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你的命?

作者:夏夏 更新:2022-12-21 11:13:29

须臾。

“哎,徐锦黎,你有没有觉得那孩子有点眼熟?”周闫泽摩挲着下颌,皱眉问。

徐锦黎拧眉,满心满脑都是自家荆爷的安危,很敷衍回道:“没有。”

诊室内。

“你是中医?”荆鹤年缓缓撑开眼皮,狭长而锐利的凤眼,摄人心魂。

林风眠抬了抬标志的杏眸,难得耐着性子道:“放心,我对你的命不感兴趣。”

确实有很多人想要荆鹤年的命,但她不要,她要的是……

望着女人夭夭其灼的眼眸,荆鹤年视线愈发模糊。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的身影和嗓音,总让他感觉在哪里见到,听到过。

“我们是不是.....”他削薄的唇轻启。

不等他说完,林风眠保持端庄的微笑截断,“荆先生,你的搭讪方式有点老套,闭眼吧,要开始了。”

始终站在一旁的云溪暗瞪了荆鹤年一眼,又一个觊觎她师父的登徒子!

林风眠下针的手法精准老练。

天枢穴、神阙穴、中封穴、太冲穴、三阴交穴。

每针下去,荆鹤年都感觉到自己身体某个穴位一阵酸胀疼痛。

不过这疼痛比起他发作时,只是小儿科,眉心都未动一下。

这番表现倒引得林风眠略一侧目。

下一瞬,她将荆鹤年身上五处长针依次捻动,加剧的酸胀终于让荆鹤年脸色出现一丝异色,额间渗出细密虚汗。

在身体各处疼痛即将达到他忍耐极限时,一股暖流猛地袭上他四肢。

五针完毕,他的右手五指俨然变得乌黑。

林风眠刺破其右手中指指腹,黑色的血液顺着男人指尖一滴滴缓慢析出。

半个小时后。

“送客!”温软的声线里裹挟微凉,更透出几分倦怠。

“是。”云溪佩服的直点头。

少顷,周闫泽和徐锦黎被带入诊室。

见荆鹤年还未完全清醒,周闫泽盯着林风眠,焦急质疑道:“你确定荆爷没事了?你可别想糊弄我......”

未说完的话,在瞧见荆鹤年瞥来的眼神后,偃旗息鼓,后脊梁还隐隐升起一点凉意。

“你们有别的选择?”

林风眠浅挑着眉,没什么表情,轻又慢地再道:“荆先生,你的病情很复杂,想要彻底根治,得连续半个月过来施针用药。”

半个月的时间,足矣她达到目的。

“根治?”周闫泽刚被林风眠噎了一句,还有点不服气,此刻更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荆爷身体里的剧毒,徐老研究了十几年也只能做到压制,她竟然妄称半个月就能根治?

当他们傻子?

“爱治不治。”林风眠淡漠的视线从荆鹤年身上扫过,态度高冷,携着几分世外医者的孤傲。

但谁也没看见,她眼底转瞬即逝地暗芒和算计。

眼尾余光在瞥及周闫泽的脸时,微一顿,随后清澈的眸底闪过趣味,直接抬脚离开。

两个宝宝此时正乖乖地挤在会客厅小沙发里,见妈妈出来,葡萄般大的眼睛,齐刷刷地凝向她。

里头闪着没被世俗浸染的纯净光芒。

这人畜无害的萌眼攻击,换成谁都扛不住。

但,除了林风眠。

因为只有她知道,这俩宝贝看似软萌可爱,实则一个比一个心黑。

林风眠目光懒懒落在林不易身上,素手轻轻在其小脑袋上一敲,“为什么下药?”

只那一眼,她便看出周闫泽被下了通宵丸。

饮者,可精神抖擞三天,困却了无睡意,异常折磨人。

她这两个宝贝里,林不易不仅长得最像她,就连专长都随她,极其擅药。

林不易爬进林风眠怀抱,嘟起嘴唇,理直气壮的埋怨,“谁让他们欺负妈咪。”

“下次不可以再这样了!”林风眠敛下情绪,目光逐渐愠沉。

她不希望她的孩子将医术用在非正途上,毒医一脉,入则是深渊。

林不易低着头,气音地“嗯”了一声,也不知有没有听进去。

这孩子腹黑的一面,也不知道像谁。

是他么?

林风眠敛下长睫,神思渐渐飘到了很久以前。

“妈咪?妈咪?”

宝宝稚嫩的声音,将林风眠拉回了现实。

“好了,都去睡觉!”

“好。”俩孩子齐齐应声,听话地跑上楼。

两个宝宝睡在一个房间,天花板上悬挂着星月吊灯,暖黄色的灯光温馨恬静。

林风眠给他们一一盖好被子,关上灯,眸光逐渐幽深。

时至今日,哪怕被赶出家门,名声扫地,她也从不后悔当年未婚先孕,生下他们。

窗外的轰鸣雷雨悄无声息拉远了她的记忆。

当初,她难产时也是这样的冰冷雨夜。

在产房,经历九死一生,她终于生下了三个孩子。

可不等她彻底清醒,那狠毒女人就要将她的三个孩子全部扔掉,扬言是林家耻辱!

若非她拼死相护,只怕早骨肉分离。

可尽管如此,她依旧没能护住大宝。

再后来经历追杀,她走投无路……

回忆戛然而止,林风眠十指用力攥紧成拳,双瞳充满血丝,微末夹杂着痛苦和余恨。

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从现在开始,她都会一一讨回来。

头阵,就那对狗男女好了。

旋即,林凤眠失而复得般的亲了亲两孩子的额头,才出去。

房间陷入沉寂,没过多久,角落里传出微小的奶音。

“妈咪走了?”

“走了。”

应声刚落,林不容,林不易一下从床上坐起,鬼鬼祟祟的说话声细如蚊蝇。

“刚才那个生病的叔叔,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爸爸,荆鹤年吧?!”

“嗯。”林不容点了下头,酷酷道:“勉强能配得上妈咪。”

荆鹤年,10岁考入伯克利大学,14岁于MIT攻读金融硕士学位,16岁在米国华尔街掀起一场金融风暴,斐名国际。

他不仅是豪门世家子弟内,最年轻的财阀统治者。

更是海市有史以来手段最狠厉的财阀掌舵人,在18岁就缔造了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

“我们瞒着妈咪去找他?”林不易捧着肥嘟嘟的脸问道。

“嗯!”林不容小大人似的点头。

楼下,徐姨送走荆鹤年几人,和云溪一块清洁消毒。

见林风眠下楼,二人迎了上去。

“师父,您今天怎么会为了荆鹤年破例?”云溪忍不住开门见山。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