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 诊所闹事

作者:夏夏 更新:2022-12-21 11:13:29

林风眠莞尔一笑,杏眼微微眯起,眸光灵动,如月牙般姣美。

“他身上的毒很有意思,而且,他是荆鹤年。”

云溪和徐姨面面相觑,眉宇皆是不解。

林风眠从来不畏强权,不合眼的病人,纵是带着千万诊金,她都不会松口。

究竟是什么样的毒,能让她们林医生如此感兴趣?

另一边,荆鹤年回到荆家别苑。

意外失去他踪迹而全部出动的荆家上下,总算大松一口气,海市隐隐动荡的势力,也逐渐稳了下来。

某些家族刚打听到荆家露出一些不寻常的动静,心思还未起,就失了机会。

说来神奇,荆鹤年回到别苑后,感觉每日都影响着他心神的胸口剧痛,居然缓解了不少。

他靠在床头,黑曜石般深邃的眼眸,透着思忖。

“爷,徐老先生来了。”门口佣人礼貌地敲了三下门。

“请他上来。”荆鹤年嗓音喑哑,有着独特的质感。

少顷,徐老先生提着便携医用箱匆匆赶来,身上的白大褂应该是来不及换,还散发着医院的消毒水味。

“爷,抱歉,临时有台很重要的手术,耽误了时间。”徐老先生边放下东西,边向荆鹤年解释道歉。

很奇怪,他最近两三天多了好几台拒绝不了的重大手术。

往日,这时都很轻松。

“没事。”荆鹤年冷硬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徐老,你赶紧给荆爷检查一下。”周闫泽十分不放心道。

荆爷中的毒少说十几年了,每半个月就会生不如死地复发一次。

哪怕有徐老在,也仅仅是缓解。

但这次,好像没见他太难受,莫不是那女人使了什么手段,得赶紧检查检查。

“好!”

房间里安静如斯,徐老先生把着脉,神情沉着。

忽而眉间蹙起,眼中浮动着狐疑,复又惊讶沉吟。

看他神情复杂,周闫泽和徐锦黎都变得紧张起来,异口同声道:“徐老,怎么了?是不是很严重?”

“爸,爷有大事吗?都怪我!”

“毒性竟然减轻了……”

徐老先生后退一步,满脸的难以置信,声音由于激动略微发抖:“给爷诊治的人叫什么,这妙手回春的本事说是华佗在世,都不为过啊!”

老人眼里毫不掩饰震惊,丝毫没了往日的处之泰然。

徐锦黎和周闫泽:“???”

所以……那个女人,不是庸医?

“锦黎,你爸是不是太累了?”周闫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转头拍了拍徐锦黎,惊疑嘀咕。

徐锦黎毫不犹豫地回道:“不会。”

他父亲是内科领域德高望重的医界泰斗,不仅享誉世界,还奖项无数,更得国外王爵亲自授发的“新内科之父”荣誉,绝不会胡乱断口。

“徐老,你确定吗?”荆鹤年瞳孔收缩,镇定地问。

徐老摸着发白胡须,道:“爷,保险起见,待会我给你做个血清检查。”

“嗯。”荆鹤年薄唇翕动,周身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冷意。

他痛不欲生近十五年,其间吃过无数中西药,试过各种办法,统统没用。

可那女人针灸完,他身心内外前所未有的畅通,犹如死而复生。

兴许,她真能治好他?

“去查查她,锦黎。”威严的男音响起。

“好的,爷!”

“爷,我能去见见她吗?”徐老先生雀跃地问道。

为了替荆鹤年解毒,他呕心沥血大半辈子,试过无数治疗方案,不曾想,有天竟被人轻易解决了五分之一。

医学界的奇迹啊!

他定要找这位奇人好好请教请教。

“爸,林医生说,让爷坚持半个月过去针灸用药就能清完。”徐锦黎答道。

徐老更加惊讶了。

“这件事先不要让她知道,泄者,处!”荆鹤年低垂着眸,阴戾的气势崩离,声音威慑。

这个她,在场的都清楚是谁。

有生育之恩,却没养育之心。

众人神色瞬间肃穆,“是!”

倏地,电话铃声响起。

荆鹤年瞥了眼,从容接起,音调裹着寒刃,“有事?”

“荆总,咱们公司的网络又被小少爷植入病毒,系统全崩了,导致……导致集团损失了近千万。”

电话那头的技术部总监,脸皱成一团,欲哭无泪。

“荆总,能不能,让小少爷放过我们技术部啊…”

接连几天加班,他们真伤不起了!

他头上本就不多的毛发,日渐稀疏……

“荆氏不养废物。”

系统能被攻破,就说明系统防御不够精密,如此都抵挡不住,如何面对海外势力的攻坚?

男人看了眼不知何时进来的小男孩,惜字如金说完,便冷漠的掐断电话。

独留技术部总监风中凌乱:“......”

“小少爷啊,你又做了什么,惹得人家大半夜来找荆爷哭诉。”周闫泽低头望着站在左侧面瘫着小脸的荆云淮,兴致勃勃地问道。

别看荆云淮年纪小,智商却高到变态。

一手黑客技术出神入化到无人能敌。

徐锦黎也来了兴趣,看着他。

“我不想去学校。”

他想独自待着。

荆云淮的话和某个人一样言简意赅,黑溜的大眼睛紧盯着荆鹤年。

“不行。”视线落在和自己有几分相像的小脸上,荆鹤年语气不容置疑。

父子俩无声对峙,最终荆云淮道行太浅,败下阵。

见状,男人冷硬的眉眼不自觉柔和两三分,“明天你若能再破系统,我便同意。”

“好!”荆云淮气势十足的应下赌约。

周闫泽和徐锦黎对视一眼。

荆氏的技术团队要倒大霉了,要不要提醒一把?

月落日升,清晨的阳光丝丝缕缕,透过窗帘缝隙,落入北极风色调的房间。

在女人白皙无瑕的脸上,留下一道金色竖影,美轮美奂。

卧室门被推开,依次响起悉索的脚步声。

林风眠眉间一蹙,睁开眸子,发现宝宝们在床边围着,无比殷勤地望着自己。

“怎么了?”她困倦地问,眼睛有些睁不开,昨天那场针灸治疗耗费了她过多精力。

“妈咪,下楼吃早餐了!”林不易小短腿哼哧哼哧地爬上床,凑近妈咪,一双乌溜溜眼珠子早暴露了他的小目的。

林风眠眨了眨眼,忽然就清醒了,心中升起熟悉的预感,“你们给我做了早餐?”

“嗯!”林不容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穿着牛仔背带裤,奶酷奶酷的。

林风眠洗漱好下楼时,两个宝宝已经在餐桌边乖乖坐好,大理石桌面上摆放着两道丰盛早餐。

不难猜出谁做的。

云溪走到林风眠身边,轻轻耳语了什么。

“五百万?”林风眠眉头挑了一下,不置可否,“入账吧。”

也许五百万在别人看来确实不少,但她远远不止这个价。

荆鹤年身上的毒,积压时间最少都有15年,之所以能活到今天,他身边的医者怕是废了不少心思。

她猜,给他下毒之人,应该恨极了他,才用如此阴狠的毒。

“是。”

话落,云溪下了楼。

林风眠开始慢条斯理地逐个品尝孩子做的早餐,再给他们的手艺进行中肯的评价。

就在这时,诊所外响起几个人的吵闹声,语气横冲,好似林风眠欠了他们几百万似的。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