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二章酒吧

作者:see看见 更新:2022-12-19 10:14:00

肩膀不自觉地在颤抖,他搂着自己。初恒觉得他该睡觉了,因为睡着后就看不到那些光怪陆离的记忆了,这是平复他衰落神经的最好办法。脱下的鞋子随手一丢,初恒爬进了卧室。整个人在平坦的地面上躺下下,眼皮立马垂了下来。

初恒只睡了一个小时就醒了。他甚至无法入睡,因为害怕做梦。哈。不知为何,他的眼角都红了,鼻尖也红了。电影和动漫中的读心术者可以自行控制自己的能力,而且他们十分珍惜并充分利用这些能力。而我却因为不能控制这相似的能力而身心俱疲,正处在崩溃的边缘。

穿着衣服走进小浴室,初恒打开冷水淋浴,膝盖上的骨头传来了一阵刺痛感。从中学就开始的这种独居生活,有时快要把他逼疯。他的肩膀颤抖着,害怕得连呼吸都喘不过来。他没有朋友,家人因为惧怕也不敢留在他身边。

意识到自己始终是一个人,永远的一个人,刺骨的寒意浸满全身。啊!一声短促的呻吟打破了寂静,他不能一直这样,一个人……不能忍受!他快速地脱下湿衣服,拿出干衣服穿上。

尽管夏天的夜晚还是很热,但他依旧感到寒冷,从嘴里吐出白色的气息。有人,有人很好,所以我需要有人。脸色苍白的初恒勉强站起身好像被什么东西附身了似的开始动了起来。

他走啊走啊走。砰,肩膀撞在路灯上于是看到了一个深吻的场景,然后再次撞到墙上看到有人呕吐。即便如此,他也记不起像以前那样迈出的每一步。感觉进步了一点,加快脚步,初恒继续走下去。当他站在下到通往建筑物地下室的楼梯上时,已经有些出汗。他的脚步慢了下来,目不转睛地看着正在播放安静爵士乐的地下室。这是他一个月以来的第一次访问。

“欢迎。”

好像没有听到这声简短的问候,初恒慢慢地走着,没有回应就坐了下来。疏离的动作中更添了几分慵懒,一些男人故意将目光投向了他。这些目光让他有些不舒服,但他现在相当兴奋。他将能够拥抱某人,汲取他们身上的温暖,然后就会舒服一段时间。

“好久不见了。”

“……是的。”

“我能给你什么?”

“只是…任何事物”

他喝酒后有些头疼。但是不能不喝酒就把一个人拖出去。

“没有酒精这回事。”

“只是…”

“去桃花。”

突然被打断,初恒慢慢地把头转向一边。初恒的眼中只看到了这个男人,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可读信息。他的容貌,他的声音,与任何事情都无关。

“你喜欢桃子吗?”

“……我不知道。”

“你看起来像你。他们看起来也很像。”

“是啊…”

“如果我感觉到了,我可以举起拳头,但没有任何反应。”

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所以,今天他要和这个男人上床。初恒拿着一个冒着冷气的玻璃杯,用吸管吸了一杯闻起来很奇怪的饮料。他感觉不到甜味、苦味或者其他味道,所以他歪着头,把杯子放回吧台上。

“我不知道?”

“……你是谁?”

记不大清那个男人的脸了。毕竟,他暂时不会再来这里了,下次来的时候再找一个就是。发生关系后,他暂时看不到有人在这里或者那里溢出的记忆。不管怎样,性只是初恒的一种手段。

“你表现得好像你真的不知道。”

他表现得好像他不知道,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而且,酒一沾到唇边,他就意识到了不对劲,但此时已经为时已晚。就好像他拿错了酒杯,酒精从他的喉咙里流过的那一刻,仿佛要灼烧周围的一切。我挣扎着吞下液体,急忙把酒杯放在吧台上。

“你是未成年人吗?有检查你的身份证吗?”

“我刚来的时候已经这样做了。”

触到发烫脸颊的手指依旧冰凉。偶尔会划伤脸颊的指甲也很整齐。视力和听力都模糊不清,只有触觉越发灵敏,即使是简单的手部动作,也将初恒的耳朵染红。

“很可爱。”

用手指抚摸着滚烫的耳廓,初恒靠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刹那间,某个男人,一个给他倒酒的侍应生,一个正对着侍应生的手掌,冲进了他的视线。当那位侍应生的脸颊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嘴唇都裂开了,他的记忆也同时破碎消失了。我听不见,但很明显,肯定打的很重。

嗯,深吸一口气,初恒抓住坐在我旁边的男人的衣领拎了起来。现这已经超出了他的忍耐程度。在我睁大眼睛的一刹那,贴在现在侍应生嘴角的创口贴仿佛放大了一般吸引了我的视线。我不想看到更多的回忆。初恒从座位上起身,从裤子后兜里掏出钱包。当他在里面翻找着想要掏出一张钞票时,男人拦住了他,从后面抱住了他。

“完成。”

男人和酒保的声音就像嗡嗡的回声一样响起。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所以他皱起眉头努力集中思绪,但即使这样也失败了。吞下的烈酒让他成为傻瓜。

这个男人看起来很强壮。一只手臂环在他的腰间,似乎有几乎可以将他抱起来的力量。被男人拖着踉踉跄跄的走去,初恒只好看着地面上的楼梯栏杆,重新审视自己的记忆。两个男人激烈的吻戏,紧紧相扣的双唇间的呼吸,热气席卷全身。吃惊的他松开了握着栏杆的手,试图平复沉重的呼吸,但已经抱着初恒身体的男人却感觉到了所有的变化。

“这是困难的。”

初恒被男人的耳语弄得头晕目眩,这种时候集中精神保持清醒真的很困难。就在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的那一刻,他的嘴唇被紧紧地堵住了。勉强靠在栏杆上的初恒茫然地想着。

下一次,这个栏杆可能会让我看到这段记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