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5章:死者为大

作者:流浪的小鹦鹉 更新:2022-12-16 10:04:58

砰!

枪声乍响。

张狂脑袋一偏,右手快如闪电。

子弹掠过他的耳边,被他的右手食指中指夹住,阵阵热气自子弹上袅袅升起。

所有人都震惊失色。

“接,接住了,他竟然接住了的子弹!”

“我的天,我是在做梦吗?有人能徒手接子弹?”

“张,张狂……他,他消失这十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恐怖如斯,他到底是人是鬼?”

……

议论声此起彼伏,响彻宴会厅。

李卓君娇躯一晃,双手捂嘴,差点两眼一黑,直接晕倒在地上,哪怕确认张狂安然无恙,她依旧一阵阵发虚。

“卓君姐,你怎么来了?”

张狂平静的问道,手指一松,子弹铛啷啷掉落在地上,旋即转身,看向秦六爷:“你稍等,我解决了他再说。”

“你……你别过来……”

秦六爷已经吓得亡魂皆冒,脸色苍白,踉跄后退的同时,握枪的右手也止不住的颤抖:“你要想清楚,杀了个王统领,这北江已经容不下你了,要是再杀了老夫,你必死无疑!”

“放过老夫,老夫还能在北江城主面前帮你求情,饶你一命!”

张狂觉得有些好笑。

秦六爷这话,分明是拿他当傻子!

秦六爷见张狂嘴角带着渗人的笑容,整个人都慌乱无措。

他压根没想到对方竟然强到了能徒手接子弹的地步!

眼见着张狂步步紧逼,感受着死亡降临。

秦六爷神色突然狰狞狠毒起来,右手快速扣动扳机。

砰!

砰!

砰!

枪声接连响起,宴会厅内一片惊恐尖叫。

但张狂却是身如鬼魅,几次晃动,接连躲过了所有子弹,继续向前。

“妈的!来啊,我就不信你能躲过所有子弹!”

秦六爷满脸狰狞疯狂,狠狠地扣动着扳机。

砰!

砰!

砰!

枪声震耳。

可对张狂而言,却形同虚设。

眨眼间,秦六爷就打光了一个弹夹。

而此时,张狂距离他只有不到两米!

秦六爷惊慌的掏出弹夹准备换上。

啪!

张狂直接到了秦六爷面前,一巴掌拍飞了他手里的枪。

“啊!”

秦六爷一声惨叫,右手整个垂落下去。

却是张狂这一巴掌力量太大,拍飞枪的同时,直接震得他右手脱臼!

剧痛让秦六爷额头上瞬间汗如雨下。

他惊慌后退:“你不能杀我,杀了我,北江城主绝不会放过你的!”

“我说过,北江城主算什么东西,他在这,我也要杀你!”

张狂面色冷厉,语若寒霜,说话的同时,右手缓缓举起。

全场鸦雀无声。

所有豪门贵胄,都惊悚地望着眼前一幕。

之前张狂徒手接子弹,他们惊骇的同时,心中还有侥幸的可能。

可刚才张狂接连躲过了所有子弹,却实实在在打消了他们心中的念头。

此时无人怀疑张狂的实力,那只举起的右手,一旦落下,秦六爷势必当场毙命!

“救命,救命,谁来救救我啊?”

死亡的临近,让秦六爷不顾身份,惊恐地朝着满场宾客求救。

但,无人回应!

突然。

李卓君尖声喝止道:“张狂,住手!”

张狂的右手顿在空中,眉头紧皱,有些不悦。

而秦六爷此时更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期冀的看向李卓君。

“李,李总?你在就好了,求求你救我!那片拆迁区是你们山河集团要拆的啊,我们只是负责拆迁的!”

李卓君黛眉紧蹙,对秦六爷的话置若罔闻。

拆迁区确实是山河集团分包出去的,可张狂父母坟冢和老宅,都不在拆迁范围内。

不过她喝止张狂,并不是要和秦六爷理清拆迁的事,而是纯粹担心张狂杀了秦六爷后,惹祸上身!

王统领已经死了,但事情也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

按她了解到的,在北江城主心里,王统领远不如秦六爷,甚至秦六爷能够有如今的身家地位,完全是北江城主一手扶持起来的!

然而。

“卓君姐,我回到北江第一个见到的人是你,我很开心,但你阻止我杀他,我很不喜欢!”

张狂的声音透着几分冷意:“不过你既然叫住了我,我也尊重你。”

顿了顿。

张狂眉头一挑,看着面前的秦六爷:“你选个死法,毕竟死者为大!”

“嘶~”

全场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所有人看张狂的眼神都彻底变了。

这也太嚣张了!

真的是个疯子!

从头到尾,这家伙根本就不把北江城主当回事!

秦六爷彻底慌了,期冀地看着李卓君。

“辱我父母,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

张狂眉眼一沉,眼中骤然闪过寒光,举起的右手悍然拍落到秦六爷的头顶上。

砰咙!

秦六爷身躯一震,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眼中的生气便快速退散,七窍中更是流淌出鲜血。

到死,他都是满脸的惊恐和难以置信!

“卓君姐,我们走!”

张狂不屑一顾,转身就朝外边走去。

等到两人离开了宴会厅,死寂的宴会厅中才渐渐有了声音。

“死了!秦六爷死了!”

“天呐,那张狂真的是个疯子,完全不管不顾,他难道就不怕北江城主的雷霆手段吗?”

“红事变白事,王统领和秦六爷这一死,北江城主势必震怒,这北江的天怕是要变了!”

“刚才那是山河集团的总裁李卓君,这下怕是连山海集团也要牵扯其中,脱不了干系了!”

……

奔驰车疾驰在马路上。

车内的气氛却格外压抑。

张狂沉默的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风景。

而开车的李卓君却是神色复杂,嘴唇嗫喏着,好几次都想开口,可想到之前喝止张狂的事,就又强忍了下来。

她知道张狂生气了!

可她完全是担心张狂的安危。

但现在解释好像有些多余了!

恰在这时,李卓君的手机响起。

她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沉默了两秒后,她俏脸大变,惊呼道:“你确定?”

啪!

电话挂断。

李卓君复杂的斜睨了张狂一眼:“张狂,有个事情,关于你父母的!”

“什么?”

张狂看向李卓君,语气有些淡漠。

李卓君说:“刚才我让人调查拆迁这件事,顺便让他们派人过来保护伯父伯母的坟冢,他们给我打电话,说伯父伯母的坟冢里并没有尸骨,是一处衣冠冢!”

轰隆!

张狂如遭雷击,淡漠的脸上,终于有了变化。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