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1

作者:立夏17 更新:2022-12-13 10:07:01

我被人贩子抓了。

他们给我下了药,想要非礼我。

我的未婚夫吕敏行,看到我被非礼,眼皮都没跳一下。

甚至还贴心地帮我们清场。

这个杀千刀的!

就算我们的婚约是个仙人跳,你也没有做这么绝吧?

1

我和吕敏行的婚约,是我爹跟我哥设下的圈套。

去年清明节的早晨,我从沉睡中醒来,赫然发现我床上躺着个男人!

“啊!!!!采花贼!”我的惊叫声响彻云霄。

等我爹和我哥赶过来,我已经卸了采花贼一条臂膀。

三堂会审。

我这才明白整个事情的经过。

这胳膊脱臼的采花贼,是我哥哥在国子监的同学吕敏行。

清明节,按照惯例要休三天假,我哥就邀请吕敏行来家中饮酒。

只是不知道怎的,两人喝着喝着就醉了。

再然后,吕敏行就睡到了我的床上。

我爹跟我哥都认为,过程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结果。

“吕世侄!”我爹作出痛心疾首的模样。

“你这么一睡,我家女儿的清誉可就被毁了。”

我哥跟着帮腔:“就是,就是。这事儿要传扬出去,我小妹可怎么做人?”

他们俩一唱一和,我冷眼旁观。

这是给吕敏行下套,逼着他娶我呢!

笑话!

我好歹也是兵部侍郎家的三小姐,难道会没人娶吗?

额......

现实是残酷的。

我的确没人娶。

这主要是因为三年前,我干了一件蠢事,成了长安城里笑柄。

三年前,我也学人家到慈恩寺“榜下抓婿”。

谁能想到当时的场面太混乱,所有人都抢疯了。

这也激发了我的好胜心,抢到什么不重要,关键是得抢到。

等我把抢来的新郎,从轿子里拉出来,准备拜堂时,所有人都傻眼了。

那老头年纪比我爹还大。

就离谱。

这样的老头,我肯定不能嫁。

我就把他赶走了 。

那老头临走前,还骂骂咧咧,说我什么“饥渴难耐”,“连老人家都不放过”。

从那以后,我就成了整个长安城的笑话。

都过了三年了,很多人还在八卦:

“哎,我问你,兵部侍郎家那个抢老头回家成婚的小姐,成亲了吗?”

“没有呢,谁要她啊,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爹一提起这件事,就要踹我:“就因为你,我跟着成了同僚之间的笑话!”

“我也被同窗们笑话。”我哥也跟着抱怨。

“爹,咱得想个办法,把妹妹嫁出去。”

我哥叽叽咕咕跟我爹商量办法。

没过多久,吕敏行就睡到了我的床上。

吕敏行又不是傻子,很快也明白,这是仙人跳。

他被自己的同窗好友给坑了。

他托着被我重新接好的胳膊,阴沉着脸,一言不发,脸色苍白。

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胳膊疼的。

架不住我爹和哥哥,一哭二闹三上吊。

吕敏行最终还是妥协了。

他答应过完清明节就上门提亲。

结果,他这一走,就再也没见到人。

我哥甚至去县衙找过他,让他负责。

衙门里的人说,已经许久不见吕敏行了。

却想不到,我能在这里见到他。

2

说起我被人贩子抓住的过程,也挺丢脸的。

昨天傍晚,我正准备回家,看到几个无赖在一条小巷子调戏妇女。

我立即过去打抱不平了。

然后,我就着了那些无赖的道,被他们的迷药迷晕了。

等我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被关在了一个昏暗的屋子里。

跟我关在一起的,还有十几个女孩子。

看来,我们是遇到拍花子了,还是个团伙。

再然后,我就在这些人里,看到了吕敏行。

看到我们这些姑娘被那些拍花子的调戏,他不但没帮我们,还帮着清场。

男人靠得住,猪都能上树。

要想逃命,我只能靠自己了。

当有个不怀好意的壮汉,要来糟蹋这些女孩子时,我主动贴了上去。

大概是没遇见过我这么主动的,壮汉都愣住了。

不过,他愣了片刻,倒是也没客气,抱着我进了里屋。

“大哥,我手脚都没有力气......”我软软地撒娇。

我的顺从,让他心情不错。

我继续作出柔弱可怜的模样,跟他撒娇讨要解药。

他看我的眼睛都直了,一连亲了我好几口。

我恶心地要呕,表面上却敛眉害羞。

他被我哄得心花怒放,料定我也跑不出他的掌心,就把解药给我了。

等我的药性被解除,这壮汉像猪一样,在我脖间乱拱,我再也克制不住杀他的心,猝然发力,把他解决了。

我厌恶地推开他,迅速穿好衣服,从他脱掉的衣衫里找到那瓶解药,走到了外间。

“啊!”外屋蜷缩在墙角的姑娘们看到我,都吓了一跳。

我给她们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低声说道:“你们不要叫喊,我救你们出去。”

就在这时候,门开了。

“啊!!!”刚服了解药的女孩子们全都惊恐地叫起来。

门外站着吕敏行。

他定定地看着全身戒备的我,没有任何动作。

外面的人察觉到了不对劲,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他平静地回答。

他不疾不徐地走进屋,先转到里屋,确认那个壮汉死了,才又返回来。

“敏行哥哥!”

一个柔弱可怜的妹子,挣扎着扑向他怀里。

吕敏行柔声安慰着她:“别怕,没事了。”

“你和他们一伙的?”我问吕敏行。

吕敏行看着我,回答道:

“我是长安县的县尉,缉捕盗贼是我的职责。”

女孩们听说他是县尉,明显松了口气。

我似乎也明白了:

“你失踪的这段时间,是在这里做暗桩?”

混进这群歹徒中做暗桩,是一项极其危险的工作,他怎么自己来了?

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不会武功。

要不然,那天他睡在我床上,也不会被我卸掉胳膊。

我满腹疑惑。

“我已经给这些人下了药,等药效发作,我带你们逃出去。”

一炷香的时间,那些人果然横七竖八地躺倒在地。

姑娘们服用了解药也缓过来了。

我们正准备逃跑,谁曾想这群人还有同伙。

他们的同伙回来了!

这个院子就只有一个大门。

我有些紧张了,吕敏行却沉着稳定,指挥我们。

“我们从后院翻墙走,我的人都埋伏在四周接应。”

吕敏行先翻上墙,站在墙头拉拽,我在下面托举,殿后。

我们通力合作,总算把姑娘们送出了墙外。

我也顺利翻上了墙时,意外发生了。

其他人已经跳到墙外的草地上,墙头只有我和那个叫吕敏行哥哥的姑娘。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那姑娘忽然推了我一把。

我没有站稳,一下从墙头跌回到了院子里!

门外那伙人早就察觉到不对劲,准备破门而入。

当我跌回到院子时,他们已经冲进了后院。

我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摔下墙来,扭伤了脚。

脚伤限制了我的行动,面对这些来势汹汹的同伙,我只能硬着头皮抵抗。

结果寡不敌众,身上挂彩了好几处,最后被他们活捉了。

危机时刻,吕敏行率领大批捕快赶到。

这伙人见状,也顾不上我了,逃命要紧,跟捕快们厮杀起来。

我这才侥幸捡回一条性命。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