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5章:腿感染就要切?

作者:执笔画世间 更新:2022-12-12 11:20:10

周浩燃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穿着中山装,在这个时代实在是少见,

年轻人见周浩燃眼神有些怪异,便解释道,“不要惊讶,一会你去到我家,男的会穿中山装,女的穿旗袍,即便有人穿着汉服、戏服,也不要奇怪。”

周浩燃瞥了一眼前穿着中山装的年轻人,“你刚才在偷听我们说话?”

年轻人脸上保持着礼貌的他微笑,解释道,“我是无意中听见你们的对话,实在是家中有病人急需救治,如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周浩燃闻言,是有人需要治病,这是急事不能耽搁:“病人在哪里?”

那人见周浩燃年轻,虽然心中有怀疑,却还是决定死马当活马医,把人带回去试试,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叶凯风,不知道兄弟怎么称呼?”

“我姓周,至于你叫我叫什么,你随意便好,病人在哪里,当下救人要紧。”周浩燃说道。

“请跟我来。”

周浩燃跟着自称自己为叶凯风的男子走下了楼,坐上了一辆宝马车。

周万字则和周浩燃聊了几句便告辞独自回家,张老想验证一下周浩燃教他的医术,到底是不是真的,匆匆赶回去,并没有给周浩燃留一个联系方式。

周浩燃觉得以后还钱只能看缘分了。

半小时后。

车辆驶入山区的道路,拐了十几个弯之后,周浩燃透过窗户看到了一座豪华别墅,别墅大门前还站着两个身穿古装拿着长枪的士兵。

“兄弟不要奇怪,别的医师都说我们老爷子没几天了,所以我们老爷子要求我们所有人穿成都这样,主要是为了迎合老爷子的喜好。”叶凯风坐在副驾驶说道。

周浩燃点了点头,根据这个时代的记忆,如果不知道的话可能还以为他们在玩cos。

叶凯风领着周浩燃走进了别墅,穿过了第二个大门,终于来到了客厅门前。

客厅十分宽敞明亮,室内家具大气豪华,在头顶刺眼的大灯照射下,地砖反射出刺眼的光。

一进门便见到了里面站满了人,三两个成群,各自交流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周浩燃走了进来。

叶凯风这个时候回过头,对着周浩燃说道,“你现在这里等一下,尽量不要走动。”

“嗯。”周浩燃表示自己明白,他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周围站着很多警卫,从他进来的时候一直在悄悄观察他。

周浩燃观察四周,发现男的穿着是近代装,要么就是民国时期的服装,还有一些人穿着明朝服装。

女的都穿着旗袍,汉服等等,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穿着白大褂的,显得有一些格格不入。

像极了古时的大型聚会。

周浩燃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他不喜欢热闹,等了半天也没人来找他,盘膝坐在柔软的真皮靠椅凳子上,就干脆练起了记忆里的玄黄气修炼法门。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玄黄引田,万法归一……”

周浩燃练起了玄黄诀,不知过了多久,体内开始多了一团玄黄之气,储存在丹田的位置。

“呼!”

周浩燃手掌自上而下收功,修炼玄黄诀之后,他顿时感觉耳目清晰了不少。

“老爸,你要相信我,要不找那个年轻人试一下,说不定可以的!”

“就你刚才手指的那个人吗?那个年轻人,你看他那动作,看他那模样,明显就是神棍,你就这么放心把你爷爷给他治病?”

“老爸,试一下又不会怎么样,我找了整座城,就找到他一个,大哥二哥,表哥表弟,姐夫姐妹她们,请了国内外中外科医师,不多还治不好吗?你就忍心爷爷切掉脚趾头,现在又要切掉大腿吗?”

“中医又有何用?你看那些慕名而来的中医,不还是治不好吗?”

“爸,你放心,这个人是张听寒推荐的!”

周浩燃闭着眼睛,就清晰的听见十米开外叶凯风正在和一个男子争吵。

这时,年老一点的男子争不过固执的儿子,叶凯风大步朝着周浩燃走了过来,见周浩燃盘膝坐在凳子上,心中也有点怀疑周浩燃是不是神棍。

屋里面所有的医生都看过了,现在只剩下周浩燃一个人没有看过,叶凯风心中还剩下一丝侥幸,对着周浩燃说道,“你随我来。”

“嗯。”周浩燃跟了上去,两人刚才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周浩燃越过了一个长得和叶凯风很像的中年人,就进入了病房,里面摆放的各种电动仪器,都在滴滴的叫着。

周浩燃直接忽略了其他人,就看到了病床上躺着一位老者,面色苍白,正在打量着他。

老者的身体很虚弱,有气无力的骂道,“中医还是西医?西医就滚,不要再给我抽血,你们都抽了五十多瓶血。”

“老人家息怒,生气对身体不好,我是中医,我先给你看看。”周浩燃脸色平静,说着就上前抓住了老人的手腕把脉。

老人听的是中医之后,面色缓和了不少,对周浩燃的举动丝毫没有在意。

“哪来的骗子,滚啊!”

角落冲出一个中年妇女,莫名其妙对周浩燃吼了一声。

周浩燃皱着眉头,看了一眼不知道哪里冲过来的泼妇,“请问有什么事吗?”

中年妇女狠狠的瞪了一眼周浩燃,“你那么年轻估计是来骗钱的吧?”

周浩燃见来人是找事的,他直接闭嘴不想理会这人。

老人却有点不耐烦了,“小伙子,我这病有救吗?如果还是和其他人说的一样,要给我锯腿的话,那就算了,你赶紧领钱离开吧。”

老人说完又狠狠的瞪了一眼周围的那几个西医,眼里满是愤怒,“不就是感染吗?都被你们帮人切掉了两个脚趾头了,现在还要去掉双腿!”

西医被骂了很是不服,他哪里受过这种气,反驳道:“叶老爷子,我们真的没有骗你,你要是再不锯腿,生命危急,下肢静脉血栓情况严重!”

周浩燃闻言,明显一愣,他刚才给老人家把脉,发现老人家只是气息微弱,血液堵塞,可能是因为有糖尿病的原因,外伤导致感染。

西医话明显是激怒了老人,老人越来越怒!

周浩燃见老人越来越怒,会对病情影响很大,连忙安慰到,“安心,这病我能治,不用锯掉腿,就能治好。”

“哦,你也要据腿是吧那赶紧滚……”

老人话说到一半,猛地就回过神来,“你刚才说什么?”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