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三章 闹?

作者:忆梦幻谷 更新:2022-12-21 11:13:13

“你想知道?那你看好了——”女孩脸上露出了可人的笑容,下一秒,她便喊了一声“青冥!!”

祁焓还以为她要换剑出来给他展示什么毁天灭地之能,可她换出来的并不是一把剑,而是一个人,一个人!!!

那个人是个男子,五官生的精致,剑眉星眸,一头青色发丝被一条白色发带束缚在身后,前面的刘海掩了他半张面,一身白调轻铠,倒是显出一副翩翩公子的样子。

“你,你谁啊??!”男子的出现吧祁焓吓了一跳。

“回祁公子,吾乃主上佩剑中的剑灵——青冥”

还当祁焓震惊时,慕幽突然从青冥的背后探出小脑袋。“你看,这寻常灵器做不到吧?”寻常灵器能有个虚影都已经不得了了,可与这相比好比蜉蝣撼大树。

“好了,没你事儿了,回去吧——”慕幽笑嘻嘻的说着,伸手朝着青冥一挥,还没反应过来的青冥瞬间就化作一缕流光消失了。

待那抹流光也消失过后,慕幽双手合十,桃红的脸蛋上洋溢着独属于她的笑容,很暖,融化了世界。“不说这个了,我们明日去灵桥镇去玩儿吧,那边要举行一年一次的灯会呢,之前一直听陈瑶说,都没有机会去看一看。”

慕幽向着祁焓说了很久,可以说是越说越兴奋,已经到了心驰神往的地步了。

额——尽管祁焓不想打断她,可没有办法啊~

“打住打住,这次灯会——我应该是去不了。”祁焓一脸无奈道,似乎还带着些许惋惜之意。

他这一句话可把慕幽给整懵了,刚才脸上挂着的笑容瞬间消失,这寂静时分让周围的空气都冷了好几度。

“你,你别用这种要吃人的眼神看我啊,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啊都到月末了我这个月的委托还没接呢!”被慕幽用那种眼神盯着,祁焓只感觉浑身不自在。

上次因为陪慕幽,结果当月的委托被自己忘完了,然后——在思过崖上带了三天三夜,还被罚款了一千灵石。

最好笑的还属是慕幽因为吵着要见自己,差点和执法堂的长老干起来。这些麻烦又没有必要的事情,还是尽量避免的好。

“那好吧,我自己去?”慕幽一听到祁焓不去,兴致就减了大半,说话都没有之前兴奋了。

“嗯,注意安全。”祁焓探出手去揉了揉女孩的小脑袋。

——

璃仙宗【宗门名字在这本书里改了一下】拜灵堂前的广场上,祁焓独自占据着方圆十米的地方,其他人都用着类似敌对的目光看着他,隐隐约约还能感觉到杀气的存在。

“这下真的是神憎鬼厌了啊~”祁焓心想着,略显无奈。

他这一年里做的事情不算多,却是每件事情都太过招摇,先是受了无常的五十雷鞭,又是将小红公之于众,最招恨的还是和慕幽确定了伴侣关系,现在这些人是恨不得从自己身上扒下一块肉来。

“呼~”祁焓轻轻叹了口气,便准备去接委托了。

“祁焓?”

还没走出两步,他便被一阵如莺歌燕鸣的声音给叫住了。

缓缓转过身,唯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了自己身旁,那个女孩一身朴素的白色纱衣,乌丝散在腰间,秀色的面孔犹如出水芙蓉一样娇艳,勾魂的眸子出神的定格在自己身上。

“陈瑶?”看清过后,他朝着她轻轻笑着。“有事吗?”

陈瑶没有立马开口,只是用自己的小手不停地摆弄着自己的白色纱衣,弄出一层层交错的褶皱,她咬着自己的粉唇,竟透露出了丝丝妩媚。

“那个,那个,上次的事,对不起啊~”陈瑶磨磨蹭蹭了好半天,这才把卡在嗓子眼里的话给说出来了。

上次的事自然指的不夜城那些事,为了帮她逃个婚,差点把自己的小命给搭上了。

祁焓听了先是一怔,随后摆了摆手。“上次不是说过没事吗,你到底打算道几次歉啊,你这接二连三的道歉把我都弄不好意思了。”

“啊?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吗?”陈瑶听后直发笑,看祁焓的样子他应该没在意上次的事吧。

“对了——”女孩似乎想起了什么,白皙的手指在腰间摸索了一番,“给,接着——”

话音一落,陈瑶便抛给了祁焓一个储物戒。

“嗯?这是——”祁焓拿着戒指,不解的看向陈瑶,他试着用灵识看储物戒里边到底装的什么,刚进到里面就被那堆金闪闪的灵石给吓出来了。

只见陈瑶嘻嘻一笑。“上次答应你的,一天卖身钱——”

祁焓听到这句话简直哭笑不得,你什么时候答应我了?你答应的明明只有慕幽一个人啊!!

男子收起储物戒,思索了一会儿,随后一本正经的看向陈瑶。

“你,你干嘛?!”陈瑶吃了一惊。

哪知祁焓忽的散去脸上的严肃,嘿嘿笑道“帮我个忙呗~”

“不可能!!!我绝对不会假扮你心上人的,除非你把灵石还给我!!!”陈瑶撇开脑袋,一副此事不容商量的样子。

祁焓此时脸都绿了,躁动的眼皮止不住的上下窜动。

“嘿嘿,我开玩笑的,说吧,要我帮什么忙?”

“其实没什么——”祁焓扰了扰脑袋,不好意思的笑道“替我陪慕幽去灯会呗。”

呼~不知从哪里滚来的落叶卷到了两人的脚下,他们互相盯着对方,都没有率先开口说话的意思,时间像是被静止了一般。

两人就这样坚持了很久,最后还是陈瑶受不了了,黑着脸埋怨道“你的事情,为什么要推给我做啊?!你这伴侣到底是怎么党的啊?!”

“我也没办法啊,难道想看她和执法长老闹起来啊,明明上次我都觉得——”祁焓说到一半便没有再说下去了,说实话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当时的心情。

陈瑶仔细一想,好像确实是这样,于是转身丢下一句“行行行,我陪她去行了吧。”便走开了。

目送她离开后,祁焓也可以放心去做委托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