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二章 傻子的关心

作者:妗妗 更新:2022-12-15 10:09:27

记忆霎时拉回前世,若说杏花村里,她唯一觉得对不起的便是这个傻夫君,霍长安。

他虽傻,却真诚热忱,一心护着她。

前世甚至帮助她逃离了杏花村,一次次挡在她面前护着她。

本以为她回了京城,二人再无见面可能,不曾想他竟机缘巧合在一场大火下恢复了智力,不光如常人一般,更是利用自己一身神力为国打了胜仗。

他为她澄清清白之名,便又一头置身在战场精忠报国。

赫赫军功回来,几乎必将翻身登位坐上那骁勇将军,享一世荣华富贵。

但他却将所有军功换一块免死金牌给她,喜欢庇护她往后不被奸人所害,也正是那块免死金牌,让她前世后半生挣扎着报了些仇。

如今再见,她只觉得鼻头一酸,万千恩情不曾相报。

“媳妇不怕,长安会保护你,和长安回家好吗?”他黝黑的面容衬得那双眼睛越发清澈明亮,胜过世间万千。

在隔壁一早就在偷听看戏的邻居都觉得,这已经被逼疯了的沈玉瑛定然是要连着这个傻子一块儿打的。

不曾想,却听到方才那铿锵有力的声音,柔柔的回了一句:“好,我们回家。”

她本想毫无顾忌,当场把什么仇都报了。

但这一瞬间她记起,不光仇要报,恩也要报!

她暂时不能为了区区一个徐红脏了手,她眸光瞥了一眼徐红,用无声的嘴型说道:“来日方长,这仇我会慢慢报。”

她冷笑,如修罗恶煞。

转过头对着霍长安却是温柔如水,她扬唇淡笑:“带我回家吧。”

霍长安傻笑着点头,满眼都是自己的媳妇,宽厚温热的手一把握住了沈玉瑛的手,朝着家的方向走过去。

二人手挽手走在路上,一干看戏的村民都为之傻了眼。

这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这闹得逃婚的沈玉瑛居然心甘情愿的回去了?

霍长安虽是好的,但是他家中确实几个不好伺候的主,那婆婆陈桂花是霍长安的继母,平日里便是偷奸耍滑,尖酸阴险的小人。

前世她便没少讹诈自己,最后还是出卖了她。

这一进门,陈桂花便龇牙咧嘴的冲上来,破口大骂:“你这进门来倒霉的扫把星,像你这种野畜生就该打断腿关在茅房里!”

“欠收拾的贱蹄子,老娘这就去拿栓狗的绳子捆住你这个臭烂货!”

沈玉瑛冷眸一扫,一下子就唬住了陈桂花。

陈桂花只觉得毛骨悚然,竟被吓得有些失声的愣在那里。

霍长安亦是护着沈玉瑛道:“不要骂媳妇,不能欺负我媳妇,我的媳妇会和我好好过日子的。”

沈玉瑛心头一暖,陈桂花也反应过来,骂道:“你这个傻子帮着外人做什么,老娘才是你自己人,别到时候被这个小浪蹄子卖了。”

“你不过也是长安的继母,装什么假惺惺。”沈玉瑛冷冷道,“往后休要再说他是傻子,他有名字。”

这一次,她护在他前面,反过来拉住霍长安的手不理会气急败坏的陈桂花径直朝屋里走去。

屋外,陈桂花骂骂咧咧,但也始终没冲进来。

她还指望着沈玉瑛能够生下一个孩子,到时候她就不需要在做表面功夫对那个傻子好了,仗着那小孙子享福享乐。

屋内,沈玉瑛扭头就看到霍长安,一米八九的大高个,黑黝黝的面容,鼻子却诡异的泛红,双眼也水光粼粼,一副颇为感动的模样。

“媳妇你真好,长安永远喜欢媳妇。”

沈玉瑛被这直球式的表达方式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偏过头去轻咳一声道:“胡说什么呢。”

不料反而引得霍长安目光笃定,字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长安没有胡说,长安要永远和媳妇在一起,永远喜欢,永远保护媳妇。”

“长安发誓,生生世世永相随!”

沈玉瑛心头被一震,涨红着脸道:“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些话。”

“村口陈大爷说《鸳鸯记》的时候,里面的人便是这样发誓的,长生记住了。”霍长安一双眼睛亮晶晶的,认真的回答。

被这傻小子弄得颇害羞,沈玉瑛索性推着他朝那一旁外间站着,自己朝着里间走,说道:“好啦,那你帮媳妇看着门,你媳妇要换身衣服涂下药。”

“好。”如同接到圣旨一般郑重其事的杵在门口,两眼警惕的瞪大如铜铃。

沈玉瑛笑着转身去里屋,从口袋里拿出路上采摘的一些消炎药草,轻叹一口气:“若是有前世自己得的那一排妙手银针在,许多伤都好说了。”

话落,周围空间陡变,刹那间出现了一片奇幻天地。

沈玉瑛顿时瞪圆了眼,这里是她穿越前的随身空间,第一次穿越过来并没有紧随,没想到这一次重生居然拥有这个功能。

空间内存放着准备全面的药材,小到消炎止血的,大到解毒治病的。

另一边还有一块突然出现的田地和灵泉,沈玉瑛走近了,仔细研究了一下,药田的泥土不同于寻常,功能特别,适合一些生存环境要求严苛的珍贵草药生长。

灵泉则是古文上祖师爷记载过的那一种,入万药,皆可提药性,养全身。

另一边自己检测身体的机器设备也在一边,索性自己坐上去进行了身体的检测。

自幼被虐待到大,这具身体各项机能因为长期营养不良,遭受非人虐待,以至于身体年龄将近三十多岁。

身体脆得如纸一样,大大小小的伤疤,新伤旧伤交替。

前世尽管自己治疗及时,但还是落下了很多不可逆的隐疾。

如今有了这个空间,她可以好好治疗身体,养好自己,所有的仇一并报了!

先用空间内的药草混着灵泉里的水熬制了一幅滋补的药,再将外伤膏药涂抹清理了自己身上的伤口,一切妥善过后这才退出了空间。

屋外响起霍长安小声不敢打扰,但又十分关切的声音:“媳妇你饿不饿,媳妇你好了吗?”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