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四章 谋划

作者:妗妗 更新:2022-12-15 10:09:27

陈桂花本来只觉得面前这个酒鬼李三晦气,一听这话顿时一个激灵,挑眉道:“那新妇可是活色生香的大美人,你瞧着怕是走不出我霍家的门了。”

“这区区一吊钱,哪里够啊!”

李三被说得也来了兴致,又拿出一吊钱道:“你带我去瞧,要是漂亮,可不止是两吊钱!”

陈桂花便和李三约了时间,等着夜晚的时候,那李三趴在墙头,陈桂花故意把沈玉瑛给喊到了院子来。

“你我以前呢,多有误会,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好好相处怎么样?”陈桂花假惺惺的说道。

沈玉瑛已经换去了白天那身沾染了血污的衣服,一身素色的布衣,头发只一根荆钗挽住,素净的打扮在月色下让她的五官越发惊艳绝尘。

凤眸琼鼻,话语间顾盼生姿,叫那李三一时间都看傻了眼。

沈玉瑛幽幽回陈桂花的话道:“一家人算了,我还是那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加倍奉还。”

“你还是收些心思,别到时候没脸收场。”

沈玉瑛太了解陈桂花这种人的心思了,怎可能刚被她下马威了,如今会好声好气说和睦相处。

这恐怕背后另有诡计。

墙头一道转头清脆落地的声音,沈玉瑛偏头看过去,眯了眯眼,若有所思。

夜幕降临,沈玉瑛已经打理好床铺,倒也不像是新妇一般扭扭捏捏,更不像前世一般抗拒和霍长安同床共枕。

只耐心等待着霍长安传来微微鼾声,这才握住他的手,尝试着进入了空间。

闭眼,空间骤然变化。

她急切的看向一边,果然自己握住人进入冥想状态,是可以带人进入这个空间的。

霍长安白天做苦力活,虽天生神力,但身体摄入量和消耗并不成正比。

故此,他入睡尤为实。

沈玉瑛带着他前往检测仪器做了一个全身检查,她重生回来就做过检查,并看不出异样,想来症状还是需要特殊设备的干预。

在机器的检测下,很快沈玉瑛也发现具体的原因。

他脑袋受过重击,导致颅内有一块淤血,小命保住已经是万幸,否则极大可能性会突然暴毙猝死。

但他体质异于常人,饶是吃糠长大的孩子各项身体指标都比那些健身房每日撸铁的大汉都要强。

沈玉瑛薅了一把腹肌,感慨自家这便宜夫君这不甩那些世子皇子十条街?

机器的检测完毕,意外的触发了一个新的功能,会根据外来者检测出的病症,提供一个合理的医疗方案。

第一套方案的呈现,一本医书浮空落在了沈玉瑛手上。

沈玉瑛索性直接先将霍长安放入浸满灵泉的木桶里养身子,靠在木桶旁翻阅起了医书,医书上记载着如何针对颅内淤血根治的办法。

这无论是现代还是前世自己拜师神医,都不曾学到过的妙法。

一本医书看完,瞬间醍醐灌顶,立刻起来着手准备霍长安的药方,药方需要配合银针以及穴位的刺激。

先将银针入穴,随后在一旁以灵泉熬制了一副药,在空间放凉等次日一早服下。

后续的一些药材,空间内并没有,索性沈玉瑛直接提着一把镰刀上山去弄下来一些草药,有了前世对这个世界草药的了解,找草药几乎是手到擒来。

随着一步步朝着丛林深处靠近,一股不同于草木味道的血腥味也让沈玉瑛立刻提高了警惕。

她顺着血腥味一路走去,在一个斜坡背后看到了失足摔在地上的青年。

隐约脑中的记忆告诉自己,这是曾经和原主定下娃娃亲的,林渊。

记忆中自己穿越过来后,再对这个娃娃亲有印象,就是听闻他去世的消息,当时也是陈桂花幸灾乐祸的对她阴阳怪气,以为能够刺激到她。

但她并非原主,自是对林渊没什么感情。

如今自己阴差阳错为了霍长安的药方前来采药,撞到了这事情,想来前世恐怕就是在这里无人问津,惨死山中。

他浑身血污,显然是从高处滑坡摔落,处于昏迷的状态。

沈玉瑛虽心有仇恨,但并非真正的恶鬼修罗,林渊对原主曾也是实打实的不错,她自然不会见死不救。

取出银针,先稳住了脉象,随后抓了止血草给林渊全部涂上,再用解毒抗炎的药草敷在伤口。

伤口刚处理完,林渊便有了反应,他微微睁开眼,熟悉的面容却有着陌生的气质。

她素面却惊艳绝尘,侧着脸捣鼓着药,眸光落回他身上,淡淡的开口道:“醒了?感觉怎么样。”

恍惚间,林渊觉得仿佛看到了书中描写的姑射仙子。

见他不答话,沈玉瑛也不急,直接抄起一旁的树干递给林渊道:“先拿着自保,我去山下喊人过来救你。”

等村民上山,林渊得救,本应当是菩萨心肠的一桩事,但流言蜚语却泛滥起来了。

大多都是说沈玉瑛对林渊念念不忘,二人私会,以至于发生了这等子的意外。

沈玉瑛太了解这村子的人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她晒洗着药草,就听到不远处一个妇人尖声细气的声音:“呸!生得就是狐媚子的模样,放浪形骸的很,但我可告诉你,我儿是不会和你这种荡妇一起的,你别癞蛤蟆想屁吃!”

沈玉瑛冷笑,她救了林渊一条命,这做母亲不说一句谢,反而上赶着来骂她。

她虽不屑于和这村子里的长舌妇一般计较,但这赶着到她面前野的她也不会轻饶。

直接手指间弹出一根银针,原本嚼舌根正欢的白翠花声音逐渐变小,紧跟着她惊愕恐怖的张大嘴,却发不出声来。

“各位都来瞧瞧,这长舌妇可是遭报应了。”沈玉瑛直接往一边墙根那看戏的妇人面前一站,似是无辜的指着林蓉道。

“大家都给上点心,别到时候整个村子都变成了哑巴村!”

妇人们都感受到了沈玉瑛明晃晃的威胁,都堆着笑道:“都是街里街坊,哪有什么世仇啊。”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