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我本张狂,无限嚣张!

作者:流浪的小鹦鹉 更新:2022-12-16 10:04:58

言语猖狂,气焰滔天。

张狂迈步前行,对迎面冲来的保镖们视若无睹,闲庭信步。

“死!”

迎面第一个保镖,手握一柄匕首,直接朝着张狂刺来。

张狂不闪不避,右手快如闪电,瞬间擒住了保镖手腕,用力一捏。

咔!

“啊!”

保镖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惊恐地瞪着自己反向折断的右手手腕,踉跄后退,摔在地上。

张狂夺过了匕首,右手一甩。

在一片哗然惊呼中。

匕首激射向秦六爷。

啪!

王统领率先起身,大手一横,直接将匕首抓在了手中。

在座的无不惊叹王统领的身手,同时也吃惊眼前这衣着破烂的乞丐,到底从何而来!

“疯了吗?这臭乞丐到底从哪冒出来的?”

“他就算身手了得,在秦六爷的寿宴上给其送葬,今日也难逃一死了,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

在座豪门家主、士绅人士,尽皆议论纷纷。

而在这喧嚣嘈杂声中。

张狂却如入无人之境,拳脚快如闪电,将迎面扑来的保镖们接连踢飞。

一声声惨叫,响彻宴会厅。

这些训练有素的保镖们,面对张狂却是羸弱不堪,被踢飞出去后不是断手,就是断脚,甚至还有胸膛塌陷者,彻底爬不起来。

秦六爷见此,脸色大变,转头对王统领说。

“王统领,还请你出手正法!”

王统领点点头,当即一步迈出,闪到秦六爷身前。

不过他并未立即出手,而是凝重地斜睨了一眼右手。

刚才他虽然接住了匕首,但此刻,右手虎口依旧有些麻痹。

对方显然不是凡夫俗子!

“小子,你现在离开,尚且还能活命!”

王统领脸色阴沉,厉声叱喝道。

“他现在离开,也活不成了!”

秦六爷怒目圆睁,直接抢过了话头。

王统领顿时眼角青筋抽搐了两下,一阵无语。

对方能轻易解决十几个保镖,明显是武者。

且刚才的隔空交手,让他清楚,对方的实力并不低。

武者九品,其上还有宗师、大宗师等境界,他是四品武者,对方能震得他虎口发麻,起码也是三品顶峰,甚至也同为四品。

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他还是不愿意和对方交手!

张狂眸光冷厉,对王统领说:“你现在闭嘴,还能活命!”

王统领强忍怒火:“秦家和北江城城主颇有渊源,你对秦家动手,那就是挑衅北江城城主,是战是走,你自己决定!”

哗!

一语出,满座皆惊。

秦家和北江城城主的关系,在北江上流中,一直都是心照不宣的“秘密”,大家都知道,但大家却从不曾提出,甚至秦家自身也是如此。

但现在,王统领却是直言不讳了!

显然是想借北江城城主的威名,强压眼前这狂徒。

“王统领……”

秦六爷脸色青红变幻。

只是话没出口,就被张狂的话给打断。

张狂眉眼一挑:“北江城城主,算什么东西?”

轰!

全场惊呼,更有人震惊起身。

这臭乞丐怕真是个疯子吧?

在北江,谁敢这么辱没北江城城主?

“找死!”

王统领眼睛一眯,寒芒乍现。

他瞬间如同猛虎出押,朝张狂冲了过来,匕首泛着渗人寒光,悍然朝着张狂咽喉直逼而来。

这一幕,让所有人心神一凛。

在座豪门家主、士绅贵胄尽皆知晓王统领实力,对接下来一幕,更是心中有数。

甚至有些贵妇、太太,此刻更是害怕得尖叫转头,生怕看到血腥一幕。

电光火石间。

噗嗤!

血水迸溅。

全场死静。

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嘴巴微张,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张狂依旧站在那里,王统领也站在他对面,但本该是刺向张狂的匕首,此刻却洞穿了王统领的咽喉!

鲜血狂飙!

谁都没看清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统领双目圆睁,惊恐地望着眼前的张狂,咽喉被洞穿,让他几乎发不出声音。

可将死之际,他还是从嘴里勉力挤出两字:“六品!”

砰咙!

王统领尸体倒在了地上。

沉寂的宴会厅内,瞬间炸开了锅。

惊呼声,尖叫声……

此起彼伏。

“王统领,王统领死了?怎么可能,他可是四品高手,统帅三千重兵的存在!”

“六品?这个臭乞丐怎么可能是六品?”

“王统领是四品武者,能瞬间秒杀他的,至少也是六品的存在,可这小子这么年轻,怎么会是六品武者?”

……

宴会厅内,喧嚣震天。

所有人看张狂的眼神都视若鬼神,再无之前的轻蔑之意。

武者本就不是普通人了。

更遑论,一个强大到瞬间秒杀四品统领,甚至让全场看不清到底怎么做到的存在。

就算穿的再破烂,那也是实力强横的武者!

“六,六品……”

秦六爷眼中闪过惊慌之色,看着正缓步朝自己走来的张狂,问道:“你,你到底是谁?”

“我叫张狂,嚣张的张,狂妄的狂!”

张狂脚步不停,神色冷厉:“家父张有道,家母林之英的坟,就是你挖的,亡人不可辱,辱之必死!”

言辞冷冽,杀意滔天。

刹那间,诺大宴会厅的气温都骤降到了冰点。

“张家人?!你,你不是死了吗?”

秦六爷虎躯一震,脱口惊呼道。

几乎同时。

宴会厅中,也响起一片惊呼声。

“张,张家人?十年前张家不是已经满门被灭了吗?”

“张狂……他居然没死,而且还变得这么强大,我的天,北江要变天了吗?”

“十年前张家满门被灭,唯独独子张狂杳无音讯,可这十年来,谁都当他已经死了,现在竟然回来了!”

……

听着众人惊呼。

张狂神色却更加冷厉。

他目光冰冷的的盯着秦六爷:“所以,明明山河集团没有规划拆迁我父母坟冢,你当我死了,强行让人挖了,是挖绝户坟吗?”

“放屁!”

秦六爷一声怒骂,众目睽睽下,他直接掏出了一把枪:“当众杀了王统领,今天我就算一枪崩了你,也算是以正王法,你个早该死了的崽种,突然回来嚣张个屁?”

“你我相距十步,你猜枪快还是我快?”张狂冷声问道。

“哈哈哈……十步之内,枪又准又快!”

秦六爷大笑了起来:“杀了王统领,你就是在挑战北江城主,这北江城就该是你的埋骨之地!”

话音刚落。

宴会厅大门口,一道倩影就冲了进来。

李卓君一看到地上的王统领尸体,顿时花容失色,脑子里轰的一声巨响,吓得一声尖叫。

出大事了!

张狂下意识地回头看向李卓君。

几乎同时。

砰!

枪声响彻宴会厅。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