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 目的

作者:夏夏 更新:2022-12-21 11:13:29

云溪在前台入账,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被来人劈头盖脸地一顿臭骂。

“就是你!就是你把我老公治得病更重了!”

带头的贵妇人进来便指着云溪的鼻子怒骂,浓妆艳抹的五官狰狞,身后还跟着一大帮子佣人。

云溪对她没有印象,保持着医生的风度,压下脾气。

“这位夫人,请问您丈夫叫什么名字?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我老公叫许正清,你查查有没有这号病人!”

贵妇人趾高气昂的笃定道:“在海市也敢和我推卸责任?你们这骗子诊所,跟我去警察局!”

语罢,女人身后的强壮男人立马上前来,即刻就要钳住云溪细弱的胳膊,却被突然横出来的手紧紧拽住,反手一扭,惨叫声响起。

“啊!!!”男人被来人拧得脸色发白。

“徐姨。”

冷冽的声音从楼上砸落。

下一秒,徐姨厌恶地甩开了男人手臂,阴狠的气势收敛。

众人往楼梯望去,只见一位身着家居服的高挑女人走了下来。

她未施粉黛,脚下还踩着十分可爱的粉色拖鞋,但柔和的眸光看向人时,却莫名叫人毛骨悚然。

“你,你是什么人?”许夫人强挺胸脯,色厉内茬道。

“林风眠,二七诊所负责人。”

林风眠视线在她身上停留了几秒,幽光浮动,慢慢走到云溪身边。

许夫人闻言气势不减,敌意猛然加深。

“好啊!原来你就是害我老公的幕后主使!”

“您说云溪误诊导致你丈夫情况恶化,此时确定还要把时间浪费在口舌争辩上?”

林风眠唇角勾起,喜怒不形于色,可眸心深处却噙着几分精光。

许夫人眼神颤动,没应话。

“这样,我亲自去给许先生诊治,若不好,诊金悉数退回,我自去警局自首,一切后果我全权承担,如何?”

林风眠将碎发拂到耳后,脸上的笑意浓厚,却不达眼底。

“师父,我怎么会误诊......”云溪内疚地抓紧了手指,眼眶有些湿润发红。

“我知道。”林风眠将手搭在云溪肩上,轻声安抚。

云溪是她一手培养的,能力如何,她比任何人都了解。

许夫人用狐疑的目光上下打量了林风眠一番,最终同意,“行!谅你也不敢耍我,你现在就跟我走。”

“好。”林风眠从头到尾,都云淡风轻地不像话。

走时,林风眠朝徐姨看一眼,暗中比出一个手势。

徐姨立即点了点头。

荆园。

荆鹤年坐在床上,唇线紧抿,敛着锋芒的幽眸冷盯着平板,眼底没有丝毫情感,犹如断七情绝六欲一般。

“荆爷,你绝对想不到那女人有多厉害!”

忽然,一道极夸张的嗓音从外面传来,周闫泽兴冲冲的快步跑向荆鹤年卧房,不过脚尖在迈进门槛的那一瞬,竭力收敛住急迫。

爷面前不能躁,经验教训。

荆鹤年脸色冷峻,头未抬的吐出一字,“说。”

周闫泽刚要说话却忍不住先打了个哈欠,眼底的黑眼圈深重,可奇怪的是,他没一点睡意。

他顾不上这些,把徐锦黎给的报告递给荆鹤年。

“荆爷,你看。”

荆鹤年接过报告,锐利地凤眼一目十行扫着。

“难怪昨晚那阿姨说只接待两位,还需要提前预约,原来是那女人真有可令人起死回生的医术,除非机缘巧合,否则其他人都需要引荐才能去看病,架子真不小…”

周闫泽一边说,一边观察荆鹤年表情。

“噤声!”

荆鹤年仅一眼,周闫泽顿时缩了缩后脖,手在嘴上比了个拉锁的手势。

看到最后那页的接诊对象,荆鹤年深又冷的眸子漾出密密麻麻的警惕与危险。

上面的名字,基本是海市各大家族势力内的重要人物,为她无形间连成了一片庞大的关系网。

海市崛起、深藏了这么位奇人,他竟毫不知情,这让荆鹤年觉得震撼的同时,也升起一抹戒备。

可心底不禁对林风眠好奇起来。

她的目的是什么?

