

赵毅一边嚎叫,一边威胁:“你、你竟然敢打我,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嚎叫声惊醒了李月,李月冲上来扒拉肖寒的胳膊,尖声道:“肖寒,你住手!”

肖寒的确住手了,也将李月推开了。

他直起身子,冷漠的扫视二人,说道:“不要试图惹怒我,我的怒火,你们承担不起的!”

话音落下的时候,他的背影已经消失不见,原地只剩下还在嚎叫的赵毅,已经神情变幻莫测的李月。

李月余光瞥见茶几上的几个袋子,顿时满脸嫌弃的提起来,看也不看就往门外一丢,嘴嘀嘀咕咕。

“什么破玩意也往我这里拿,我才不稀罕这些垃圾呢!”

袋子正是肖寒之前提过来的贺礼,只是方才急着走,遗忘了它们。

袋子在半空中划过优美的抛物线,然后落在地上,里面一个盒子滚了出来,撞在了门脚,直接从盒子里跌落了出来。

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在地上滚了几圈,随后安静的躺在地上。

李月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枚钻戒,戒指中间,鸽子蛋大小的钻石闪闪发亮。

她懵了一下:“这是……”

“他怎么会有这么奢侈的东西!”

李月疑惑万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