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四章 撑腰

作者:半老李娘 更新:2022-12-08 11:21:35

茯阳本看不上她,此前没少因为拿着身份而羞辱慎晚。

今日宫宴,磐阳拉着她说了许久的小话,叫她不要在众人面前让慎晚下不来台,就当作是给贺郎君些面子。

思及此,茯阳看着慎晚的眸子里更加厌恶。

大皇姐那般温婉贤良,与贺郎君青梅竹马,竟然被这个乡下来的贱人把贺郎君抢了去,父皇当真偏心!

“你如今同贺郎君成亲了又如何?一时的威风有什么好炫耀的!”

茯阳在心里骂了好几句乡下来的野种,强压着自己不将心里的话吐出来。

太子皇兄说了,待他日后登基掌权,就许贺郎君与那个野种和离,再许给大皇姐。

“七妹有时间还是多读些书罢,写五个字能错三个,若说丢脸我还真比不上七妹。”

慎晚随口揭了她的短,唇角浅笑似在回味什么:“裴慎晚,许久没人敢唤我名字了。”

闻言,茯阳面色一变。

裴慎晚的身份是皇宫之中的禁忌,当初裴慎晚被接回宫里之时,本该改给名字认祖归宗,但后来却被特准承母姓。

其中内情无人知晓,但若是谁敢再提起她的姓,定是少不了受责罚。

茯阳好似个犯了错的孩子色厉内荏,梗着脖子不服输,但却一个劲地往磐阳身后躲。

蠢东西!

磐阳暗骂了一声,但依旧端着一副好姐姐的模样轻声安抚:“没事,没人会告诉父皇的。”

她声音柔柔,像是轻声细语,但毕竟其身份在那摆着,当今长公主发了话谁敢多嘴?

这话无疑是告诫厅堂内众人。

说罢,她又对着慎晚,面上似带着几分怯,就像被慎晚欺负了一样:“三妹,你往日里极少入宫,怎么一来便如此。”

慎晚眉头皱了皱,暗道一句没劲儿,磐阳就是这样,自己什么都不说,偏引着别人替她出头,最后见说不过,干脆直接装的像被人欺负的模样。

在一旁听了全程的贺雾沉眉头皱了皱,他此前对磐阳也多少有些了解,怎么觉得她今日好似同往日不一样了。

至于何处,他说不上来。

慎晚不去理她,直接站起身来,十分不屑道:“真没意思。”

今日的宫宴是磐阳特意回宫帮着皇后来办的,在场之人谁不得捧她两句,慎晚如今提前离席无异于在打她的脸。

磐阳呼吸重了两分,还没来得及出言阻止,茯阳便要上前去拉她:“皇姐让你走了吗——”

慎晚袖子甩了甩,在无人看到的地方死死掐了一下茯阳的肘腕。

她七岁便已经跟着姨母上街收账,见过的无赖多了去了,有想对她这个孩子动手的也不在少数,她连那些人都对付的了,何况茯阳这个未及笄的小姑娘。

茯阳手腕吃痛,刚要叫出声来,慎晚轻笑一声压低声音道:“你喊罢,让所有人都看看你手背上的伤,听说妹妹前几日伤了手腕,正好,两病加起来一同让父皇也看看。”

茯阳的声音瞬间憋了回去。

她诗书不精,父皇总因为如此牵连到她并不受宠的母妃,她便想了个装病的笨办法。

可不能叫,若是真把太医招来,父皇若是知晓她装病,更要责罚她了。

待红衣身影便消失在人群之中,茯阳硬生生压着怒气回了位置。

“呸,什么东西!”她气不过,“皇姐,她算是什么东西,抢了你的驸马,如今还这般下你面子。”

磐阳搅着手中的帕子,轻轻咬着唇角。

是啊,她一个从乡野中接回来的所谓公主,若非她家中有点钱,父皇怎么会认她?

这贱人一回来便将所有的东西都抢了去,从前的父皇的宠爱,如今,竟将她自小心悦的郎君也抢了去。

她看向人群中的那个男子,凑巧那人也回眸看她。

她心似乎停跳了一拍,方才茯阳的说话声并不小,是不是他也听见了?

磐阳有些紧张,她缓缓开口,端着自己的身份顺便给慎晚身上扣了个不好的名声:“贺郎君,三妹向来如此,我们这些做姐妹的都习惯了,还请莫要放在心上。”

闻言,他皱了皱眉头。

这种话其中的深意,他岂能听不明白。

贺雾沉有了打算,起身对磐阳拱了拱手,顺着她的话道:“臣多年未归,殿下还是一如既往的温良。”

他此话一出,众人皆屏气凝神。

贺家清流,世代皆出君子,贺雾沉父亲虽去了,但生前官至丞相,如今家底殷实,他本人也是个有才学品行的,无论立在谁面前,都得称上一句君子世无双。

当初他与长公主之间的事情,宫中也多有传言,如今众人心中难免猜测,贺郎君如今已经尚了三公主,还如此夸赞长公主,难不成私情有真?

磐阳面上不自觉有些发烫,心中的礼教告诉自己要有分寸,可心底的情动催促着她想向贺雾沉靠近几分。

她面上神色的变换贺雾沉瞧在眼里,他眸中闪过几分冷意,随即又是一副清风霁月的模样。

他像没听懂方才几人间的微妙氛围般:“三公主能有两位殿下这般的姐妹,当真是有福气。”

他声音清朗,似山间清泉,这话虽说的极有讽刺,但却让人不知道该怎么接。

贺雾沉又说了几句:“七公主性子恣意洒脱,着实令人倾佩,想来也免不了大公主往日里的教导。”

磐阳听到这句话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

“只是——”贺雾沉话锋一转,“三公主乃七公主长姐,七公主今日着实有些出格,言语诋毁,动作无状,在下定回如实禀报太傅。”

明夸暗讽,磐阳面上青一阵白一阵,她瞧着自己心尖上的郎君,话里话外都是在偏着那个贱人,心头与滴血无疑。

茯阳怕了,瑟缩在磐阳身后:“皇姐,别,别告诉太傅。”

她想反驳,她哪里动作无状,她还被那贱人掐了一下呢,可如今这话她是更不敢说出口了。

磐阳咬着牙,如今只觉得面上像是被狠打了一下,她强撑着笑:“贺郎君,茯阳她——”

“公主慎言。”

贺雾沉眸色明亮,嘴角浸着的笑意犹如少时磐阳第一次见他那般。

可口中却说出极冷的话:“如今臣已为人夫,殿下实在不宜唤臣郎君,若殿下不介意,可唤臣一声三妹夫。”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