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二章 选驸马

作者:半老李娘 更新:2022-12-08 11:21:35

“人家成了亲,都恨不得整日里粘在床上,你怎么大早上起来看铺子?贺家郎君生的那般貌美你居然还能舍得出来,我要是有你这份定力,早能把五石散戒了。”

酒楼上层隔间里,华服女子边吃橘子边打趣道。

慎晚手抵着下颚,神色懒懒看着账本:“五石散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趁早戒了。”

荀千宁瞧着面前人容色不对,煞有介事道:“不是罢,莫不是贺郎君——”

她啧啧两声:“也能看得出来,小贺郎君没趣的紧,你没瞧着他平日里冷淡的跟个冰块似的,昨日你俩在床榻上,你抱着他睡觉,他可有冻着你?”

慎晚顺着她的话品咂一番:“一般罢,吭叽两声都不会,确实没有你府中的郎君们贴心。”

荀千宁手中的帕子一摔:“去你的!”

慎晚轻笑两声,没再说话。

荀千宁当初也是官宦人家教出来的好姑娘,小时候眼高于顶,没少同她斗嘴打闹,后来家道中落沦落教坊司,她花了三年时间才将其赎出来。

自那以后她性子就变了,慎晚给了她田产铺子,本想让她后半生衣食无忧,不成想她竟然自己拼出了些名堂,如今更是收了许多郎君养在府中,过的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说到底,也比她这个当公主的自在。

荀千宁手中搅着帕子,实在无聊:“话说你好端端的怎么挑了贺家郎君了,你不是最瞧不上他爹吗?”

慎晚叹息着摇头:“你是没看见备选的那些人,一个个生的像是脸被榔头锤过一样,能看的除了小贺郎君外也就三个。”

她伸出如葱白的柔荑,掰着指头道:“赵家郎君口吃,李家郎君看着一脸花花肠子,那张家郎君倒是不错,生的仪表堂堂。”

“那你怎么不选张家郎君?”

慎晚冷哼一声,随即开口打趣道:“贺家家风严谨,成婚前连个通房都不会有,可不像别的大户人家那般,公子侍女不清不楚的,脏了、烂了的黄瓜,我才不会要!”

说到此,慎晚翻动账本的手停了下来,从窗子外看地上的跑的欢实的野狗,险些将手中那张账薄撕毁。

她深吸了一口气,将眼底里的恨意压下,嘲讽一笑:“若非是他爹,我当初也不会被宫中的人找回来,我在宫中这八年活的都没那狗开心自在。”

荀千宁看着慎晚,心中泛起些许心疼。

这些年慎晚怎么过的她都看着眼里,宫中那些自视清高的皇子公主们,谁见了她都要踩上一脚,笑话她生母不过是个商妇,没成亲便勾搭着皇上苟合,怀了孩子。

但却没一个人说,如今皇宫能起死回生,还是靠着当初慎晚回宫带回来的大半家财。

慎晚收回方才的情绪,似开玩笑道:“贺丞相死了,可如今他儿子回京述职,我偏要选他做驸马,我这辈子同宫中这些人分不开了,他儿子凭什么好过?我偏要让他同我一起受磋磨,谁也别好过!”

荀千宁莫名觉得背后一凉,她知道慎晚身上压着这些东西,心疼之余赶紧替她斟一杯热茶。

慎晚神色阴郁地盯着手中茶杯。

贺雾沉不算什么,日后皇后,太子,乃至于罪魁祸首皇上,谁也别想好过。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