思及此,荆鹤年神情愈发冰冷。

倏地,有人敲门进来汇报,“荆爷,林医生被人带走了。”

闻言,荆鹤年面色一沉,“是谁?”

“还不清楚。”手下毕恭毕敬站在一旁,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立马去查。”

不管林风眠此人对他、对荆家是否会有威胁,至少在他体内的毒没解决前,绝不能出事。

“是!”

听到荆鹤年的话,周闫泽企图在自家爷脸上寻摸出一丝别样的神情,可什么也没有,他不免有些失望。

还以为千年铁树开花了呢!

与此同时。

林风眠和云溪一同被带到许家。

甫一进门,里头便传来错落有致地哭喊声。

分别来自许正清年过七十的母亲,以及一双儿女。

“儿啊,你要是有事了,让妈可怎么活啊!”

“爸,我们不能没有你!”

“爸爸——你快醒来啊!”

“……”

“妈,我回来了。”

许夫人话一落。

许老夫人立马转头,瞥见林风眠眼神就狠厉起来,粗声吼道:“你就是谋害我儿子的医生?贱人,我要你偿命!”

说完,她佝偻着背,冲上来就要动手。

许夫人方才没占到林风眠便宜,此刻站在一旁,乐见其成地想看她吃瘪。

“师父,小心!”

眼瞧着许老夫人的凶猛动作,林风眠眉头都没动一下,身姿敏捷地往左灵巧避开。

“嘭”地一声,许老夫人扑了个空,狼狈的摔倒在地。

许正清儿女连忙焦急去扶。

许娇娇看见林风眠那张异常漂亮的脸,不由生出敌意,“你……你怎么可以如此对待老人,太没教养了!”

“如果我奶奶和我爸有事,我们许家绝对不会放过你,你赶紧和我奶奶道歉!”许奕博也瞪着林风眠,凶神恶煞。

“我呢,没有不打老幼的传统美德,若你们非要乱来,别怪我不客气,病人在哪?”

林风眠看他们的目光很淡,淡到没有起伏,更没有人类该有的温度。

瞬间震慑得许老夫人,还有许娇娇姐弟呆愣住,不敢轻举乱动。

“带路。”林风眠瞥过一旁同样僵住的管家。

管家被她看的脖子一寒,马不停蹄的照做。

进门,许正清正面色痛苦地蜷缩在床上,脸色发白。

“这都上吐下泻一天了,连床都没法下,还说你们没责任!”许夫人凶巴巴道。

林风眠没说话,径直上前为许正清把脉,目光掠过一丝锐色。

“怎么样?你到底行不行?”许夫人呵道。

林风眠拿起床头柜上的碗,放在鼻尖嗅了嗅,转而回头望向许夫人,“这里边的东西,许先生每天都在服用吗?”

“是啊,这可是加了上好药材的汤。”

“那就解了。”林风眠放下碗,看向云溪。

云溪忙打开随身携带的药箱。

“许先生是吃了相克的食物,又和我们诊所开的药相冲,所以才会昏迷不醒。”

林风眠用指甲盖轻轻拨动药片板,找到自己需要的便拿了出来,从中磕出一粒绿色药丸。

她正要给许正清喂下去,许夫人忙大叫了一声,快步冲上来,甚至一脚踩在了云溪脚背上,把她撞到墙边。

“你干什么?!你拿的什么东西,就往我老公嘴里喂!”许夫人伸手就要去抓林风眠的手腕。

可还未碰到,林风眠一步后退,避开了她,神情一闪而逝地不虞,很快又恢复如常。

云溪踢了踢被磕痛的脚背,眼中冒起火光。

“这可是上好的珍贵药,一般人用都要提前付款的,我师父人好,才破例给你们用,你别不识好歹!”

“切,什么来历不明的东西,你们说是好东西就是好东西了?”许夫人敌意的目光,左右扫视着林风眠和云溪。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