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5章 气死大学士

作者:响尾狐 更新:2022-12-19 10:13:23

那一刻,众多朝臣惊呼连连,又惊又喜。

那一刻,萧元音美眸呆滞,望向楚风的目光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那一刻,大商使团一片寂静。

尤其是李云舒,原本鄙夷的神情瞬间就僵在了脸上。

“不可能,这根本就不可能!”

回过神来李云舒惊呼一声,难以置信的看着楚风道:“你一个太监,怎么能对得出这样的下联?”

她说出了众人心里的疑惑。

要知道,这个对子可是连现场众多博闻强记之人都对不出来的啊。

楚风不过区区一个太监,是怎么对出来的?

楚风微微一笑,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既然我决定了要打你的脸,怎么可能只打你一次呢。”

“天作棋盘星作子,谁人敢下?我还有另外一个下联,你听好了!”

楚风缓缓开口道:“雷为战鼓电为旗,何人敢战?”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

众人集体呆滞了,只感觉有一道晴天霹雳从天而降一般,劈得他们全身的汗毛都乍立了起来。

这个下联简直是……好极了,比刚才那个有过之而不及。

萧元音怔怔望着楚风,只觉得他的身影在自己心里瞬间高大了不少。

“啊啊啊啊!”

李云舒崩溃了,歇斯底里的大吼声响彻整个朝堂。

她代表大商而来,眼看着五座城池就要到手了,而且还能趁机奚落一下离阳的君臣。

没想到突然冒出来一个小太监,接连两个下联对得她无话可说。

“长公主,我们输了。”她身旁那位负责出对子的文士苦涩一笑。

楚风气死人不偿命的道:“我说这位长公主,你们输了,别忘了你的承诺,今天晚上就去给我铺床垫背。”

“噗!”

李云舒重重喷出一口血,差点没晕厥过去。

让她堂堂长公主给敌国一个太监当丫鬟,还不如杀了她呢。

“放肆!”

她身旁的文士冷哼一声,站出来怒视着楚风道:“你区区一个太监,竟敢让我朝公主为你铺床垫背?”

“够了!”

萧元音开口制止了这场闹剧,重新看着李云舒道:“长公主殿下,抱歉,你们输了,你大商的五座城池是我离阳的了。”

“我不服!”李云舒大吼一声:“我大商愿再以五座城池为筹码,让你们再对我方孟学士出的上联!”

萧元音正要拒绝,楚风却是抢先道:“可以。”

“好。”李云舒身旁的那位孟学士走出来道:“我的上联是,天上月圆,人间月半,月月月圆逢月半!”

说完,他一脸冷笑。

这下你总该对不出了吧?

与此同时,包括萧元音在内的众多离阳高层脸色齐齐一变。

又是一个难题!

正当有人抓耳挠腮,冥思苦想的时候。

却见楚风淡淡道:“我的下联是,今夜年尾,明日年头,年年年尾接年头!”

卧槽,又对出了?

众人惊得眼珠子差点没蹦出来。

孟学士脸色一变,原地走了几步后又道:“新月如弓,残月如弓,上弦弓,下弦弓!”

“朝霞似锦,晚霞似锦,东川锦,西川锦!”楚风不假思索的道。

孟学士额头开始渗出冷汗,绞尽脑汁道:“一乡二里共三夫子不识四书五经六艺竟敢教七八九子十分大胆!”

“十寺九僧藏八卷轴谨遵七戒六道五律却惜无四三二徒一筹莫展!”楚风快速道。

孟学士脸色大变,气急败坏的道:“天上下雪不下雨,下到地上变成雨,下雪变雨多麻烦,老天不如只下雨!”

楚风玩味一笑道:“阁下吃饭不吃屎,吃到肚里变成屎,吃饭变屎多麻烦,阁下不如光吃屎!”

“你……你!”孟学士满脸通红的指着他,接连倒退两步。

“噗!”

话还没说完,他口中喷出一口老血,竟然是被当场气死了。

“孟学士!”李云舒大惊失色。

“长公主,孟学士死……死了……”有人探了一下一下孟学士的呼吸,集结巴巴的道。

“好!”

“哈哈哈,这货刚才不是挺狂的吗?现在居然被气死了。”

“实在是太精彩了,太解气了!”

那一刻,整个朝堂之上一片喝彩与大笑声。

众多朝臣只感觉刚才受到的屈辱,现在尽数被洗刷得一干二净。

即便是萧元音嘴角也止不住泛出一抹惬意,心绪起伏不已。

她强忍住心头的激动,居高临下的直视着李云舒道:“长公主殿下,你们可以离开了,记得赔偿我离阳十座城池!”

李云舒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狠狠瞪了楚风一眼:“小太监,我记住你了。”

丢下这句话后,她连地上孟学士的尸体都顾不上便带着人狼狈离去。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楚风,有震惊,有钦佩,有善意,更多的却是恶意!

他们这群自诩博学多才的人,到头来竟然连个太监都不如。

尤其是那位新科状元方一新,嫉妒到眼珠子都绿了。

今日的风光本该是他的,结果却便宜了一个小太监。

察觉到众人的目光,楚风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麻蛋!

装逼装过头了!

萧元音将众人的目光一一看在眼里后,面无表情的道:“退朝!”

……

乾清宫之内。

楚风跟着萧元音刚一进门,就被后者下令将他拿下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此刻的萧元音满脸杀伐之气,仿佛楚风只要敢说半句假话,她就命人将楚风处死。

容不得她这般反应,实在是楚风刚才的表现太过于妖孽了,与他的身份严重不符。

楚风肠子都悔青了,嘴上却诚惶诚恐的道:“皇上,我是小春子,还是忠信侯府的楚风啊……”

“一派胡言!”萧元音暴喝一声:“朕找人专门查过你,你在忠信侯府只是一个庶子,很不受待见。”

“不仅如此,朕还查到,你连乡试都没过!”

“今日你若是不交代清楚,朕立马将你先阉后杀!”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